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sabrina28 于  编辑 

  已经过去快半个月了,但大地还是时常的在摇晃。城里稍微空阔的点地方,都打满了五颜六色的防震棚。

  因为地震,幼儿园出于安全考虑,给孩子放了假。涛的公司也停止了营业,因为这几天人们都在忙着防震,已经顾不上再做生意了,金钱和生命,每一个人都能分清它们的主次。

  地震刚过,涛通过朋友就给我爸妈家买了顶军用帐篷,并和他的几个朋友来个搭好。爸妈家的帐篷是那一片最早搭好的,邻居们都夸我爸妈有个好女媳,爸妈很高兴,我听了心里也美滋滋的。

  小涛的父母在区政府工作。地震来临后,单位在区政府大院统一搭设了帐篷,每家两间,有红条白底塑料布分开邻里。我和涛的床与他父母的床相隔有两米多点,中间也用塑料布做了简单的隔断。

  虽然我爸妈用的防震棚已经搭好了,而且很牢固,但因为地震发生的时间往往都在晚上,所以,我心里总放不下他们。在涛的父母的帐篷里住了两晚上后,我就和涛商量,我还是回去和爸妈住,他和他父母住,这样既是发生了大震,我们也能照顾好双方的老人。涛听了我的话,想都没想,立即就说“好”。看着他满脸的笑容,我当时心里好是感动,我真嫁了一个好丈夫。要不是旁边人多,我真想上去抱住他,好好的亲亲他。

  到爸妈的防震棚里住,已经有一周多时间了,涛如果没事,就会开车过来,帮着打扫卫生,因为我爸妈家住五楼,上下跑动不方便,涛就主动的跑上去给我们做饭。可是,从来就很少上厨房的他,会做什么呀?熬了两次粥,都糊锅了。爸妈喝着满是焦味的稀粥,还满嘴的称赞说“好”,看的我在旁边“咯咯”的笑个不停。涛在我的笑声中一直笑着瞪我,看着他狼狈的样子,我笑的更加收止不住,直感觉肚子好痛。

  我在爸妈这里,白天也没有什么事做,没有电视,也没有电脑,在他们没打牌的时候,就陪他们说会话,说话的内容大都是地震方面的消息和传闻。闷热的天气,捂热的防震棚里,坐不长时间就感觉身上汗迹迹的。可因为怕地震,大家都不敢上楼洗澡。汗太多了,就在公用水管上接盆水,把身体露在外面的部分用毛巾擦擦,好在是夏天,男的们大都穿短裤,女的们大都穿裙子,因为衣服短小,所以在水管上接盆水,几下就可以洗干净,挂在帐篷外,一个多小时就能晒干,换洗很方便。我是一条牛仔短裤和一件吊带短裙换着穿洗[虽然我已经结婚快三年了,可身材和少女时代没多大变化,就是胸部变的更大了些。几个死党,时常嫉妒我的身材。哈如果爸妈这里没事做,我就会打车到婆婆家,帮着他们把换下的衣服洗了,把帐篷的里里外外打扫干净。他们这段时间都是在单位的餐厅吃饭,所以也没做饭的,有几次我是吃完了才回爸妈那里。我去的几次都没遇见涛,打电话过去,他说在给朋友帮忙。虽然我和涛的床已经被婆婆收拾的很整齐了,但我还是习惯性的这里拉拉,那里拽拽。

  当我在我和涛的床上整理的时候,一股男人的气味,自然的散发进我的鼻孔。可能涛也是几天没洗澡了,所以在捂闷的帐篷里,我的感觉特别明显。一股加杂着烟味,汗味的气味特别浓。在这股气味中,我还闻到了另外一种气味。当闻到这股气味,我感觉自己的心跳的好厉害;我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变的好急促;我感觉到自己的手腿变的失去了力量。我知道这股气味来自涛的腿间;来自涛那有时柔软,有时钢硬的男根。

  诱惑的力量使人无法抗拒的,特别是象我这样结婚才两年多,天天晚上要丈夫抱着才能睡着的少妇。在男人的身体下,我从对性事一无所知的少女,变成了身材有了些丰韵的女人;在男人的身体下,我已经从在开始的性事中只感觉到疼痛,变的在男根插入后感觉到异常的兴奋。整整有快半个月没碰涛的身体了,他的那股气味,让我离开婆婆家时,都忘说些什么,只感觉头昏昏的,走路都没有力量。

  因为涛的那股气味,我到爸妈家后,脑子里还是静不下来。坐在帐篷外,看看来来往往的男男女女,眼睛不由自主的就飘向了那些穿着短裤的男人。虽然男人们大都穿着短裤,我还是能明显的感觉到他们腿间的凸起,仿佛还透过短裤,看到了他们那浓黑的阴毛,椭圆的龟头,布满青筋的阴茎,软软的吊着的阴囊。看着,想着,我感觉自己的腿间好象有虫子在爬动,好氧好氧,从分开的腿间,偶尔吹进裙内的小风,使的那里感到凉凉的,我知道我的小洞里已经流水不止了,如果不是有内裤,可能会沾湿坐凳。

