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cjlcmh 于  编辑 

  最近一连串的事搅的我头大,正是这个时候偏偏又出现了她。就在那关键的一刻我的良心让我放弃了继续下去的勇气。于是我保护了一个女孩,同时也拯救了我自己。 

  我是个结了婚的男人,她只是个女孩,不是女人。难道真的要让我帮她完成女人的转变吗,那一刻,我退却了。 

  我想大家大概能猜出我的处境了吧,那可是个处女啊,梦想中理想的处女,丰满圆滑的身体,清新爽人的体香,又晕了。真的好痛苦,不是放弃的痛苦,而是重新面对现实的痛苦。 

  那一刻,终于发现,理智可以控制住肉体的欲望,人毕竟不同与动物,这一点那一刻我体会到了,现在我还一直认为自己那是一种动物式的冲动。 

  下面我想说的是最近我真实的经历,因为没有时间好好润色,所以就这么先仓促写出来,说出我最近压在心里的话,让自己释放一下自己。 

  她是我的一个朋友介绍给我的,因为我在这里已经呆了很久,所以让我照顾这个新来的小妹妹。由于最近有片文章要赶出来,所以不想接这个活,但是苦于朋友的面子,没法拒绝。 

  她是学艺术的,具体说就是绘画。人长的很清秀,有点丰满,毕竟还小,那种青春的活力或许已经注定了我这个好久不识肉味的男人,在特别的时候潜意识里的冲动会释放出来。 

  在北美这里,比较标致的女孩以后肯定是很抢手的人物,这里的女人我实在不愿评价,免的惹火了哪个姐姐妹妹。我是结了婚的人,因为这里的日子实在是太无聊,所以老婆不喜欢这里,一直呆在国内,只是每年来看看我。 

  我喜欢我的妻子,真的很爱她,所以我从没想过要背叛她,就是现在也不认为这是一种背叛。 

  刚开始就陪着小姑娘找房子,买保险之类的手续,当她告诉我,我的朋友收了她的钱,答应接机,办手续之类的事后,我有种被欺骗的感觉,把我的朋友大骂了一通,大家应该能想到那种感觉。 

  我不是在乎钱的事,而且至少我现在不缺钱,我只是这种挣钱的事我比较鄙视。于是我就尽可能拒绝了她,尽量给自己省点时间忙我的文章。但是她在这里就认识我,没有人可以帮她,语言也不好,刚开始很难啊。 

  我还是坚持我的想法,尽量远离,让她打电话给我的朋友,让他过来完成他未做的承诺。这个世界真的有这么卑鄙的人,我的朋友,现在已不是我的朋友,就是硬生生的把小女孩扔在这里不管了。最后还是我带着情绪帮她把一切都办好了,我是出于同情,可能我这个人其实内心里还是比较善良。 

  好在她比较懂事,知道每次晚上来的时候看我都在电脑前忙,所以她也尽量不麻烦我。而且还问能不能帮我打字之类,让我有的时候也有点不好意思,因为刚开始的时候真的没时间帮她。 

  有一次她竟然做了菜带给我,不过我不在,她把菜放在我的门口,留了条就走了。一时间心里说不出的感觉。 

  慢慢的时间就这么流逝,我们之间也很熟了,不过我一直把她当做我的小妹妹,嘴里一直称呼她——小家伙。 

  她的嘴也很甜,特别是调皮的时候傻傻的笑,让我慢慢的自己掉进了温柔陷阱。其实不是陷阱,她就那样,主要是我多情,没想到后来有一天真的可以掀开她的石榴裙。 

  就在上个周末,我也终于有时间了,她请我去她的新家吃饭。房子是我帮她找的。哪天我也很开心,我们聊了很多,关于我的她的。 

  由于刚租的房子,家具不全,就一个椅子,她是坐在床边,我就在她床边的椅子上。说到他的窗户,她说刚来没有窗帘,早上太阳进来的时候好不舒服,她没办法就把手伸出来挡住太阳继续睡,然后就躺在床上做了个很好玩的姿势,逗的我哈哈大笑。 

  由于吃的好饱,我说:“好羡慕你躺着啊,我坐着好难受。” 

  她又逗我说:“这是我的床,你哪怕是坐上来也不行,小心我告诉嫂子。” 

  “告状,”我说:“我才不怕呢。躺着舒服啊,你起来坐着,我躺着。” 

  说完就拉她起来,没想到拉扯当中,她躲到床里边了,我就在床边。 

  她调皮的说:“你占我的便宜,一定要告状。” 

  我说:“你敢?” 

