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古典  »  【牝妖传】

  从来阴阳者。男女为大。男生阳具。乃为入妇人胯下之穴。女生阴户。自是阴阳合媾。阳精泄注之所。阴阳合媾。天地演化也。本是自然之理。怎奈人之为人。贪也。一男合一女。尚不知足。却贪美色。见色而起欲。男逞雄刚。女生娇羞。似干柴欲烈火也。却叫荐枕巫娥。自叹弗如了。只是世间男女。皆好为此。

  惹得多少闲话。此短他长。

  有前朝岳飞武穆公者。满门忠烈。有子岳雷。承父志。扫胡虏。洗雪靖。康之耻。后有。精忠岳传。广有传颂。甚是风光。只是书中英雄。言行颇多岸然。

  非人之所为也。余难信之。尤其牧羊城一战。金邦二女将。皆美貌者。一死一降。
  死者惨烈而降者快。皆因一宋将也。倒也合情。却是那宋将之义。前刚而后废。
  甚不合理。余惑之。上下查考。却是另番故事也。正叹天下大事。莫出春宫二字。
  却有饱学者鄙薄菲论。余难缄口。且理文思。笔录故事。尽予后人评说。

  甲申孟春。雨雪山人结于既罢堂。

  花容报仇伍连遭擒 兰汤濯手完颜阵亡诗曰。

  一切为有法如梦幻泡影如露又如电应做如是观。

  话说阴府幽冥森森然天条之地阳间冤孽无有不赴此拜服的。那阎君每日秉公判断。发落有序。这一日。有小鬼押上一个妇人来。阎君观看。面貌正在妙龄。

  只是一副身子。从左肩膀到小肚子下。叫人劈做了两半丬。手捧了五脏六腑。
  血淋淋拜在阎君驾前。只是叫苦。阎君问道。你这妇人。因何叫苦。妇人哭道。
  色色网妇人本名荷香。叫金国大元帅完颜兀术。先奸后杀。斧劈而死。实实苦也。阎君闻听。唤过判官。翻查生死之簿。喝道。孽障。尔本是天山千年牝狐。因修得正果。

  前番许尔下世为人。做了辽国大元帅白天祖的夫人。扶助本夫。把守洪州。

  怎知尔淫性难改。竟贪慕敌将杨宗宝美色。沙场通奸。叫其本妻穆桂英捉奸正着。
  挑杀在洪州城外。罪当打回原形的。因念尔修道不易。方才饶你。尔又说宋将负心害你。要报此仇。也是实情。故而许尔再投女胎。做了宋臣张邦昌的义女。助那奸贼陷害岳飞。怎奈那岳飞乃是佛祖身边大鹏托身。本不是尔等害得的。只为叫你报仇。让他吃些苦头罢了。尔既是报了前世之仇。由尔淫乱宫闱。诱惑赵构不理朝政。叫金兵攻陷南京。也算是销了旧帐。怎奈尔狐淫难改。竟迷惑兀术在尔身上耗费精髓数月。以致战败。那兀术本是黑虎转世。其元阳至宝。尔本不配 色老二得之。既贪得了。便折了你的阳寿抵偿。故而有此一死。只是如今算来。尔所折之寿。倒不足抵尔所得兀术精髓。只好令尔再去投胎。死保金国。偿还旧帐。那妇人叫道。此回求投男胎罢。阎君喝声。自有分晓。早有小鬼使叉一架。将妇人送到奈何桥头一丢。竟望下界投胎去了。暂且不提。再说那南宋偏安一隅。已有十数载。这一年。金邦兀术又统大兵来犯。高宗闻听大惊。活活吓死了。以下孝宗即位。昭雪了岳飞一门冤案。又拜岳爷二公子岳雷为帅。统领三军扫北。恭迎徽。

  钦二帝还朝。岳雷领兵。苦战数年。终得全胜。班师之日。孝宗下召。犒赏三军。
  岳氏满门。封妻荫子。岳家军众将。各有封赏。内中有位将军。唤做伍连。

  其父伍尚志。本是洞庭湖反贼杨么部将。因擅摆阵法。颇得杨么喜爱。就将养女许配于他。怎知那妇人本是岳飞的表妹。叫杨么杀了满门。立志报仇。成亲之夜蜜桃成熟时便劝伍尚志归降。那伍尚志有心招安。果然反了杨么。投在岳飞帐下。怎知岳元帅遭了秦桧的陷害。屈死风波亭上。岳家军将士。亦做鸟兽散了。这伍尚志也弃官回乡。与妻子团员。夫妇二人生得一子。唤做伍连。算来亦是岳飞的表外甥。

  这伍连长成十六。七岁。便寻着岳雷兄弟们。从此弟兄一处。南征北讨。十年沙场。
  今日随岳雷扫北归来。天子论功行赏。为他斩将夺城。功在一等。敕令封江陵总兵。其妻完颜瑞仙郡主。本是金邦牧羊城主帅完颜寿之女。因他献城有功。

  亦封做诰命。夫妇二人与众兄弟辞行了。就带得家眷前赴金陵上任。如此好不风光。
  只是任上不过半年光景。夫妇就双双得了个异症。那伍连的阳具夜夜做痛。

  且是一日短于一日。这瑞仙郡主的阴户却是白日生疼。且是一日窄于一日。竞做不得夫妻之事。遍请郎中。终是难治。就贴出榜文。凡可医异症者。赏千金。这 操逼图一日。

  有一游方道士登门。声言能医异症。总兵请至后堂。望闻问切以毕。道人言道。
  将军所得此症。非是病症。乃妖气缠身也。伍连问道。妖气何来。道人言。

  将军可曾服过甚么妖物。伍连道。不曾吃过。道人言。若未吃过。将军脉中怎有妖气做怪。伍连问道。是怎样的妖气。道人言。此症非别。乃是一妖妇的阴气在脉中作怪。将军与夫人定是服了这妖妇的肉身。以致耗损阴阳。错乱元气。故有此症。

  那伍连闻听。吃了一惊。言道。莫非是他。啊呀。我命休矣。不觉泪下。各位看官。你道这伍连惊惧如此。却是为何。再有那妖妇又是何人。怎叫他夫妇二人吃了肉身。却是有一段风流的往事。需得慢慢道来。

  正是。

  一捧泪撒惊重泉。芳冢香坟衰草连。

  若将怨曲从头诉。定得金刚泪垂怜。 色老二且说当年岳雷领大兵扫北。一路征战。过关斩将而来。并无阻挡。大军过了界山。养兵三日。岳雷就点欧阳从善为头队先锋。带领一万人马。自己同众将引大兵在后。望着牧羊城进发。

