我看着刚沐浴完的俩姐妹,鼻子闻着清新的处子香气,好似全身的毛孔都在舒服的呻吟。“刘霜刘丽你们俩象我一样,先盘坐在地上,手心朝上放在大腿的膝盖上,闭上眼睛,学着我先大口呼吸三次,屏气凝神,仔细体会佛法的精髓,我等会就为你们施法......”俩姐妹果然很听话,大口呼吸了三次,还没等我再次装神弄鬼,就身子一歪,倒在一起。此刻我的心情是非常激动的,用手指捅捅这个,捏捏那个,生怕姐妹俩醒来,还好都没有动静,看起来象熟睡状态。我把俩姐妹抱到她们平时睡觉的床上,过程中免不了揩油,急色的我连俩女的衣服都没脱就开始上下其手,感觉还是刘丽的胸部似乎要大点,很小心的把她们的衣服仔细的脱下来时,毕竟事后还是要帮她们穿回去的,我可不想给刘老汉抗着锄头追杀。

   望着眼前的两具给我剥光的雪白肉体,上面耸立的乳峰、纤细的柳腰、已开始长毛的三角地带,我呆若木鸡。

  “就让凭僧用肉棒来给你们洗礼吧!”邪恶的念头再也揭制不住。急不可待的脱了自身衣服,赤条条的走向姐妹俩,怒挺的肉棒在月光下一抖一抖,我把姐妹俩并排放在床上,然后扑了上去,贪婪的吻上刘霜诱人的小嘴,灵活的舌头很快就钻进她的口里捕捉滑腻的丁香,使劲的吸舔,手也没有闲着,在四座雪白挺立的奶子之间来回的搓揉,手感非常柔软,搓揉中感觉到少女奶子中还有点硬,还处于发育中吧。

  嘴里叼着嫣红艳丽的粉红乳头,疯狂的吸撮,四个小乳头在我的努力下,很快就膨胀的站立起来,只差没把俩女的奶给吸出来。看着两女在我如此疯狂的动作下都只是脸色潮红,有点象做春梦的样子。我两手分别向姐妹俩的迷人森林探去,穿过有些稀松的丛林,来到潺潺流水的小溪口,用手一摸,湿了?没想到刘霜身体这么敏感,就来感觉了。

  我弓起身子,借着月色,爬到俩女的身下,我举起刘霜的两条雪白的大腿,把脑袋拱进她的两腿之间,直到鼻子都快碰到阴唇了才停下来,我把她的两腿支成M字形,用手指拨开花瓣,一片粉红呈现在眼前,如同桃花鲜艳,阴唇上边还屹立着一颗可爱的红豆,书上说那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我又探头到刘丽的腹部,拨开整齐的野草,暴露在空气中的花瓣散发着少女特有的味道,清新芬芳之中又带了点骚骚的怪味,但似乎更能引发我的兽欲,肉棒又涨了几分,我猛力一吸,使劲吞了下口水,艰难的咽下去。伸出舌头有力的覆盖在花瓣上,仿佛俩女的花瓣是那甜美的蜂蜜,来回的舔弄,有时还含着她们的红豆一阵猛嘬,引得小溪口象决堤一样,往日干涸的小道现在淫水汩汩流。。。。。。

  我再也忍受不住,我要占据这美妙的肉体,我要把两个美丽的少女变成少妇。跪坐起来,左手扶着刘霜的大腿,右手握着肉棒,对着已经给淫水湿透了的花瓣,缓缓刺了进去,阴道已经很湿了,低头看着肉棒一点点没入粉红的花瓣,第一个感觉还是有点紧,刚开始进入时还比较顺利,很快就给一层薄膜挡住了,处女膜三个字浮出脑海,我吸口气把肉棒退出一点点,然后猛一冲刺,啪!的一声,在宁静的夜晚显的格外刺耳,不知是处女膜破了发出的声音还是我们肉体撞击的声音,我来不及细看刘霜处女膜破裂因疼痛紧皱的双眉,俯下身含住她的奶子,另一只手摸着刘丽的娇嫩花瓣,边舔奶子边插穴连带摸穴,肉棒大概抽插了不到五分钟,佛爷我就忍不住低吼一声,在里面射了,这也是贫僧的第一次,望着旁边的刘丽,我忍不住又笑了,来让佛爷继续和你一起参这欢喜禅。。。。。。

