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夜色无力地笼罩着城市,透过落地的玻璃窗,黯淡的星光洒进嘉臣酒店的蜜月套房里,两个男人各据在一只沙发上看着电视。荧屏里几对金发碧眼的男女正在上演一场乱交派对,淫声浪语不绝,性器特写频频,仿佛预兆着这个房间里即将发生的事件。 
  一脸横肉的中年男人朱万富赤裸着身体,仅在腰间围了条浴巾,一边惬意地 抽着雪茄,一边悠闲地看着电视里的淫乱场景,看来这种阵势他早已经历过无数次,习惯而成自然。而坐在对面的年轻男人张志刚显然不如他镇定,被刺激得面红耳赤,呼吸急促,虽然穿着浴袍,还是可以明显看出已经起了生理反应。正当电视里的情节发展到最高潮的时候,“吱呀”一声,浴室的门打开了, 一前一后走出两位美女。前面的美妇人柳青青是朱万富的妻子,眉目间流露着成熟女人特有的妩媚,宽松柔软的浴袍都无法遮掩住肉体的性感,精心的保养和优越的生活,使她举手投足间自然有种高贵丰韵的气质。 
  在她后面的美女是苏绢,与张志刚新婚才三个月,不知道是紧张,还是羞涩,面容上泛着少女般的嫣红,雪白的浴袍衬着杏眼樱唇,冰肌玉骨,娇媚而又清纯,甜美而又高雅。如果说柳青青是火热燃放的玫瑰,那苏绢就是素雅清秀的水仙。如果说柳青青是熟透的草莓,那苏绢就是新鲜的蜜桃。 
  立刻的,两个男人的目光就被对方的妻子吸引住了。像张志刚这样的年轻男 人自然难以抗拒柳青青这种惹火尤物的诱惑,而对朱万富这个中年男人而言,苏 绢这类型的纯情玉女更能激发他的占有欲。 
  “亲爱的,等急了吧?” 
  像是在享受男人目光的注视,柳青青媚笑着说,一面径直坐进张志刚的怀 里。跟她的丈夫朱万富一样,她对这种交换伴侣的性派对也已经习以为常,而这 个英气勃发的年轻男人也令她颇有几分好感。 
  与柳青青相反,苏绢又是尴尬又是腼腆地站在原地,仿佛不知何去何从,像 迷路的羔羊一般,楚楚惹怜。 
  “苏小姐,到我这里来。” 
  朱万富招着手唤她,同时脸上露出虚伪的笑容,血盆似的大口咧开,就像是 一头发现猎物的恶狼。 
  他的这付猥琐嘴脸让苏绢更多了几分怯惧,双手抱在胸前,脚步随之瑟缩地 向后退去。 
  “来呀,我的小美人儿。” 
  朱万富离座而起,饿狼捕兔一般急扑过去,将苏绢曼妙娇婉的胴体强搂在怀 里。 
  突然之间被这个见面不到几小时的粗鄙男人紧紧搂住,刚才的紧张与怯惧登 时化成了厌恶与惊惶,出于潜意识里的自我保护,苏绢侧过身去,香肩抵着朱万 富肥厚的胸膛一顶,粉足在他脚下一勾,同时扭住他的手腕向外甩去,只听 “嘣”的一声,朱万富整个肥胖黑壮的身躯已被她结结实实掀翻在地,动弹不 得。 
  这番响动却将正在火辣情挑中的张志刚和柳青青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哎哟,万富,看来这几天你进补得还不够劲呀,嘻嘻。” 
  柳青青只当丈夫是馋色心急失足跌倒,于是故意出言取笑。 
  然而张志刚心中却是明白之极,他不动声色,只深深看了苏绢一眼。 
  新婚丈夫的这个眼神,令苏绢心头一凛,骤然间想到自己和爱人所背负的重 大使命。 
  张志刚和苏绢的真正身份其实是市公安局刑侦科的刑警。在今年破获的数起 高官腐败案件中,都无一例外地牵涉到性贿赂,由此又牵涉到一个叫作“欢喜 天”的神秘组织。 
  据分析,这个“欢喜天”极有可能是一个集黄、赌、毒于一体的犯罪组织, 但由于警方所掌握的资料实在有限,且该组织运行极其诡秘严谨,经多方侦查部 署,仍然是全无线索。 
  为了全面收集欢喜天的犯罪证据,从而彻底歼灭这个犯罪组织,由市长宋晓 晴特别批示,公安局长雷大壮亲自指挥,警界精英全面参与,发起一场代号“晴 雷”的卧底行动。被警局内部誉为“金童玉女”的张志刚和苏绢夫妻就是作为拍 挡投入到这次行动中来的。 
  据警方取得的资料显示,欢喜天会不定期举行交换伴侣的淫乱派对,而朱万 富和柳青青曾参加过这种派对,所以决定以这对夫妻作为突破点打入欢喜天内 部。 
  在线人的联系安排下,以广告公司部门经理作为掩饰身份的张志刚夫妻与房 地产商朱万富在嘉臣酒店的咖啡厅进行接触。一见之下,朱万富对苏绢的美貌垂 涎三尺,而柳青青也颇为钟意张志刚的英朗挺健,张志刚与苏绢亦假意对交换伴 侣兴趣浓厚。于是一杯咖啡还未喝完,朱万富当即就在酒店开了蜜月套房,迫不 及待地要饱尝这绝色美味。 
  虽然一早就知道会有这种淫秽的事情发生,并做过充足的心理准备,但真正 经历到的时候,一直心高气傲的苏绢仍然还是无法接受,条件反射地对胆敢侵犯 她的色狼施以惩罚。这时丈夫的眼神才让她意识到自己的重任,更让她想起了临 行前雷大壮局长轻拍着她肩膀的叮嘱: 
  “这次晴雷行动的意义相当深远,我们的责任也非常重大!小绢,我可就全 看你的了!” 