  号旗一展三军动。画鼓轻敲万队行。

  腾腾杀气冲霄汉。簇簇征云盖地来。

  不一日。来到牧羊城。欧阳从善上马提斧。带领兵卒。来到牧羊城下讨战。

  那牧羊城内的守将。乃是金邦宗室完颜寿。生得虎头豹眼。惯使一口九耳连环刀。
  有万夫不当之勇。手下有两员副将。一名戚光祖。一名戚继祖。原是宋军统制戚方之子。戚方叫岳飞斩了。兄弟二人就降了金邦。分拨在完颜寿帐下。得知宋将在城下讨战。就上马提刀。带了戚氏兄弟。开关出城应战。两下话不投机交起手来。战到二三十个回合。欧阳从善手略一松。被完颜寿拦腰一刀。斩于马下。

  宋军抢回尸首。完颜寿也不追赶。掌着得胜鼓。回得城中。算来虽嬴了一场。终究众寡不敌。就连夜写本。差人飞往黄龙府去讨救兵。金主接了告急本章。忙请四王叔兀术上殿商议。兀术道。可速传旨往鹞关去调元帅西尔达。先领兵去救应。

  我这里再去求请高人出山。助我金邦。金主道。全仗王叔维持。当即降诏书。
  差番官往鹞关宣调西尔达。星夜往牧羊城救应。且说那鹞关总兵西尔达。擅使一口赤铜刀。勇冠三军。膝下无子。只有一个女儿。唤做西云小妹。年方二九。生得姣美姿色。袅娜身材。手中一口绣鸾刀。亦是万夫不挡之勇。且得了高人传授法术。本领更是了得。如今西尔达接了金主调兵的旨意。随即同了女儿西云小妹。

  率领本部人马。离了鹞关。一路滔滔。不一日。到了牧羊城。完颜寿出城迎接。
  进城相见已毕。置酒款待。另在教场傍侧扎营安歇。次日。探子来报。宋朝大兵已到。有将士讨战。西尔达随即披挂上马出城。把人马摆开。完颜寿同着戚氏兄弟上城观战。只见宋营中一声炮响。门旗开处。一员小将出马来到阵前。生得来。

  千丈凌云豪气。一团仙骨精神。挺枪跃马荡征尘。四海英雄谁近。身上白袍古绣。七星银甲龙鳞。岳霆小将显威名。当先飞马出阵。

  那岳霆大叫一声。番将。早早投降。饶你一城性命。若有迟延。顷刻即成齑粉。休要懊悔。西尔达把马一拍。出到阵前。好生威风。

  一部落腮胡子。两条板刷眉浓。

  脸如火炭熟虾红。眼射电光炯炯。

  头上分开雉尾。腰间宝带玲珑。

  鹞关大将逞威风。叱咤山摇地动。

  西尔达大喝一声。乳臭小蛮。焉敢犯我疆界。快通名来。好取你的驴头。岳霆笑道。我乃大宋天子敕封武穆王第三公子岳霆的便是。我这枪下不挑无名之将。

  九妹品色也报个名来。西尔达道。某乃金国鹞关大元帅西尔达是也。今奉圣旨。特来拿你这班小毛虫。不要走。看家伙罢。提起赤铜刀。拦头便砍。岳霆使动手中烂银枪。

  架开刀。攒心直刺。刀来枪架。枪去刀迎。战了三四十个回合。那西尔达虽然勇猛。怎当岳霆少年英武。手中这杆烂银枪。犹如飞云掣电一般。看看招架不住。

  赤钢刀略松得一松。早被岳霆一枪。刺中肩膀。翻身落马。再一枪。结果了性命。
  岳霆下马取了首级。宋营众将呐喊一声。冲杀过去。完颜寿在城上见了。慌忙扯起吊桥。擂木炮石。一齐打下。岳雷传令。鸣金收军。记了岳霆的功劳。那金兵只抢得西尔达的没头尸首进城。西云小妹放声大哭。完颜寿即命匠人雕成一个木人头。来凑上成殓。把棺木暂停在僧寺。次日。西云小妹全身素白披挂。带蜜桃成熟时领番兵出城。坐名要岳霆出马。小校报进中军。岳雷仍领众将出营。列成阵势。

  但见金阵上一员女将。生得。

  娇姿袅娜。庸拈针指好轮刀。玉貌娉婷。懒傍妆台骋马游。白罗包凤髻。雉尾插当头。素带湘裙。窄窄金莲挑宝镫。龙鳞砌甲。弯弯翠黛若含愁。杏脸通红。

  羞答答怕通名姓。桃腮微恨。娇怯怯欲报父仇。

  正是。

  中原慢说多良将。且认金邦一女流。

  那西云小妹立马阵前。高叫。宋营将士知事者。快将岳霆献出。偿我父亲之命。若少迟延。教你合营多死于非命。半个不留。岳霆听了大怒。飞马出阵。大叫。贱人休得要逞能。俺岳三爷来也。拍马抡枪。望着小妹当胸直刺。小妹舞动手中绣鸾刀。迎住厮杀。战不上七八个回合。小妹那里是岳霆的对手。便把绣鸾刀一摆。回马败走。岳霆随后赶来。小妹回头望见岳霆近了。就暗暗间把左手两个春笋般的嫩指头去探进胯间。原来那裤裆上开有个暗缝。手指头进去。便摸着一条素带。大凡是妇人吸经血用的。小妹使着。非是来了月事。却是为何。且待细细解说。自是明白。再说这小妹手指头扯开素带。正探着阴户。须知妇人那阴户上皆生得一粒肉珠。唤做阴核。乃是妇人生淫旺欲的宝贝。小妹手指头儿一拨阴核。只觉得小肚子里一紧。心头微颤。就有一种欲火酥遍了浑身。立时阴根松动。元阴汹涌。生出一种阴汁来。聚于阴户内。若是一般妇人。阴户到了这般光景。便可迎阳入媾的了。小妹却非如此。却是再以手指头儿抠拨玉门。那阴户内本是憋住了阴汁的。如此抠拨。好似开闸泄水一般。阴汁立时喷涌如泉。将小妹春笋淋个黏湿精滑。余下的叫那素带吸了。你道这小妹阵上又行交媾之事,要手指蘸这阴汁做甚。原来这西云小妹曾遇异人传授阴阳二弹。需得要这阴汁作法。

  再看小妹左手抽出裆来。去在腰间黄罗袋内摸出一个阴弹。在那两个嫩指头儿上一滚。蘸饱了阴汁。扭转身躯。望着岳霆打来。只见一道黑光。直射面门。

  岳霆一个寒噤。坐不住鞍鞒。跌下马来。小妹转马。来取首级。宋阵上樊成一马冲出。
  挺枪挡住小妹。众人将岳霆救回。那西云小妹与樊成战了三四合。又去拨动阴核。
  酿出阴汁来。将玉指浇个细腻淋漓。向袋中摸出那个阳弹。叫阴汁润了。劈面打来。但见一块火光。望樊成脸上飞来。樊成叫声。阿呀。把头一仰。翻身落马。