  身体内难以遏制的欲望,使我给涛打了好几次电话,听着他很男人的嗓音,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酥了。可女人也有女人的难处,心里再想,嘴里也无法表达。只能够告诉他晚上过来吃饭。

  “涛涛晚上来吃饭。”,在告诉了母亲一声后,没等她回答,我就跑出了帐篷。眼睛已经没时间再瞟别的男人了,我的男人即将到来。我到超市买了几代涛爱吃的速冻饺子,买了一只烤鸭,还买了四瓶啤酒。地震我也不怕了,自己上楼把饺子煮好,把拷鸭切好,端到防震棚里。我要好好招待一下我的涛,我的男人,因为我爱他,我是他的女人。

  在忙这一切的时候,我满脑子里总是他腿间的男根在闪现,使的我的两腿间也痒痒不止。流淌的淫水,已经让小小的内裤无法阻挡,整个的两腿间在走路时都感觉到了沾滑。

  没有办法,我现在的身体已经充满了骚腥味,想到一会还要到人来人往的搭满帐篷的防震区,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我走进了卫生间。这是我半个多月来第一次洗澡。

  在卫生间的镜子里,我又看到了自己,一丝不挂的自己。丰圆的乳房上,少女时粉红的乳头,已经变的有些深红色,少女时小小的凸起,现在已经象一粒葡萄镶嵌在丰满的乳房上;皮肤还是那么的白嫩,和没结婚时比,只是稍微的增加了点脂肪,新填的脂肪使身体更加的饱满,充撑的皮肤有些发亮;小腹下的阴毛还是只有那么一点,因为潮湿,它们紧紧的沾贴在皮肤上,没有别的有些女人的那般杂乱,显的特别的整洁;大腿变的有点浑圆了,已经没有了少女时的纤细。变化是必然的,少女时是一人鼾睡,有时还撒娇的把父亲赶走,和妈妈挤在一块儿;而结婚了,天天晚上躺在涛的怀里,乳房常常被涛的大手揉搓,乳头常常在涛的嘴巴里被舔咬;身体常常在涛140斤的体重下被滚压;插入我下体的涛的男根每次都要喷射出浓浓的精液;没有变化是不可能的。但我喜欢这种变化,自我感觉,我还是个漂亮的女人。

  把手伸进两腿间,流淌的淫水立即让手感觉到了湿滑。整个那一片,都是滑沾的,如果能象男人那样很方便的看到自己,我相信下面那张小嘴一定是张开的,象个嘴蚕的小孩,不停的流着口水。因为我摸到两片阴肉由于充血而变的肥厚。

  调低温度的水流冲刷着我炽热的肉体,喷射的水拄洗去了我沾湿的身液。在洗浴中,我的急燥得到了短暂平熄,在洗浴中,我的身体变的更加的亮白。在水雾中,看着镜子里自己的恫体,我都有些自恋,这是多么诱人的一身肉呀。

  “怎么做了这么多好吃的呀?是不是今天有什么值的庆祝的事呀?哈哈,还有酒?”,涛一进帐篷就笑喊到。“什么事都没有,你这几天学雷锋,慰劳一下你这个大忙人。”,我边摆碗筷边微笑着回答到。

  涛和爸边吃边碰着酒杯,妈妈加杂着问涛有没有在区政府里听到关于地震的消息。我把饭刨进嘴里,眼睛紧紧的扫描着涛的身体。这就是我有几天没见,有半个多月没细细看过的丈夫。因为在外面时间多,有点变黑了,可在鼓鼓的肌肉掩衬下,更有男人味了;可能是因为忙,嘴唇上短短的长着的胡子也没有刮。

  看着几天没见,我的男人好象变的成熟了许多,不象地震发生前,一有时间就要把我抱在怀里,对我的乳房不是亲就是摸,就如一个吃不饱奶的孩子。

  看着涛那短短的胡子,我一下又想到了少女时第一次它在我脸上,乳房上的刺扎,想到了那时的紧张,昏晕,那时手脚无措;想的我又感觉到了下身里是骚痒,想的我又感觉到下面的小嘴在流口水。妈呀,我是怎么了?才离开男人几天,就这样了?

  可能涛已经感觉了在他身上一遍遍扫过的目光,在和我爸妈闲聊的空隙,也用眼光和我对望。开始是带着微笑,后来眼睛里也充满了一种期待,从他点燃一支香烟观察,我知道他在平熄自己的情绪。面对一个眼睛里冒着火的漂亮女人,任何男人都难免不激动。

  本帖最后由 kape11 于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