  我趴在刘霜身上休息了一会,然后支起身子,缓缓抽出刚刚射精正在慢慢变软的肉棒,刘霜略显红肿的花瓣口给肉棒有力的撑开,稀松带卷的阴毛已经糊满了黏液,阴道口一丝丝处女鲜血混合着白色精液流了出来,月光正好照在桃源洞附近,贫僧哪里看到过这样令人血液沸腾的一幕啊,多么淫荡迷人, 刚刚变软的肉棍如同吃了兴奋剂一样再度变的坚硬如铁,龟头的顶端还沾着她的处女血迹和我先前射的精液,再次钻进刘霜的嫩逼,在已经变的更加湿热狭窄的腔道里来回耸动起来。。。。。。

  这次的时间比第一次做爱要持久,之前已经射过一次,虽然肉棒还是给里面的嫩肉箍的很紧,但我已经没开始那么激动敏感了,抽插的节奏也控制的很好。

  抽插一阵后,望着和刘霜并排躺着的刘丽,我当然不会厚此薄彼,于是一会用左手搓揉旁边刘丽的少女乳房、捏她乳头,一会用手指头抠她小穴,抚摸她的阴毛,不时逗弄已经充血的肉豆,经过一番抠弄,粉红的小嫩穴很快就流出了丝丝淫水,把花瓣处浇灌的泥泞不堪。

  我突然很想试试刘丽的嫩穴,比较一下俩姐妹的穴是不是也一样的迷人,脑海中突然跳出这个邪恶的念头。想到就做,马上从刘霜的穴里拔出阴茎,举起刘丽的大腿,对准目标,塞进龟头,正准备猛力冲刺时,依稀记起她似乎也是处女,于是慢慢把龟头推进去。。。。。。

  紧窄并滑腻的小穴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夹着我火热的阴茎,让我舒服的直呻吟,两姐妹的穴都是那么的紧,处女就是好啊。。。。。。肉棒前进的路上很快给一层膜挡住了前进的道路,我这次没马上撞破,而是停了下来,摇着屁股,用龟头来回在里面磨,手和嘴也不闲着,抓着两只奶子尽情的揉,嘴里也含着娇艳的乳头猛舔。。。。。。

  龟头才磨几十下,敏感的阴道内感觉越来越滑腻,我火热的阴茎也越来越粗壮。“把你的贞洁也献给佛爷吧,”我口中念念有词。猛一挺枪,扑哧!刘丽的处女膜就这样给我贯穿了,与此同时,刘丽也发出了一声沉闷痛苦的鼻音哼声,似乎知道她已经被我破了身,但这时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只想狠狠的发泄一下心中狂涌的欲望。我趴下身,搂住刘丽的脖子,对着她美丽的小嘴一阵狂吻,坚硬的阴茎一次比一次更深的刺入她的身体,扑哧!扑哧的水声连绵不绝,还真是个淫荡的女娃儿,不一会刘丽竟然不自觉的发出了迷人的哼哼声,吓我一跳,接着又一想不可能这么快醒来,继续开垦这块肥沃的土地。(事后我分析应该是:开始我和刘霜做的时候因为是第一次,心情比较激动,没做几下我就射了,可能她还没有充分感觉到性爱的美妙。刘丽不同,在之前我就已经挑起了她的情欲,调情比较多,现在她身上基本上都布满了我的口水,身体也比刘霜更加的敏感,主要体现在淫水泛滥。)“恩。。。。。。哦。。。。。。忽。。。”

  难怪男人都喜欢听女人叫床,刘丽才只是哼哼唧唧几声,我就已经忍受不住,不由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也更加的深入,有时碰到她的子宫刘丽的哼声明显变的更大,似乎达到了高潮,嫩穴深处的淫汁也不断的喷洒在我龟头上。

  “呼。呼。呼。。。”我呼吸变得又粗又短促,阴茎进出的速度也骤然加快,不断冲刺的龟头一阵酥麻,我知道又快要射出来了,猛吸一口气,双手抱紧她的肩膀,肉棒进出的速度更加狂暴,最后深深抵在她的子宫里喷射出炽热的精液。。。。。。

  今夜连续帮俩姐妹开了苞,破了处女之身,还在她们的身体里播下了欢喜佛的情欲种子,后来俩双胞胎因为情欲旺盛,结婚后竟然和她们的公公、伯伯啊等亲戚也发生了关系,虽然家丑不可外扬,但俩姐妹后来成了镇里最风骚的女人,此乃后话,暂且不提。我这次也借俩女的纯正处女阴精提升了不少功力,真是受益匪浅,我看着脸色潮红的俩姐妹,一手搂着一个,满足的睡去。。。。。。

  半夜尿急,我起来撒尿的时候,天还没亮,皎洁的月亮还在天空挂着,趁着月色,想想明天天亮以后,就再也没这么好的机会干这两个漂亮的姐妹花了,于是端起肉棒又干了俩姐妹几次。