  亏得伍连见了。挺起画杆戟。叫声。蛮婆。休要动手。我伍连来拿你也。西云小妹抬头一看。见那伍连。

  紫金冠。紧束发。飞凤额。雉尾插。面如傅粉俏郎君。唇若涂朱可爱杀。狮鸾宝带现玲珑。大红袍罩黄金甲。若不是潘安从出世。必定西天将下活菩萨。

  淫人堂这西云小妹一见伍连生得齐整。只觉得耳热心跳。酥胸微胀。身子立时酥了半边。心下暗道。我那番邦几曾见这等俊俏郎君。不如活拿这南蛮回城。得与他成其好事。也不枉我生了一世。便舞动绣鸾刀。来战伍连。伍连举戟相迎。一来一往。战有十余合。小妹回马又走。伍连道。别人怕你暗算。我偏要拿你。拍马追来。小妹暗暗见探手进裆里。摸着阴户。挑动阴核。只觉浑身酥麻。方才拨那玉门。怎知下面。噗哧。的一下。阴汁喷溅如注。竟湿了鞍鞒。你道怎的。却是这西云小妹方才两次挑逗阴核。已是撩动了春心。元阴勃勃而动。酿得阴汁汩汩。

  又见伍连美貌。立时淫欲熏心。阴根失据。致使阴汁狂泄。较平日多胀了一份。
  如今这一泡汁水正浓。胀的火热。憋在玉门里的当口。小妹再挑阴核。激那元阴。
  又酿下一股阴汁来。这三份阴汁积着。玉门早是憋不住了。故而小妹方才轻 1hhhh在线轻拨了一下。便叫玉门洞开。汁若泉涌。溅得胯下腻滑一片。小妹抽手来看。但见手指头上滑滑腻腻。滴滴答答的。尽是阴汁。大喜。就去在腰间取出一条白龙带。

  擦浸了汁水。祭起空中。喝声。南蛮。看宝来了。伍连抬头一看。只见空中一条白龙落将下来。将伍连紧紧捆定。被小妹赶上来拦腰一把擒过马去。宋阵上严成方。舞动八棱锤。畲雷使起双铁锤。韩起龙摇着三尖两刃刀。陆文龙挺一对六沉枪。一齐赶上来救。伍连早被小妹擒在马上。掌着得胜鼓。拽起吊桥。进城去了。

  岳雷只得鸣金收军。同众将回转大营。闷闷不乐。且按下慢表。先说那西云小妹擒了伍连回到营中。解下白龙带。将伍连囚在陷车内。吩咐四名小番。将他推入后营。好生看守。自己回转闺帐。一路春心浪荡。阴户内许多阴汁。止不住的泄下来。早将裆里素带浸透。直湿到裤子上。忙叫一个心腹侍婢。叫做彩鸿。

  取出干净中衣来换。那彩鸿见西云小妹粉面生春。杏眼流盼。一条素带黏湿津滑。
  滴得一地。早猜着几分。便笑眯眯。觑那小妹。小妹见了。言道。傻小丫头。笑的甚么。彩鸿言道。今天这般湿透。小姐莫非是撞见甚么俊俏后生了。小妹闻听。

  叹口气道。俊俏后生倒是有。怎奈他是个宋将。叫我做法捉了来。若是要他成亲。
  只怕他不肯。又与他有父仇。若先贪那快活勾当。只怕不妥。彩鸿道。小姐既是为难。这也容易。吩咐将他斩首。一了百了便是。小妹言道。只是他生得美貌。

  番邦那里见得。若是杀了。我却舍不得。彩鸿笑道。既舍不得他。彩鸿这里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小妹道。你速讲来。彩鸿问道。小姐。害了老爷性命的。

  可是这宋将么。小妹道。倒也不是。彩鸿笑道。这便是了。俗语道。冤有头。
  淫人色债有主。既不是他害了老爷性命。小姐与他有何冤仇。再者。两军阵上。各为其主。

  那后生虽是宋将。却又不是存心来害小姐的。故此小姐若是招他为婿。合情合理。
  有甚么妥当不妥当的。小妹闻听大喜。笑道。倒是有理。便着彩鸿私下去说。
  他若肯降顺。情愿与他结为夫妇。同享富贵。

  正是。

  只言化解两国忧。词组消除弑父仇。

  亏杀月老小丫头。生叫巫女就孔丘。

  你道这番妇怎的这般贪淫哩。反不把父仇为重。却需知那番邦本缺少教化。

  妇人并不识甚么是羞耻。故而那乱伦淫媾之事。倒好似饮食。不过平常而已。
  似这西云小妹如此寡廉鲜耻。在番邦却倒是好事了。再有那番邦野牧为生。人丁兴旺方可过活。若不淫媾。何以多有子孙。如此更看个淫字为重。这西云小妹刚死了父亲。家内无有了男子。正要紧招夫入赘。故而将那国仇家恨。抛在一旁。

  在线偏思淫欲了。闲话丢开。且说这彩鸿领命前去。到后营中。对那伍连说知。伍连吓了一跳。暗道。这婆娘好不识羞耻。父仇未报。先贪淫欲。我怎能应得。摇头不肯。被那彩鸿再三参掇。不觉偷眼觑那彩鸿。

  生得。

  冰肌藏玉骨。衫领露酥胸。

  柳眉积翠黛。杏眼闪银心。

  月样仪容俏。天然性格骚。

  体若燕藏柳。声如莺啭林。

  半放海棠笼晓日。才开芍药弄春情。

  暗道。方才阵上。觑那婆娘倒也生得几分姿色。我伍连也是风流公子。如今南征北战。军纪森严。多时未有快活事了。如今既是送上门来的。凭我的本钱。

  也叫那婆娘舍我不得。待成了好事。再要他献出城池。一起归宋。他又有何推托的。如此岂不两全。才要答应。又一转念。万万使不得。这婆娘使得妖法。

  才将我捆来的。闻听人说。这等番邦妖妇。皆是有些手段。专行采阳补阴。若是与他们瓜葛。叫他们吸干了阳精。那里还有活命。如此。万万应不得。只是若不应。

  怕活不到明日。不如假意应承。好再图机会。便对那婢女道。我乃被囚之人。
  既蒙不杀之恩。但有一事。那欧阳从善是我结义兄弟。誓同生死。今被完颜寿害了。
  若与我报了此仇。情愿依从。并去说那岳家兄弟。一同到来归降金国。若不杀得完颜寿。宁甘一死。决不从命。彩鸿将此话回复了西云小妹。小妹正在心持两端。

