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伦文学  »  淫游南岭

  却说那淫城以南数十公里,就是南大岭的崇山峻岭。南大岭,从西到东,绵延数千公里,纵深数百公里,汽车在山中穿行数天,穿越南大岭,就可到达广大的南方地区了。 

  那南大岭的崇山峻岭之中,有无数的溪流河水,林木茂密,风景与淫城所在的八百里淫川平原完全不同。每到周末,淫城的有钱人,便纷纷驱车,前往山中避暑。 

  南大岭北侧的少华山,有许多度假山庄,还有很多有钱人的别墅区。 

  淫城某民营公司经理赵大勇,三十三四岁,是孙诚的业务伙伴,这家伙和孙诚虽然都开着自己的公司,都是老板,但和孙诚不同的是,他黑白两道都很熟,比孙诚更加狂热地爱好玩弄性感老妇。 

  他的老娘赵宝玲和他大姨赵燕玲,是两位性感老妇,当然难逃他的魔掌。他爹早死了,母亲和大姨依靠他生活,成了他的性女奴。大姨虽然自己有家,但生活上靠他接济,自难逃折磨。 

  八月初,淫城酷暑已过,天气阴阴的很舒服,时而还下些小雨。虽然已不热了,可周末,赵大勇还是按照老习惯,开着他那辆银灰色的海南马自达,拉着母亲和大姨,前往南大岭,换换空气。 

  这是个星期六的下午,天阴阴地,赵大勇驾着车,轻快地奔驰在淫城通往南大岭的平整的一级公路上。 

  一个小时后,他们来到了南大岭北侧的少华山脚下,开始进山。 

  在山路上,车到半山腰,他们看到路边有一家山民自己开的休闲区,还有停车场,于是停了车,来到那休闲区。 

  那休闲区位于一条溪流边,在溪边的石头上,摆着些塑料桌椅,这地方草木繁茂,山青水秀,令人心情为之一爽。 

  三人下车,挑了溪边一张桌子坐下。主人家送上茶水饮料,他们却说不要,原因何在,看到后面便知。 

  由于是夏天,赵燕玲老姐妹花都穿着短裙,光着美腿香莲,穿着拖鞋,见那草木掩映中,溪水清澈见底,赵燕玲先自忍不住了,离开椅子,走到石边,将一只香莲伸到水里,开始用溪水洗脚。 

  说到这里,应该描述一下赵燕玲老姐妹花了。 

  赵大勇的性感老娘赵宝玲,54岁,身高1米65,容貌姣好,丰满白嫩,肥臀美腿,脚长得异常秀美白嫩;赵大咏的大姨赵燕玲,58岁,1米68,貌俊美,大乳细腰肥臀美腿,脚长得异常秀美白皙。老姐妹花都是淫城常见的那种性感老妇。 

  那大姨赵燕玲在溪水中洗脚,那脚越发显得白皙,看得赵大勇直咽口水,他也走了过去,伸出手去,捉了大姨的白皙秀足,帮她洗脚。赵燕玲的脚很敏感,很怕痒,被赵大勇一捏,痒得她惊叫起来,想把脚收回,却哪里挣扎得脱? 

  赵大勇使劲捏弄着大姨的秀足,鸡巴渐渐有些硬了。到后来,他抬起大姨的秀足,吞到嘴里,尽情品尝起来,弄得大姨咦咦呀呀叫个不停。 

  那边,性感老娘赵宝玲见儿子和大姐玩得高兴,不觉有些吃醋,便也赶了过来,拿起带摄影功能的手机,叫道:“给你们拍几张品莲图吧。”便连连拍摄了十几张数码照片。 

  然后,她也把她的嫩脚伸到清澈的溪水里,洗了起来。 

  赵大勇见四只香莲泡在清澈的溪水里,倍感刺激,便放下大姨的脚,连连捧起那溪水,喝下肚去,叹道:“这是你们洗脚的溪水啊,高级饮品啊!” 

  他又捉了母亲的嫩脚,捏弄起来,又弄得母亲痒得叫个不停。 

  大姨赵燕玲见了,心下也不觉微微有一些妒意,一解花小褂,露出两只大乳房,道:“你们饿了吧,来吃奶吧。” 

  原来,赵燕玲家丈夫儿子齐全,她生儿子晚,儿子今年才十四岁,一直吃她的奶,五十余岁的丈夫也吃。 

  她和二妹及外甥出去旅游,只要有她在,就不用买饮料和食品,吃她的奶就可以了。她自己也吃她挤出的奶。现在外面买的食品卫生状况令人不能放心,吃她的奶,又好吃,又卫生。 

  那母子俩都扑上去,各叼住她一只褐色大奶头子,使劲吮吸。赵大勇边吸还边使劲地挤大姨的奶子,赵燕玲被弄得又疼又痒,一个劲地叫唤。 

  这时,那主人家看到这一幕,也激动起来。这里要交待一下,那主人家也是母子两人,儿子大约十六七岁,母亲四十七岁,中等身材,虽说是山民,却有着前秦帝国血缘,那妇人虽然上了年纪,也有些姿色,甚为肥美,奶子很大,她也是穿着短裙,光脚穿着拖鞋,刚才赵大勇就注意到了,她的脚长得甚为性感娇小光滑。 