  俩姐妹两对雪白的大白兔上遍布我的口水,挺立的乳头上还有我添咬的牙齿印,粉红的花瓣给我干的又红又肿,阴唇附近一片狼籍,阴毛上混合着淫水和精液,还有处女的贞血,俩姐妹的身下的床单更是不堪入眼,每次我都是极度兴奋的把浓浓的精子喷洒到子宫深处,“反正我就是一和尚,让她们生个小和尚也不错。”直到射得腿脚发软才依依不舍的把肉棒抽出来。事后,我把俩姐妹穿戴妥当后,抱到另一张床上睡觉去了。

  天亮以后,刘老汉匆匆忙忙的赶到家里跟我们做早饭,两姐妹洗刷了后也出来,但走路怪怪的,明显是给我昨天干的狠了,刘老汉见了也不是很在意,随便问了下我怎么回事,我含糊不清的说这是施法后的后遗症,过两天就好了,刘老汉对我又是一番恭维。估计俩姐妹也不好意思问刘老汉,毕竟是女孩子的羞人处。此后两天风平浪静,我也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再次搞这对姐妹花,这时,村子里的何支书和他儿子过来请我了。。。。。。

  请进屋子里后一问才知道,原来是他儿子这个月初八娶亲,希望我这个高僧能到场宣扬下佛法,保佑这对新人以后生活幸福美满,同时也希望我的到来能给他们家的婚礼增点光、捞点脸面。算了下日子还有五六天,请贴早就已经发了出去,连刘老汉也有收到。前些日子和刘老汉闲聊时他也有跟我提过,说何支书儿子要娶媳妇拉,娶的那个女孩是隔壁村的,长的白白净净、细皮嫩肉,奶子和屁股都还很大,以前农村里男人形容女人的词语总是很单调的、很土、很粗俗的,但非常实在,一般都认为屁股大的女人生娃儿不会难产,奶子大的生了娃儿才有足够的奶水喂养。在那个年代,比较穷的山村里,条件那么差,也没现在的剖腹产和奶粉,即使有也不是他们能够消费的起的,所以这两样往往是男方关注的焦点,如果娶的女人两样都比较大,那都会让村里人感到你有福气。

  来到他家后,何支书就把我安排在他家左面的一间房,和洞房竟然只有一墙之隔,我不禁又打起主意来,这么近,是不是在墙上挖个小洞,等新郎和新娘进入洞房以后,行那夫妻之礼时,我再吹点迷香进去,那新娘不就任我鱼肉,书上说的那招老汉推车还没试过,也不知道滋味儿到底怎么样?

  时间过的很快,几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这几天我除了在家帮忙贴一些喜字外,就忙着计算出门迎娶的吉时,什么时候去迎娶是最好最吉利的时辰。最后决定新郎迎亲时在卯时出发,辰时迎娶回来。(一些婚宴准备啊、什么证婚人啊、迎娶过程啊、拜天地过程等就不再一一为看官描述了,肉戏要紧。。。。。。不然仙大大要怪罪于我的,哈哈)婚礼进行的非常顺利、热闹,双方的家长、亲戚朋友、还有村里的乡亲都有到场,何支书满面红光,挣足了面子。酒过三巡,新娘早就已经给宾客灌倒,给抬到了洞房,新郎仗着有两个能喝酒的乡亲挡酒,现在还举着杯子,但也已醉眼迷离,还在强撑着,村里的几个闲汉早就想在桌上把新郎灌醉后,闹洞房时摸摸新娘子雪白的奶子呢,一看这个架势更是拼命的劝酒。。。。。。。

  贫僧滴酒不沾、坐山观虎斗,看着他们喝的那么高兴,暗自寻思:“何支书也喝倒了,新娘子也醉倒在床上,只剩下村里的几个帮忙洗碗做饭的妇人和几个孩子还在前面的院子里看电影,新郎还在拼酒,估计等会也不行了,这个时候岂不是天赐良机?”我借机离开了众人的视线,走进了里屋。

  洞房的门虚掩着,我轻轻的一推就打开了,房里面贴着一个大大的双喜字,几根红蜡烛已经燃烧了一小半,新娘子穿着一身红艳艳的具有民族特色的上衣,下身着及膝的红裙子,此时新娘子因喝了太多的酒已经仰面躺在床上,由于头偏在一边,看不到脸的正面,但细长雪白的脖子已经让我起了反应,尤其是那随着呼吸一挺一挺的硕大胸脯,估计我一手都握不住。我轻轻地走过去,趴在她的大腿旁边,吸着新娘的醉人体香,看着眼前在红裙子下显的更雪白耀眼的大腿,不自觉的伸出舌头舔了几下。

  “恩。。。哼。。。。哦。。。。”新娘竟然这么敏感?