  疑惑不决。忽报。完颜寿元帅差官持着令箭来。要捉的宋将去斩首号令。小妹吃了一惊。便叫军士对差官说。我父亲被岳霆挑死。大仇未报。要捉了岳霆。

  一同斩首祭我父亲的。打发了差官。天色黑了。小妹吩咐摆上酒来。孤斟独饮。
  心上爱那伍连。想道。这完颜寿乃是一城之主。如何杀得。只是若不杀他。那美貌郎君便不依从。只是嘴边难得的好果子。真真爱煞人也。偏吃不着。叫人好不烦恼。

  想着叹声。好冤家。倒难为我了。不觉粉面含怨。吃得酒醉了。也不梳洗。

  口中念道。美貌的冤家。倒头便睡了。

  正是。

  一春幽恨锁眉尖。多厌扬花乱朴帘。

  羞看鸳鸯双戏水。不堪孤枕独成眠。

  再说那差官回府去缴令。完颜寿闻听。言道。既是如此。也随他罢。一边瑞仙郡主言道。父王。不可由那贱人猖狂。完颜寿道。女儿不知。如今大兵压城。

  尚须他家人马助战。且让他一回。郡主道。父王容禀。这贱人捉了宋将。不肯解来。如此无礼。可见是目无父王了。再有。他既不听父王号令。恐有不臣之意。

  若由他猖狂。外人只道这捉杀宋将皆是他的功劳。父王脸面何在。日后只恐军心丧失。叫他夺了兵权。也未可知。完颜寿闻听大怒道。这贼婢略胜了一阵。

  九妹品色便这般小觑我。待我明日出阵也拿两个宋将来。羞这贱人。当日过了一夜。到次日。

  有小校报说。宋将在城外讨战。完颜寿听了便同戚氏兄弟领兵出城。一面着一小番。请西云小妹出城观战。看我擒拿宋将。西云小妹遂带本部人马。在吊桥边齐齐摆列。看完颜寿横刀跃马。过了吊桥。大叫。宋营中有不怕死的快来纳命。

  喝声未绝。宋营中一声炮响。飞出一将。坐下红砂马。手挺六沉枪。大叫一声。
  陆文龙在此。快快下马受缚。完颜寿摇刀直砍。陆文龙双枪并举。一场好杀。
  二将交锋在战场。四枝膀臂望空忙。

  一个丹心扶宋室。一个赤胆助金邦。

  一个似摆尾狻猊寻虎豹。一个似摇头狮子下山冈。

  天生一对恶星辰。各人各为各君王。

  这边西云小妹眼里观战。心里倒念着伍连十分。禁不住心头浪起。耳热心跳。
  下面阴户立时热热痒痒起来。小妹暗道。不好了。这会子怎的浪起火来。就把自己的手指头咬了几下。要压下火去。怎奈心下全是伍连的模样。这股欲火早窜在浑身。那里压得住。阴户上越发骚痒起来。好不煎熬。大凡妇人如此。须得有阳具抽插。方可化解。只是如今沙场之上。那里做得了。只是西云小妹痒得熬不得了。偷觑四下。众人果然只顾阵上厮杀。心下暗喜。就暗暗见使披风儿遮在裆上。

  一只手去胯下。隔着裤子挠那阴户。要解那痒。怎知却挠在了阴核上。春心哄动。
  淫欲立时便迷了心窍。再顾不得甚么。探手指头进暗缝里去。挑拨阴核。只三。
  两下。就有一种快活酥麻。浸透浑身。好不销魂。大凡妇人至此。刀架在脖子上。
  也是要快活的。何况小妹呢。既如此。索性放纵玉指。乱拨檀弦。快活起来。 1hhhh和97爱都喜欢看蜜桃正是。

  女将阵上乱春心。权将春笋替玉茎。

  桃花庵门酥汤泼。阵上厮杀怎关情。

  那边阵上两个战到四五十个回合。完颜寿招架不住。大叫。西云小姐快来助我。再看那西云小妹脸映桃红。檀口娇喘。柳眉微蹙。凤眼迷离。胯下一支好宫商。正拨在高山流水的当口。魂儿早飞在半空。那里听得见。呆呆的在吊桥边。

  勒马站着只不动身。完颜寿又战了三四合。只得回马败走。刚至吊桥边。陆文龙已经赶到。手起一枪。将他挑下城河。作了个水中之鬼。那边小妹方才心头一紧。

  娇躯一颤。香魂一散骨头一酥。桃花潭水泄了一片。细细香汗腻了一身。还在心晕神迷。娇喘息息。忽闻陆文龙喊一声杀。招呼众军抢桥。小妹吓了一跳。

  也顾不得细看阵上光景。忙忙叫城上军士拽起吊桥。弩箭齐发。可怜戚继祖。戚 淫人色光祖两个。上不及吊桥。宋军一拥。跌下坐骑。双双的被众马践为肉泥。三千番卒不曾留了一个。那西云小妹回马。只在城上望见。

  正是。

  毒蛇口中芯。黄蜂尾上针。

  两般皆俗物。最毒妇贪淫。

  陆文龙掌着得胜鼓。随着大军回营。岳雷记了陆文龙大功。犒赏军士。暗暗差人打听伍连消息。且说西云小妹回转城中。早有完颜寿的女儿瑞仙郡主。一路大哭迎来。小妹见了。连忙下马搀着郡主的手。那郡主哭得泪人一般。抬头见那小妹。

  正是。

  俏粉面飞霞稍退。秋波伴香汗细腻。

  酥胸饱微颤龙鳞。羞私处兰麝香馨。

  郡主暗道。我父王没了。这淫妇却是这种发骚的样子。端的可恨。言道。小姐何时替我父王报仇。小妹劝道。郡主且免悲伤。待小妹明日去拿那南蛮来。与令尊翁报仇便了。郡主言道。如今有件大事。就是速去抢回我父王的尸首来。全 淫淫堂城挂孝。小妹道。宋兵未退。若去城河内捞起王爷尸首。宋兵趁此杀来。怎能抵挡。再有全城挂孝。耗费钱粮。如今宋兵攻打甚紧。还是缓些时日。待宋兵退了。

  再祭奠王爷不迟。郡主闻听。暗道。好个贱人。如此无礼。莫非要夺我家的兵权吗。只是若要发作。如今父王没了。城中兵将多是这贱人带来的。恐斗他不过。

  也罢。先忍他一时。待宋兵退了。再做理论。就放开悲声。哭他父王。小妹见了。
  心中也有些不忍。就替他拭了眼泪。又安慰了几句。命四个随身女将。叫做玉瓶。
  琼璧。娇蕊。媚露的。送了郡主回府。小妹自回营中。心下暗喜。便叫彩鸿到后营去与伍连说知。今日完颜寿已被宋将杀死。小姐坐视不救。与你报了义兄之仇。

