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冯小明,一九八五年七月生人,今年19岁,在北京海淀体育运动学校念书,我主修足球,我们学校是寄宿制,学生们一周才可以回家一次,我们的费用很高,每年连服装,食宿,学费,书本儿一共要两万。 
  我身高1.82米,体重160斤,皮肤黑黑的,从10岁开始学足球,我的父母是做生意的,他们在中关村开了一个公司,经营电脑和配件,随着生意越来越好,我父母的感情却出现了问题,不久就离了婚,母亲用分到的钱也开了一家电脑公司,我和父亲一起过,也常在周末和母亲出去玩儿。 
  在今年的五一,父亲又结了婚,我的后母是父亲公司的会计,今年才25岁,她叫孙敏,人很好,对我也很好,我从没叫过她妈,她也不怪我,叫我喊她姐。 
  那是六月中旬的一个周末,我照例回家过,只有敏姐一人在家,她说我父亲去了深圳,因为我要在7:30分看世界杯的足球比赛,所以我们早早一起吃过饭,在沙发上看电视。 
  因天太热,敏姐穿了一丝制的浅色薄短裙,里面的白色胸罩依稀可见,坐在我旁边和我一起看世界杯比赛,在她低头给我倒水的时候,我从她那宽松的领口看见了那几乎奔跳而出的两颗雪白肥嫩,浑圆饱满的乳房,高耸雪白的双乳挤成了一道深深的乳沟,阵阵扑鼻的乳香与香水儿味令我全身血液加速流窜。 
  当晚我梦见了敏姐,梦见她迷人的笑容和丰满的乳房,圆滚滚的白臀,一夜间让我梦遗了好几回。 
  一觉醒来,天刚好快亮,我怕吵醒敏姐,就轻手轻脚的到洗澡间去洗簌,我换上运动服去跑步,这是我的习惯,跑了半个多小时,我回到家,敏姐还没有起床,我到卫生间去洗掉一身的汗。 
  当我从卫生间里出来时敏姐已做好了早餐,她说:“你爸爸不在公司,我今天要去看看,中午你去找我,咱们一起吃饭,”好的,我边吃边回答着。 
  敏姐去公司了,房里只剩下了我一人,我走到阳台浇花,一抬头看到晾干儿上有敏姐的内衣裤,白色的胸罩,内裤,不知是不是我昨天看见的那个,脑海里又出现了她那深深的乳沟。 
  我的脑海中充满了昨晚的美梦,一阵阵冲动迫使我走进父亲的房间,我打开衣柜,里面有好多敏姐的衣服,每一件都很漂亮,我拿出一件乳白色的短裙在怀里抱了抱,在衣服的臀部位置亲了亲,然后我又打开旁边的一个衣柜。 
  里面全是敏姐的内衣裤,三角裤都是白色的,哦……原来敏姐喜欢穿白色的内衣裤,我拿起几件看了看,摸了摸,是那么的柔软和性感。 
  我怕敏姐突然回来,恋恋不舍的把东西放回原处,走出他们的房间,随手关上门。 
  我心不在焉的上了一会儿网,一会儿又梦想跟敏姐作爱,不知不觉,到了点,我现在很想见到敏姐,我提前来到了父亲的公司,敏姐正在忙,她叫我到父亲的办公室等等……虽然很想见她,可见到她又不敢和她说什么,我们吃过午饭,我要到学校练球,敏姐也要忙公司的事,我们分开后,我无精打采的来到了学校。 
  练起球来,我什么都忘了,因为我最爱足球了,经过三个小时的训练,快六点了,我精疲力尽的回到家。 
  进屋后,敏姐已回来了,她正在厨房做晚饭,“小明,回来了?”“嗯,姐我回来了。”“累不累?来先洗个澡休息一会儿?饭快好了”。 
  我看着敏姐觉的她更票亮了,她披着长长的秀发,那双黑白分明,水汪汪的桃花眼甚为迷人,白晰的粉脸白中透红,而艳红唇膏彩绘下的樱桃小嘴显得鲜嫩欲滴。 