  我于是决定从下面开始进攻,双手轻轻地打开新娘并着的大腿,丰满的大腿深处一条纯白的三角内裤出现在眼前,神秘的三角地带处几根黑亮的阴毛闪烁着淫荡的色彩,我颤抖的伸出右手缓缓地探入,尽头是一阵柔软,我将她的大腿打的更开一点后,右手的大拇指和中指弯曲,勾起包裹着神秘花瓣的布料,一股阴道特有的骚味扑鼻而来,贫僧的鸡巴又涨了三分,顶在裤子上好不难受。凑过去仔细一看,新娘的花瓣与刘霜刘丽俩姐妹的花瓣不同,颜色也比较深,上方的肉豆也比较大,附近的毛也比较多,贫僧不喜欢毛太多的花瓣,因为贫僧喜欢用嘴巴使劲的舔,舔的花瓣直潺潺水流,这样阴道内就更湿更滑,棒子插起来也更加顺畅。如果毛太多,舔的满嘴毛,那就不好了。。。。。。趁着新朗还在和贺喜的村民喝酒,我决定速战速决,来日方长,以后说不定还有一亲芳泽的机会呢。我打定主意后就撩起袈裟,褪下裤子,把已经顶的很难受的肉棒掏出来,怒涨的肉棒暴露在空气中,离眼前醉酒的新娘的嫩逼不到一尺,双手拂过充满了弹性的大腿,白皙柔腻,滑过膝盖,右手手指很快又钻入了大腿根部,揉了揉那因兴奋充血挺立的红豆,把住肉棒向淫荡的花瓣凑过去,但没有直接马上插入,而是将肉棒龟头先在花瓣口上下拨动,很快,龟头就粘满了新娘的爱液,看着时机成熟,我对着红色的阴道口用力的插进去。

  “扑哧!”一声很轻微的水声,肉棒已经全根进入湿润的小逼,与此同时,新娘虽然酒醉还没醒来,还在迷迷糊糊中,但也很配合的发出了一声痛苦而满足的呻吟,把我吓了一下跳,我凑过去仔细的端详了一下新娘的面容,果然长的很清秀,瓜子型的脸蛋白白净净,不知是扑粉了还是喝醉的脸庞更显迷人,一对柳叶眉毛象弯月一样,此刻却轻轻的蹙在一起,紧闭的双眼下黑黑的睫毛,小巧的鼻子,樱桃般的小口略张着,可能刚才插入时太猛。我看着花朵般的新娘,心中莫名生出一分爱怜之心,停住了抽插,忍不住吻上那粉红的樱桃小口,舌头也伸进去不停勾引口腔里面的丁香,手也没闲着,隔着新娘的衣服使劲的搓揉两只乳房,新娘也很快有了反应,身子也扭动起来,迷迷糊糊把我当成了新郎,“好热啊。。。啊。。。啊。。哦。。。”的慢慢地呻吟起来,那轻微的呻吟飘入我的耳朵,效果不蒂于吃了春药,火热的肉棒停留在湿润的花瓣中,再也忍不住的大力抽送起来,我直起身子,一只手抱住新娘的左大腿部,另一只手摸着新娘的乳房,不时的低头看几眼在花瓣中进进出出的肉棒,抽插了几十下,新娘显然已经给贫僧干的兴奋不已,口里不断的发出满足的叫声,一开始还只是呻吟,后来声音却开始慢慢大起来,我怕叫太大声别人听见,连忙俯下头堵住她的小嘴,猛舔她的丁香小舌。接着左手按着她的肩膀,右手从衣服领口里面伸进去,两根手指直接袭击山峰上面的乳头,很显然这里是新娘的另一敏感点,乳头给袭击时新娘身体的扭动更加厉害了,口里发出唔唔唔的声音,我的肉棒给夹着更加紧了,让我差点就忍不住射出来,我长吸一口气后更加奋力的冲刺,抽插的频率再次上升,静静的屋子里面只听到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新娘喘的也更加厉害,终于新娘的子宫口一阵强烈的收缩,一股阴精喷洒在我火热的龟头上,让我不禁打了个寒战,我低吼着奋力地再撞击十几下终于忍不住将浓浓的精液射进新娘的最里面。。。。。。

  射精后的我情欲如潮水般褪去,我抽出已经慢慢变软的肉棒,白色的精液随着肉棒的抽出从花瓣里流了出来,我随手用床单擦拭了几下,打量了几眼新娘,此时她闭着双眼,嘴角微微上翘,一脸的红潮,略显疲惫,正慢慢的进入梦乡,我把被子跟她盖好后,悄悄的走出了洞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