  何不趁着今夜吉辰成了好事。就将帅印交你掌管。何如。不因彩鸿去与伍连 97ai蜜桃说出这番说话。有分教。落花有意。翻成就无意姻缘。流水无情。倒做了有情夫妇。

  正是。

  神女有心来楚岫。襄王无梦到阳台。

  不这伍连如何应答。且听下回分解。

  演春宫番鸾群磨镜 困囚笼蛮虎独得法诗曰。

  娇羞袅娜世无双。愿得风流两颉颃。

  襄王不入巫山梦。恐劳宋玉赋高唐。

  这一首诗单道那西云小妹看中了伍连风流少年。动了邪念。一心想与他成就好事。竞忘了父母之仇。这伍连是个豪杰汉子。怎肯下气求生。那知小妹一片痴心。反成了他意外姻缘。自己落得一场话靶。闲话丢开。且说那彩鸿来对伍连说知。今日完颜寿战败。我家小姐坐视不救。被宋将挑死。报了你欧阳之仇。何不趁着今晚良时。与俺家小姐完成好事。明日你就是帅爷了。伍连听了又喜又愁。

  在线喜的是完颜已死。愁的是小妹要他成亲。想了一想。便对彩鸿道。既与我报了仇。
  你家小姐就是我的恩人了。敢不从命。但是婚姻大事。岂可草草。无媒无证。
  岂不被人笑话。须得要我宋营中一个人来说合为媒。方是正理。若不通知。便是苟合了。这断断使不得。彩鸿只得回复了西云小妹。小妹细想。那宋营中人如何肯到此。也罢。待我明日到阵上擒一员宋将来。叫他为媒不怕他不从。主意定了。

  吩咐摆上酒来。忽有四员女将进来。小妹看见。却是自己亲随的女将。叫做玉瓶。
  琼璧。骄蕊。媚露的。这四员女将。本是小妹的姨表姊妹。自幼一处过活。

  习文练武。只是这班女将本为小妹姊妹。怎的甘心做他随身女将。听她号令。却须得要从头道来。且说这西云小妹八岁时便见月红之事。家人皆以为病。遍请明 九妹品色医。

  未见得好。一日。有一道姑登门。言称万锦山千花洞出家。法号乌灵圣母是也。
  可医异症。西尔达大喜。唤出西云小妹来。乌灵圣母细看其阴。见小妹虽只八岁。
  阴户却似及笄之女。且那一点阴核圆润如珠。非比寻常。圣母大喜。言道。

  令千金生有异阴。乃天赐我徒也。不如叫他拜我为师。习学本领。日后也好光宗耀祖。
  西尔达闻听大喜。忙忙置礼备金。行了拜师之礼。那乌灵圣母便将小妹带至万锦山千花洞。先断其齿红。再传其阴阳采战之法。如此修炼三年有余。到小妹十二岁光景。已修成法身。乌灵圣母大喜。亲送小妹回得鹞关。嘱咐其父西尔达。

  我那徒儿修炼已成。日后须得要积蓄元功。方成正果。故而有一件东西不得缺少。
  西尔达问道。不知是何物。请道长明示。圣母道。便是要那年少精壮后生做 御女居的引子。不得短缺的。西尔达道。有。有。有。我乃鹞关总兵。麾下军卒两三万人。

  怎会少得后生。只是小女年幼。如此修炼之法。日后传扬出去。岂不是耽误了婚配大事。乌灵圣母道。非也。此功源出巫山神女。虽修男女之实。却无破阴之虑。

  可保徒儿贞洁素身。西尔达大喜。父女二人拜送圣母回山。那西尔达为他女儿早日修成正果。便叫那鹞关满营军士。随他挑选。那西云小妹自然修炼勤奋。

  故而这西云小妹贪行交媾之事。并非只图快活。却是要紧的正事了。原本这阴阳采战之法在小妹乃是炼阳补阴之术。非是淫媾快活可比。须得要七日一回。当日寅时即起。小妹仰卧榻上。高挑玉腿。舒展阴户。行雁翅于飞之势。就招十六以外。

  二十以内。精壮后生一名伺候。那般小后生怎得见如此风光。无有不销魂的。
  忙不得的将命根子望鬼门关内送去。那小妹便行法术。不下一刻功夫。便可吸阳取精。如是者三。四回。待后生精竭阳枯。将阳根一并射了。方才罢手。此为外炼。

  至午时小憩。须要品箫舔笛。尽噬元阳。那小妹一条红舌厉害。却似勾魂牌一般。
  那般小后生只贪快活。将阳精魂魄。一并奉送。小妹嘴里接满了。便咽在肚内。
  使本身元阴去和他。此为内炼。午睡醒了。小妹俯卧榻上。以枕迭腹。玉尻高翘。
  阴户全展。行此虎伏之势可叫阳具深入。亦可磨砺阴核。致使阴根松动。内外所炼阳精汇于丹田。和酿元阴。故而招后生抽插二百合。断不可丢泄。只提精醒神。

  养蓄淫欲。夜至酉时。须得要精壮后生二。三人交媾。遍演春宫。尽力丢泄。
  如此不是将方才炼的元阴丢泄干净了么。非也。须知道那阳精炼做元阴。却剩下些个秽物。本身伤阴的。须得要丢泄干净才好。若要丢泄干净。只有待魂飞魄散时刻。阴根松动。将秽物化于阴汁之内。丢泄于外。却须五。六回方可干净。故而西云小妹须得要二。三后生。车轮上阵。这个射了阳精。那个便来补上。定要叫小妹丢泄干净为止。如此那伺候小妹的后生再精壮的。也浑身酥了。多叫人抬了出去。也有在小妹身上脱阳的。若伺候的小妹高兴了。小妹使个还阳的法子。

  还可留条性命。若是小妹不悦。就拖出去埋了。只是那般后生。尝过小妹滋味的。
  知道鲜美。怎能不贪嘴。到那日子。总有二。三十个宁可花下死的来排队。

  小妹再是贪淫。也派付不过来。正值身边玉瓶。琼璧。骄蕊。媚露这些姊妹。闻听小妹有如此快活。皆来向他打听密法。小妹也不推辞。便将秘法传授他们。一来可将那班后生送他们些人情。叫他们也得快活。二来也可叫姊妹们试验那班后 蜜桃生。

  若不中用。自己便不要了。免得修炼要紧时。遇着个不中用的。反倒麻烦。

  怎奈这般淫妇皆无慧根。一两回下来。皆成了破瓜。只是这般番妇。本不知羞耻的。
  反倒离不得交媾的事了。便情愿跟随小妹。做个随身女将。也好与他同享快活。
  今日这般淫妇。本是押解粮草。晚到两日。闻听老爷没了。先是一悲。又闻听小姐捉得一个宋将。前去观看。果然美貌。知道必有喜事。故而护送郡主回了王府。