  蹙着柳眉,抿着樱唇,虽然娇躯仍因为紧张而颤抖着,苏绢已暗自立下决 心:「为了整个城市的安定团结,为了彻底摧毁欢喜天的犯罪组织,也为了人民 警察的职责,哪怕要牺牲清白、牺牲生命也一定要完成这次任务。」 
  正这样想着,苏绢耳边响起张志刚的声音: 
  “小绢,还不把朱先生扶起来。” 
  将思绪略作整理,苏绢蹲下身去扶朱万富,可他竟像头死猪一动不动,连推 几下都没有反应,仿佛已经失去知觉。 
  曾在警校女子搏击大赛上获过奖的苏绢心下犹疑起来,刚才乍然遇袭,情急 之下,可能自己出手太重,如果因此而影响到晴雷行动的进行,那可就后果严重 了。她的心情又是一阵紧张,于是俯身过去探朱万富的鼻息。 
  苏绢的手才递到朱万富的面前,刚才还毫无反应的男人突然睁开双眼,令美 丽的女警为之一怔,趁着这个时机,他紧紧搂住她的腰肢一揽。失去重心的状态 下,苏绢的娇躯完全俯倒在朱万富身上,半张着嘴还未来得及呼喊出来,樱唇已 被他的大口完全堵住,一条肥大的舌头更随即伸了过来。 
  生平第一次被丈夫之外的异性亲吻,而这个男人如此丑陋粗鄙,满嘴浓厚的 烟酒浊臭更令喜好洁净的苏绢反感不已。用力摆头,可是无从躲避,姿势的限制 又使得手脚都用不上力,空有满身擒拿格斗的功夫却难以施展,美丽女警又羞又 恼,下意识的对着那条淫邪的舌头咬了下去。 
  “啊呀!”朱万富发出杀猪般的嚎叫,松开对苏绢的搂抱,用手捂住了嘴。 得到解脱,苏绢立刻抬起身来,玉手高高扬起一挥,“啪”的一声,给了朱万富 一记重重的耳光,接着嗔怒地说出两个字: 
  “流氓!” 
  这番激烈的动作再度惊起了张志刚和柳青青的注意。 
  “小绢。”张志刚皱着眉头,几乎是带着苛责的语气说道:“别忘了,我们 是来……享受的。” 
  “绢妹妹好烈的性子。”柳青青则媚笑着解嘲道:“看来是嫌弃我老公,不 愿意跟他一起享受了。嘻嘻。” 
  “苏小姐的脾气真是辣!不过,我喜欢。嘿嘿。”朱万富捂着脸爬起来,仍 旧厚颜无耻地淫笑着:“苏小姐,我会让你享受到我强大的能量的。” 
  三个人的话接连传入苏绢的耳中,而她又回想起行动前雷局长在辅导课上说 的一句话: 
  “卧底成功的关键就在于,如何扮演好自己所担任的角色。” 
  「难道……我现在要扮演的就是一个以这种乱交派对为享受的淫荡女人?」   这种念头一形成,从小就遵循严格道德操守的苏绢立刻羞得粉面通红。   就在苏绢这一失神间,朱万富已悄悄贴到她的身后,一双大手沿着腰肢的曲 线向上抚摸。 
  当胸脯遭到男人手掌的侵袭后,苏绢才清醒过来,扭动身体,想要躲避,然 而宋市长批示的文件,雷局长殷切的叮嘱,丈夫意味深长的眼神,以及刑警的职 责,却在这时候一齐涌进脑海,令她突然间就失去了力气。 
  「我到底该反抗?还是该忍受?我该怎么办才好啊?志刚,救我……」   苏绢露出求救似的眼光,望向自己的爱人。 
  她看到的却是张志刚和柳青青都已脱掉了浴袍赤裸着身体搂成一团,而丈夫 正埋头在艳妇丰美的乳房间亲吻吸吮,从他兴奋的表情看来,他的欲火已经猛烈 燃烧起来。 
  「不要……志刚……不要跟别的女人亲热……」 
  尽管早就知道进行交换夫妻会出现这种状况,但真正发生在眼前时还是对苏 绢的内心造成强烈的冲击。 
  “苏小姐,看你老公跟我老婆在一起多亲密多舒服。只要你对我温柔一点, 我会好好疼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