  这家母亲名叫王月宝,儿子名叫王建设。山里人家,没什么娱乐,儿子几年前就把母亲奸了。 

  母子俩见到溪水里的一幕,半大的小伙王建设冲动起来,一把将母亲按翻在床。他们有个屋子,屋子外有凉棚,凉棚下有个小床。有时客人有性要求,王月宝就在这小床上或在屋里供客人蹂躏,赚点钱。 

  再说那赵大勇母子,吃饱了大姨的奶。母亲赵宝玲有些尿胀,便蹲在石边,撩起裙子,她短裙里什么也没穿,便尿了起来,她的尿流和溪流流作一处。 

  赵大勇忙伸手,把溪水和母亲的尿水一起捧起来喝下。大姨把这一幕也用手机拍摄下来。 

  这时,他们听见上头有妇人的叫声,抬头一看,见那女主人被她儿子按倒正在摸奶哩。他们便赶了上去。 

  赵大勇用手机拍摄下那摸奶场面,那妇人他一来就看上了,此时喝了大姨的奶和母亲的尿之后,更是性欲膨胀,便提出了性要求。王月宝见客人要操,生意来了,便推开儿子,王建设只好让位。 

  按照赵大勇的要求,王月宝站在小床边,弯下腰,撅起肥白的屁股,赵大勇站在她屁股后头,从后面使劲捅她屄眼,捅得她奶子乱晃。不住叫唤。赵大勇一边操,一边挥掌猛击那性感熟妇肥白的屁股,疼得那妇人叫得更厉害了。 

  老姐妹花在旁不断拍摄。 

  赵大勇见旁边王建设鸡巴硬硬的,便让他坐在床边,令王月宝埋头于儿子前面,大口吮吸儿子的鸡巴。 

  赵大勇和王建设都舒服得直哼哼,王月宝也不住哼哼。 

  老姐妹花看得性起,也凑上去,揉摸王月宝不住晃动的丰满奶子。 

  王月宝更是叫个不停。 

  赵大勇听着王月宝的淫叫,舒服极了,一个憋不住,射了。过了一会,王建设也射到母亲的嘴里。 

  赵大姨忙把大奶头子伸到外甥嘴里,给他补充营养。 

  歇息了一会,母子三人继续回到下面溪流边的石头上,坐下来打牌。 

  他们打的是淫城流行的一种扑克玩法,“挖坑”,两个人打一个最厉害的。 

  母子三人还有独特的奖惩方法。 

  第一盘,赵大勇挖坑输了,他被罚舔母亲和大姨的屄。赵燕玲和赵宝玲都坐在椅子上,掀起短裙,她们都没穿内裤,亮出她们长满黑毛的阴部,赵大勇轮流蹲在她们两腿之间,舔她的屄,把她们忍不住分泌出来的淫汁吃下去。 

  第二盘,赵大勇又输了,被罚舔她们的腋毛,痒得她们直叫。 

  第三盘,赵大勇还是输,被罚跪在她们脚下舔她们的玉趾。 

  第四盘,性感母亲赵宝玲输了,被罚吮吸赵大勇的鸡巴,舔得赵大勇鸡巴再度硬起。 

  第五盘,大姨赵燕玲输了,被罚舔她二妹赵宝玲的屁眼。赵宝玲扶椅弯腰而站,撅着肥白屁股,大姐的口水涂满了她的精致屁眼。 

  这牌一直打到天快黑了。王月宝点亮了电灯。赵大勇他们收了牌,性致却愈来愈浓。 

  赵大勇见王月宝家有条大黑狗,又动了坏心思。他命王月宝跪趴着,让大狗爬上去把她操了。赵大勇在一旁不断拍摄。 

  他鸡巴硬硬的,他见王建设鸡巴也硬了,于是叫道:“你妈交给我和狗,我妈和我姨归你了!” 

  王建设大喜,扑向那老姐妹花。 

  老姐妹花惊叫着,想逃,但没跑成功,被身强体壮的王建设一把抓住,都掀翻在小床上。 

  赵氏老姐妹花都被迫躺在了床边,四条美腿高举,亮出屄眼。十七岁的粗壮的王建设,挺着坚硬的鸡巴,这个屄捅两下,那个屄戳两下,循环往复,快活极了!那两个性感老妇,则被这个粗壮的家伙操得不住叫唤,淫汁不断溢出。 

  公狗和王建设几乎同时射了精。 

  天黑了,赵大勇给王月宝付了钱,带着大姨和母亲,离开了这个快乐的休闲区。车,继续往山上开去,身后,传来王月宝的凄惨叫声,那是她的儿子又在蹂躏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