  就前来道贺。小妹多日未与姊妹欢聚。自然欢喜。吩咐排摆酒宴。大家痛饮起来。
  怎知这四个妇人吃了酒。哄动了春心。思想那宋将美貌。只觉心头痒痒。脸上烧将起来。一片做红。下面阴户上湿津津渗出一线阴汁来。确是淫瘾发了。小妹见了。笑道。姊妹们莫非看中那员宋将了。这也不难。让与你们便是。玉瓶道。

  姑娘怎的这般讲话。我等姊妹一处快活。这许多年。没道的争风吃醋的。妹妹即得了美貌宋将。理应恭贺。那里有夺爱之理。琼璧道。姊姊说得有理。只是那宋将颇有姿色。确是浪起我的火来。媚露道。莫要再提了。我这才换的裤子。这会子又湿了。那娇蕊一把抱住媚露道。好妹妹。你那露水。赏我尝尝。说罢就要去脱媚露的裤子。嘻笑之间。那彩鸿言道。小姐们既是兴致好。不如大家快活一回。

  也叫那宋将见识一下。他若奈不得。不要小小姐去寻媒证。便答应了。小妹闻听。
  点头称是。就对玉瓶道。姊妹们使出手段来。馋那宋将。改日我与他成了好事。
  自少不得赏你们的。就吩咐小番将伍连装在囚笼里。抬进帐来。那伍连进得闺帐。
  正自疑惑。忽见那西云小妹立在眼前。

  但见。

  凤神妩妩。体态媚娜。

  眼如秋水澄波。眉若春风拂柳。

  素带半笼乌云上。粉面霞飞。

  朱唇艳蕊。绿鬓边坠星正灿。

  轻笼玉笋。罗衫儿紧衬酥胸。

  缓步金莲。绣带儿秀飘杨柳。

  挪一挪。撒芬芳。

  行一步。可人怜。

  伍连还要观瞧。却见小妹转身下下去。又有一位年少佳人。从屏风后面出来。
  先头的是那个说合的彩鸿。上前来道。我家小姐恐将军寂寞。特意叫姊姊们演个戏来。替将军解闷。伍连道。多谢小姐美意。但不知是甚么戏码。彩鸿笑道。

  却不是老戏。只是小姐和将军的典故罢了。伍连闻听。不解。却见屏风后面出来一员女将。素白披挂。手提绣鸾刀。年若及笈。生得温润婉转。好像小妹的模样。

  那彩鸿言道。这是琼璧姊姊扮的我家小姐。姊姊年方二八。喜欢后庭花中快 蜜桃成熟时活。

  绰号叫做。膀上春。伍连看那琼璧。

  面如满月初长成。映得丹霞百媚生。

  秋波润眸多流盼。弱柳做腰常动情。

  那屏风后又转出一将。红袍金甲。手提方天戟。分明是自己的模样。彩鸿笑道。这是玉瓶姊姊。今年二九有一。比我家小姐年长一岁。最擅舌耕品箫。有个绰号叫做。樱桃馋。将军看他扮你的模样可象么。伍连细看玉瓶。

  天姿秀丽毋粉妆。体态妖娆自纤裳。

  云含春黛西子梦。玉琢冰肌太真将。

  伍连正在观看。却见玉瓶挺起画杆戟。叫声。蛮婆。休要动手。我伍连来拿你也。挺戟就刺。那琼璧举刀相迎。战了几合。琼璧回身败走。玉瓶随后追赶。

  一个圆场下来。琼璧挥手抛出一条素带。将玉瓶套住。上前一抱。这边彩鸿忙搬上一张竹榻。放在伍连眼前。却见玉瓶。琼璧二人。皆抛了兵器。那玉瓶上 九妹品色前将琼璧身上衣甲扯尽。但见这琼璧生得通体如雪。连那阴毛亦是雪白。却不鬈曲。

  编做九缕。垂髫尺下。掩映阴户。有名叫做。雪掩春门。唯有一双乳头。与那点樱唇一般。煞是红艳。

  正是。

  堆雪人儿酥若化。点就赤樱灿若霞。

  银丝泻处妙渊隐。挑帘探关郎爱煞。

  伍连正在吃惊。再看玉瓶也将衣甲卸尽。但见玉瓶阴户上金光灿烂。却是一片黄色的阴毛。矫矫绕绕。上及小腹。下密裆间。有名唤做。金玉渊。

  温玉伴金缕。光华难得觑。

  绕得秋菊品。滋润有沟渠。

  那琼璧娇声道。将军。奴家娇弱。求将军轻些个。玉瓶道。小姐。待我伍连来伺候你。就探手去琼璧私处。挑开雪帘。正现着阴户。一片粉嫩娇红。一挑阴核。立时阴汁淋漓难止。再看那琼璧。只将身子趴着。手脚踞地。把个雪白的玉尻朝天。正透出双穴。彩鸿忙取出一件玉器来。却象弯弯的棍子。两头做成阳具的样子。叫做。藤津。本是两个妇人寻欢用的。递于玉瓶。玉瓶拿了。怒道。傻小丫头。这般干燥之物怎可用在小姐身上。彩鸿笑道。奴婢这就去湿润了他。玉瓶道。慢来。你那点露水。且不足用。我有一马童。叫他前来便了。就点手一招。

  马童何在。却见屏风后出来一位佳人。小番打扮。见他生得。

  杏眼浑如电光闪。酥胸真似截菡肪。

  怎有蛮腰胜飞燕。惹得身儿多突翘。

  那小番过来。插手施礼。将军唤我那旁使用。玉瓶道。以尔露汁将这宝贝润滑了。我好与小姐快活。小番道。润滑宝贝不难。但有一事。求将军恩准。玉瓶道。何事。小番道。将军且看。这小姐爱那双穴的快活。将军只有一件宝贝去插一个穴。岂不叫另一个寂寞。不如我与将军一同伺候小姐。成全了他。玉瓶笑道。

  蜜桃你说的倒有理。如此你我一同成全他。小番道。得令。再看小番忙忙卸尽衣甲。
  现出一身的白肉。那边彩鸿暗暗对伍连道。这是娇蕊姊姊。年在二八有一。

  姊妹中他最没羞的。不但房中技艺。无有不好。还喜欢拿我等姊妹开心。贪嘴的不够。
  他又胖。故有绰号。叫做。肉蒲团。伍连观看娇蕊。果然生得丰盈饱满。只是浑身的肉儿结实。未有半点垂坠的。再看他裆下有两条发辫。长有三尺。漆黑如墨。