  看着她那性感的小嘴,真想过去一亲芳泽,因为是在家,敏姐穿的很随便,更显出她丰满的身材,肌肤雪白细嫩,她凹凸玲的珑身材,被紧紧包裹在白色紧身小背心儿内,露出大半个嫩胸,浑圆而饱满的乳房挤出一道乳沟,纤纤柳腰,短裙下一双迷人,匀称而又修长的玉腿,由于裙子太短,大腿根都依晰可见,脚上穿着一双漂亮的白色透明拖鞋,整齐白嫩的小脚丫儿十分的漂亮,洁白圆润的粉臂,成熟,艳丽,充满着女人风韵的妩媚。 
  我都看得呆了,“小明!哦……这一声惊醒了我,我感到我肯定失态了,我的脸一下就红了,而的敏姐脸更红,她看出我在想什么,还不快去洗澡,哦……这就去,就去……”我忙乱的走进洗澡间。 
  洗澡间还有很湿的水蒸汽,可能嫂嫂也才洗完了一会儿,我开始后悔为什么不回来早一点,趁敏姐还在洗澡时偷窥那让我梦想的美体,我真的喜欢你……敏姐,我心里默默的念道。 
  吃完饭我和敏姐一起收拾完后,我坐到沙发上看起了球赛,而敏姐这次没和我一起看,她到洗澡间洗簌,梳理了一会儿,就回到了她的卧房。 
  我以为敏姐去睡了,可不一会,当我聚精会神看球的时候,敏姐又出来了,而且还坐到了我的旁边。 
  她迷人性感,雪白的大腿,完全暴露在我的眼下,披肩的秀发发出一股让人忘我的香味,脸上微微泛着红晕,我的心高兴了起来,我们边看球赛边又聊了起来,话题当然是足球,问我有可能被甲A选上吗?现在球踢的怎么样了等……等……“敏姐……有个问题想问你,你不准生气,要讲实话。”“什么问题?”你要保证不生气,并要讲实话我才问。我说:她笑着说:“不生气,我肯定说实话,你问吧!”敏姐爽快的答应了。 
  姐……你会不会和我爸爸在生个小孩儿呢? 
  敏姐听后笑得前仰后合,我和她本来就坐得很近,她的身体也就在我身上蹭来擦去,短裙让那迷人的大腿根忽见忽隐的,弄得我真想一把就将她抱在怀里。 
  “小明,你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 
  姐……我是这家的成员,有权问这个问题。 
  姐……你要是能给我们家生个小妹妹多好啊!为什么是小妹妹呢!你不喜欢小弟弟吗?生个象你一样漂亮的女孩儿,哦……我漂亮吗? 
  当然……我第一次见到姐时,就觉得你很迷人,很性感,性感……两个字我说出来后,她的脸一下绯红,但她没有生气,微笑的对我说:你知道什么是性感吗? 
  我知道,姐……你就很性感,这时的敏姐已被我羞得满脸通红,她扭动着细腰,含羞的用小拳不断捶着我的背,彷佛一个羞涩的情妹妹捶打她心爱的人一样。 
  我拉住她的白皙的玉手,敏姐顿了顿,理了理她的秀发,微笑的伏到我耳边说:“小明,你说姐姐漂亮吗?”“姐姐当然漂亮啦,我都喜欢上姐姐了!”我大胆的说。 
  小明,你好坏,连姐姐的豆腐也想吃!“她挥动小拳向我打来,我抓住她的小手,随势轻轻一拉,把她整个的拉倒在我的怀中,假装与她玩闹,一边拉着她的小手一边说:我真的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谁喜欢你,你再乱说,我就不理你了!敏姐笑着说,小手开始挣扎起来,不能失去这个机会,我双手用力,乾脆将她抱到了双脚坐着,把她整个上身抱到怀里,敏姐可能也被我这突然的举动惊呆了,她没有反抗,我把她的长发撩起,我们相互对视了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