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cjlcmh 于  编辑 

  我大学毕业后很幸运的被当地的一家着名的电视台录用,几年的奋斗下来也算在事业小成。当然其中有自己的努力,也有家里那位在市委宣传部的亲戚的关照。随着事业的提升,在圈子里耳熏目染亲身经历很多事情,对圈里的一些潜规则早也见怪不怪。 

  这里就先说说我印象蛮深的一次,有次台里准备让我为台里搞次新人选秀活动,领导一来想炒作一下,扩大一下在省里的影响,二来业可以借机挖掘一些新人补充到台里。 

  晚会的前期工作虽然相当繁重,但有空我还是会去报名现场转转,一来想体验下现场气氛二来看看报名的人水平如何。 

  由于完全是针对新人的活动,题材也比较新颖,报名现场还是蛮热闹的,每个报名处前面都排着长长的队伍,不少还是从外省特意赶过来的。 

  不过凭着职业敏感,一眼望去觉得里面似乎没有什么有潜力的苗子。看来这场活动到后来免不了会再次演变成一场选美活动,不过也许好的我正好没遇上,我心里这么想着。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女孩子引起了我的注意,一米六多的个子,长发披肩,嫩白的小脸虽然称不上让人惊艳,但很俏丽可人。 

  淡淡的秀眉,嘴唇很薄,眼睛里流露出的是一种江南女孩特有的灵气,再加上一付修长的身材,显得清丽出尘。从她的比直的身板和走路的步伐上感觉这个女孩应该是练过舞蹈的。 

  很巧,她就朝着我站的报名处走过来,在她坐在前面填报名表的时候我偷偷从她胸前T恤领口敞开的地方瞟了一眼,肩膀的皮肤细腻白嫩,就是瘦了点,我估摸着也就90来斤吧。只可惜领口紧了点看不清胸部,从外面看圆鼓鼓的还过得去,但愿不是垫出来的。 

  我看她快填完表了笑着问了她句:“你是外地人吧?”也许她是被忽然从旁边站着的人的一句话吓了跳,一时还没反应过来,等看清楚我了就笑了笑回答:“是的,我是从杭州来的。”声音和笑容很斯文。可是我心里却懊丧了一下,一般这样的女孩很难在残酷的比赛中走远。 

  “这么大老远跑过来,真难为你了”我笑着说道。这个女孩交了表站起身来腼腆地对我笑了下便转过身去,只见她藏青色短裙下浑圆的小屁股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线,细削光滑的小腿没有穿丝袜,修长的双腿光裸着,一双白色的旅游鞋,小巧玲珑,一股青春的气息弥漫全身。 

  看这样子还是个在校生哦,我心里一边想着一边我从同事那里拿过她的报名表看了下,对她的情况大致有了个了解,原来她叫叶婷婷是浙江人,在杭州读的师范,是今年刚毕业的,都7月份了不去上班还跑这儿来?不过几个字倒蛮隽秀的,写的比我好。我心里嘀咕了下就把报名表放了回去。 

  比赛从海选到淘汰赛激烈的进行着。我一直留意着叶婷婷的表现,正如我一开始所想到的,她的长处在才艺,唱歌跳舞都还不错的,有点功底,一看就知道是科班出身的。就是性格腼腆内向了点,临场应变能力比较弱。缺少经验的结果,一般新人都有这毛病。不过她也很幸运,一路过关斩将居然也挺过来了,不过越到后来剩下的选手水平越高,里面不少在过去就在我们市里的比赛中得过奖,叶婷婷要想在短时间里想要超过她们是很难得,看的出她的压力也蛮大。 

  我估摸着我下手的机会也快来了,在进20的比赛前我在宾馆的过道里装着偶然遇到她,我向她打了个招呼。显然这时候她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笑着和我聊了起来。我提醒了几个她在过去比赛中的没注意到的问题,然后就切入了正题:“要不今晚10点以后你来我房间,我再帮你看看如何?”我问道。 

  她显然被我这句话怔了一下,过了会才支支吾吾的拒绝了我的邀请。她的回答并不让我感到意外,这毕竟才刚开始嘛。我心里这么想着,然后就微笑着和她道了别。第二天的比赛叶婷婷毫无悬念的被淘汰了,原因很简单,因为她领到了一套不合身的服装和鞋子,这很大影响到了她场上的表现。比赛结束后她迎面碰见我的时候头也不抬的快速从我身边走过,在她心目中我一定是个很卑鄙的人,呵呵。不过我还是叫住了她,“你已经进复活赛名单了,还有希望的。”我说完这句头也没回转身就走了。 

  经过了一番起死回生的PK叶婷婷又回到了比赛中,不过经过这几番的波折我想她也该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在下一轮的比赛前我依旧在宾馆的那个过道等着她还是问了上次同样的那句话“今晚10点来我房间下吧,我帮你再看看。”她犹豫了下。最后轻轻地说了声:“哦。” 

  晚上10点,她如约按响了我房间的门铃。当她走进了我房间,我发觉她上衣换成了一件大圆领的中袖T恤,下面由早上的裙子换成了一条紧紧的石磨蓝牛仔裤,裤腰上寄着一条宽宽的乳白色皮带,T恤和裤腰之间刚刚连接上,雪白细嫩的柳腰和小酒窝似的肚脐时隐时现。一身紧身的装束将翘翘的酥胸及纤细小巧的柳腰包裹起来,显出了她玲珑曼妙的身段,性感撩人。也许是在害怕不知道我会对她做什么吧,看上去有点紧张,原本清纯俏美的小脸这时候显得更加洁白。 

  我笑着邀请她坐下,给她倒了杯水,然后从边上拿出几件早就准备好的演出服装。“你挑件,然后去洗手间换好,我还要准备明天的事情,换好后叫我。”我说完就趴倒电脑上干活去了。她呆了下,随即从那几件衣服中拿了几件,就去洗手间试了。等她出来,我把她叫到跟前帮她再推敲了下明天的演出,并在给她做形体指导时不时貌似无意地在她身上摸两下。然后我提了几个评委可能会问到的问题让她回去后准备下就让她回自己房间休息去了。 

  其实我已经有点按耐不住冲动了,尽管这块美肉已经自己送到了我的嘴边,反正她早晚是我的,我也不用急于这一时了,以我过去的经验,把火候搞的足点再下嘴吃起来会更香。我要让她在我的面前完全放开,抛开女人所谓的自尊和羞耻心,全身心地投入到和我的交欢中,让我从身体和精神上都百分之百的占有她,把她骨子的骚劲全都榨出来。 

  后来几次比赛我也依旧在晚上把她叫到我房间,她对我的戒心也在一点点的消除,到后来她再到我房间的时候已经有又说有笑了,对我在他身上那些小动作叶也没有了一开始的紧张和不安。我可以亲切的叫她小叶。 

  她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也直呼我的名字而不是以前那样一口一个老师的。她在我面前的话也多了起来,聊完比赛免不了聊下家常里短的。原来她家在浙江一个不大的县城,是家里独女,父母收入不多,但对孩子的教育很重视,小时候学过点钢琴,读小学以后又学了几年古典芭蕾,后来到了学校艺术团就以跳现代舞为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