  不是别的。却是他的阴毛编成。有名唤做。青凤尾。

  但见。

  青丝缀成双凤尾。编起万锦分裆翠。

  锁阳权做困龙索。飘摇滴下相思泪。

  这娇蕊淫心早动。候到此刻。那凤尾早叫阴露湿透。滴滴答答。撒了一地。

  这娇蕊就使凤尾的梢儿滴下阴露。浇了琼璧的后庭花。又将玉器一头。送进自家洞中。抽送几回。捅结实了。另一头翘在阴上。好似生了个阳具。就把住了琼璧的玉尻。往后庭花中一送。但闻琼璧音似燕啼长风。娇蕊声若莺啭花间。两个没羞的丫头。便在伍连眼前快活起来。此刻边上的玉瓶。看得满目春风。那里耐得。

  道声。好个马童。前门不做。反做后门。待我来消受他。那边玉瓶早将身子躺下。
  叫琼璧身子。倒趴上面。头正对在裆间。绽开樱桃。现着红犁儿。把那丰饶肉邸。
  上下耕耘。后面娇蕊。双手据榻。也是挺枪直刺。这琼璧遭这前耕后攻。越发没死活的乱叫。低头见着玉瓶金玉渊。就在眼前。那肯放过。也破开檀口。使赤拨儿。乱弹柔琴。

  玉股齐舒。纤腰尽展。

  戏演无限春性。真欢喜是拨琴鬟。

  莺声啭。玉如山枕。灵犀全吐。

  高山流水。何时丢得不定。

  这个哀愁那个娇。喂饱芳魂汤未尽。

  那玉瓶叫琼璧舔的快活。嘴上叫不得。只嗓子里恰恰做声。好似鹊叫檐头。

  一边媚露见了。拍手言道。端的是好风景。待我画来。伍连看那媚露。却似文姬。
  昭君。别有一品。

  脸如莲萼醉仙倾。馨香酥体应赋沁。

  袅娜纤腰可入画。眉弯新月能邀星。

  彩鸿道。这是媚露姊姊。绰号唤做。笔插儿。他的春宫艳画。乃是绝世佳品。
  但见媚露早在桌案上铺纸摆砚。架开腿站了。正县出阴户。却是酥白一片。

  半根阴毛未生。

  但见。

  温紧香干口赛莲。红馥香腻惹人怜。

  一线春隙洗墨泉。伴汤掬水润笔尖。

  彩鸿取了画笔。去那媚露阴核上扫拨。立时有一股清流。湿津津滴下。彩鸿忙取砚台接了半池。笑道。媚露姊姊画得好工笔。全凭他的露水化墨。有名的唤做。文姬遗墨。只是姊姊做画。少了彩鸿却不成。皆是要我砚墨的。就也褪尽衣裙。伍连见他。身虽幼小。却也丰姿。

  轻盈腰身可回风。俏翘双莲点丹峰。

  修腿怎跑红媒线。粉藕做臂侍太真。

  伍连问道。你可有绰号么。媚露答道。这傻小丫头。年不过二七。却是风月老手。最喜坐在人家身上骑马。人称青锋飞燕的便是。又指了彩鸿胯上言道。将军。看这小丫头的羞毛颜色可艳否。伍连观看彩鸿阴上。矫矫绕绕。藕荷色一团。

  正是阴毛。下面一件阴户。珠圆玉润。鲜红粉白。尚未长成。

  但见。

  菡萏含苞依旧鲜。蕊芯未成蜜已藏。

  往来千军寻常路。残羹一注替主欢。

  媚露言道。将军。这毛儿黑。白。黄的常见。只是这粉的罕见。有个名唤做。
  菡萏苞蕊。那彩鸿叫媚露说得羞臊。叫声。好姊姊。休要烦人了。做画要紧。
  就取了一件玉的藤津来。探手摸湿了阴户。把藤津送入。抽送数次。插到了头。
  就夹紧了仰卧在地。那媚露背向彩鸿。抬尻露阴。将玉器对着阴户。向下坐稳。
  就扭动腰肢。恰似个磨盘。在彩鸿身上转个不住。彩鸿双手扶定其腰。前推后摇。
  媚露立时啊啊嘶声。似寒鸦叫惨。彩鸿也是呀呀气喘。若婴儿索乳。阴户上叫玉器带出许多汤来。淅沥汲汲。尽是水流潺潺。约磨了百转。媚露拍那彩鸿道。

  好妹妹。火候好了。且住一住。彩鸿立时住了手。两下抽出玉器。彩鸿研墨。媚露观看那边三个淫妇。尚未分出胜败哩。再觑伍连。那里见过这般阵势。早是目瞪口呆。媚露暗道。此刻不画。更待何时。提笔在手。边喘边画。

  正是。

  风情妖冶天生就。冰雪肌肤清瘦。 咪咪情厌把双娥题。持玉杯。

  手殷勤。拨得墨汁够。

  就有暗香。情生且且。

  难得好画。春兴浓如酒。

  这媚露下笔如风。不一刻。将一幅春宫展在伍连眼前。伍连观看。画的却是他与小妹交媾的样子。果然形效神似。心上火烧火尥。怎耐得淫欲。四下寻找。

  却不见小妹。彩鸿道。将军可是寻我家小姐。且随我来。就叫姊妹们收了戏法。
  押伍连入了后帐。却见帐中一个绣花的屏风。后面一张金塌。那小妹玉体横陈其上。只看不清晰。彩鸿道。我家小姐思念将军。茶饭懒咽。日久必生出病来。

  待奴婢我替小姐宽解一番。就绕过屏风。将小妹揽入怀内。以口舌之力。慰主芳心。
  一个嫩姣娃。一个姣娃嫩。

  两个嫩雌儿。并作一堆儿。

  一曲低声吟。一支娇声叫。

  红香慰玉雪。吃得唇膏腻。

  那伍连闻听小妹。初鼓莺啭花间。再鼓鹊叫檐头。不一刻寒鸦号惨。忽一声燕啼长风。渐渐婴儿声细。那里还定得住心意。那边小妹虽快活一回。心里反倒念那伍连更紧。甚娇羞。低声道。我熬不得了。趁他心猿意马。便唤他进来。成了好事罢。彩鸿言道。小姐。不可如此。小姐且熬那宋将的性子要紧。待捉回宋将为媒。一则没得推脱。二则煎熬不过。好事成矣。小妹闻听。叹一口气。笑道。

  傻小丫头。倒有见识。依你便是。彩鸿欢喜。传令押了伍连回转后营。再看那小妹粉面红潮。没有褪的。心头痒痒。反倒难捱。就拉过彩鸿道。好妹妹。他陪不得我。你却陪得。彩鸿笑道。小姐那屄里面又痒了不成。若待不得姑爷去挠痒。

  彩鸿去寻个后生来便是。小妹骂道。小娼妇。看我扯你的嘴。我便要嫁他的。
  操逼图怎可混来。彩鸿笑道。小姐这般用心。也是他的造化了。就取去出一件伪器来。
  一主一婢。又做了幅磨镜图画。不提。再说那伍连一人押回后营。想着。那般小淫妇如此快活。盖世鲜见。不如应了他。也好快活一世。正思淫欲。忽听有人笑道。

  伍连。喜事到了。伍连抬头一看。只见一个道长。生得仙风道骨。站在眼前。
  伍连道。道长。怎知我有喜事。道长道。那西云小妹在阵上不但未拿得宋将。反失了一件妖物。岂不可喜。伍连道。那贱人今日并无出战。道长怎言他失宝。道长笑道。此乃明日之事。尔自然不知。伍连道。道长既会占卦。且替我卜一卦。

  道长笑道。可是要问那桩亲事。我正是来救你的。伍连听了。甚是惊异。再看四处。
  看守的小番皆不见了。忙道。如此道长定是神仙了。既知我心。恳求道长救我。
  道长道。那妖妇本是万锦山千花洞乌灵圣母的徒弟。自幼斩断赤龙。经血不行。
  所以元阴半点未漏。惯于迷惑男子。专行采阳补阴之术。与他交媾。多半精枯阳涸而亡。他那几样妖物。皆是阴秽之物成就。凭着他的一股阴气。打着人便阴损阳伤。不治而亡。捆着人便是宝刀也难割断。将人筋骨捆酥为止。伍连闻听惊道。

  道长救我一命罢。待回得营中。我家元帅。必有重谢。道长笑道。救你不难。
  只是现在救了你。便坏了你的一件大功。伍连道。怎有大功。道长笑道。只要你与那妖妇成了好事。破了他的素身。散了他的元阴。妖物失了阴气自然没了用处。

  便是你的大功了。伍连忙忙摆手道。道长差矣。这妖妇如此厉害。我乃凡俗之身。
  怕伤不了他。反被他害了。道长取出个小锦盒。放在伍连手中。言道。那妖妇虽有淫功厉害。这里却有两丸丹药。你可拿去。明日成亲之时让他服下这粒金丹。

  叫他只顾贪淫。耗尽阴气。你将这粒红丸吃了。自有金刚护体。性命无忧。

  还有一管油膏。到时自有用处。我再传你一术。叫做。销阴法。待妖妇元阴使尽。
  必要加害于你。到时施行此法。毁其淫器。算他不死。三日内。这孽障补不得阴气。
  做不得妖法。取他首级如探囊取物也。伍连大喜。如此道长速速教我。道长道。
  天机不可泄漏。伏耳过来。伍连将身探去。那道长忽的拔出宝剑。拦腰一挥。
  将伍连斩为两段。伍连大叫一声。醒转过来。却是南柯一梦。再看手中。确是那个锦盒。回想梦中之事。甚是惊异。且安睡一霄。明日好去行事。

  妖妇逞阴挡天军。幸得冤家做嫁裙。

  不入巫山留夜梦。怎知神女化朝云。 色图片再说那西云小妹与彩鸿淫戏一宿。丢泄得三回。略有些倦了。只是要捉宋将做媒要紧。遂传令军士造饭。吃得饱了。梳洗披挂。放炮出城。直至宋营讨战。

  且说岳雷那日虽然胜了一阵。杀了完颜寿。但那牧羊城中尚有西云小妹守住。
  他有异法。一时不能胜他。连差细作进城去打听伍连生死消息。并无回报。岳霆。
  樊成被西云小妹打伤。在后营昏迷不醒。心中十分愁闷。正在与军师诸葛锦议论。
  岳雷道。大凡兴兵。最忌的是僧道。妇女。他们俱是一派阴气。必然倚仗着些妖法。如今这妖妇如此厉害。伍连亦被捉去。不知性命如何。诸葛锦道。请元帅放心。小将昨日细卜一卦。伍兄有天喜星相救。性命无妨。又仰观干象。这金兵气暗。我军正旺。不日自有高人来相助。前日那妖僧如此利害。尚不能阻我大兵。

  九妹品色何况这女人。二人正在谈论。忽见小校来报。西云小妹在营前讨战。岳雷听了。

  传令排齐队伍。亲到阵前。但见西云小妹坐在马上。娇声吆喝道。宋将快来受死。
  岳雷道。那位将军与我擒来。话声未绝。闪出吉成亮应道。待小将去擒来。

  摇动开山斧。拍着青鬃马。冲出阵前。大叫。蛮婆慢来。就一斧砍去。小妹见来得凶狠。不敢恋战。略战了两三合。随手插进裆缝内。拨动阴核。阴汁酿出。湿津津淌了一指头。就在袋中摸出一个阴弹。润湿了阴汁。望吉成亮面门上打来。

  只见一道寒光直射。吉成亮浑身发抖。一交翻下马来。罗鸿见了。连忙挺起錾金枪。
  飞马出阵。众人将吉成亮抢回。小妹见了。也不问名姓。举起绣鸾刀抵住便战。
  两个战了七八合。小妹又去拨出露汁。湿了指头。就取出那个阳弹打来。浸润了露汁。把罗鸿的眉毛多烧个干净。跌下马来。小妹正待举刀砍下。只见牛通大吼一声。休得动手。太岁爷在此。摇刀直取小妹。救了罗鸿。小妹道。不好了。

  不知是那个庙里十王殿失了锁。走出个丑鬼来了。那牛通抬头一看。

  见小妹生得。

  别样佳人鬓如云。素帛掼甲越娇嫩。

  眉分柳叶瑶池醉。脸带桃花玉门春。

  血战沙场心头事。迎风谁是牵线人。

  可怜神女孤零醉。但求雨润渡更深。

  牛通道。你道我丑吓。我家中有个老婆。会将石元宝打入。你这蛮婆。也会弄玄虚。不如做了我的小老婆。倒也是一对。小妹大怒。骂声。丑鬼。休得胡言乱道。看刀吧。一刀砍来。牛通举刀架住。搭上手战了十来合。那小妹那里敌得住牛通。要转马败走。牛通却逼得紧。小妹慌了。二马错蹬。就在腰间取出白龙 色老二带。去胯下拨开暗缝。将阴户上残汁剩露一擦。就祭在空中。喝声。丑鬼看宝。

  牛通见那小妹手发白光。抬头一看。只见一条白龙。夭夭矫矫。落将下来。

  将牛通紧紧捆住。小妹眼见捉住了牛通。催马赶来。不知这牛通性命如何。有分教。
  一厢情愿。撇下了骨肉伤残。要做个秦晋好合。万种痴情。妄想那英雄品貌。
  倒贴了百媚千娇。

  正是。

  丈夫渴饮刀头血。淫妇饥食并蒂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