  就轻轻拧她的胳膊,她比较丰满,我平时吓唬她的时候就掐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刹那我有种非常特别的感觉,动作也随之停顿。 

  当时我们的脸离的很近,都互相感觉对方不一样的眼神,可能是我比较过分了,无意中触动了一个少女的心。 

  由于打闹了老半天,她的脸红红的,嘴里还喘着热气,我看到她起伏的胸脯。 

  我真的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半。或许是好久没有那种感觉了吧,我当时已经没有理智了,我抱住了她,吻着她。 

  她没有说话,也没有表示,任由我自己发挥。这一生中这是我这么抱过的第二个女人。 

  动物在发情的时候是无所顾忌的,就想我现在这样,是没有理智的,或许是因为好久没有那种怀香抱玉的感觉了吧,我是在给自己找理由开脱,这个理由应该被背叛妻子的男人无数次的引用。 

  我曾经坚信可以只抱着自己的妻子过一辈子,有是时候很怀疑那些出轨男人的真实动机,但是没想到这么早就让自己被这种事缠上,而且是不知不觉。 

  我无耻的拔光了她身上能遮掩自己的一切,贪婪的的享受这放在自己眼前的沉默羔羊,光滑的肌肤,粉红色的小小的乳头,还有起伏的挺挺的乳房……我的舌头在她的全身游走,终于听到了久违的呻吟,这给了我继续放肆的理由和勇气,虽然后来我知道这只是女人生理本能的的反应,并不代表她有和我一样的想法。 

  轻声的呻吟让我忍不住扒开她的双腿,在那个梦里水乡享受着年轻女人所特有的体香,竟然整整齐齐的淫毛,没有卷曲,后来我还问她是不是天天那里也用梳子梳理啊,怎么那么整齐。 

  一句话换来了她历史上可能是最快的出手,我中招了,被她打在了背部,好疼! 

  好了,继续我的好事。我用我的舌头不停的进攻她的敏感地带,出乎我的意外,很快她一声大叫,抱着我的头,浑身发抖,可我却被她抱的一动也不能动。 

  短暂的平静后,她松了手,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有点困惑,因为那眼神我真的读不懂,所以我不知道下一步怎么走是她想要的,就象战斗中失去了指挥的士兵一样茫然。 

  不管那么多了,下半身的反应已经不容我有片刻的思考,终于箭要出鞘了。 

  我看见她无奈的闭上眼睛,都怪我多嘴,这时候我问她,“我躺着,你在上面吧。”其实都是因为太自私,想让她用的嘴先帮我。 

  她回答说,“我不会啊。” 

  从头到现在她第一次说话,而且让我不知所措。 

  我说:“不会吧?” 

  但就看她睁开眼睛朝我只点头。我不甘放弃的有把我的头伸到下面,剥开她那紧紧的外阴唇,真的看见了传说中的——一层膜,浅红色的。 

  我在那一刹那,真的放弃了,理智的回归让我的心变得和她流在床上的水一样的冰凉,也可能是我的口水。 

  我到现在也说不清我那时的心态。 

  我拉开被子,把赤裸裸的我们罩在里面,抱着她,不知道说什么好。她象一只小猫一样蜷在我的怀里。 

  过了好久,我们都平静了。 

  还是她厉害,她又恢复了平时的调皮,问我,“要不要我给嫂子告状啊?” 

  我已经快傻了,一切变的太快,心里的滋味一言难尽。听了她的话我笑了,苦笑,一转身痒她的胳肢窝,说:“你敢我现在就继续了,怕不怕?” 

  她竟然说:“不怕,知道你心疼我,舍不得,能不能让我把衣服穿上啊。” 

  这时我才想起来,我们还光着呢,我说:“好啊,穿上衣服把汤给我热热,饿了。” 

  她又取笑我,“你是那里饿啊,这里还是那里啊?” 

  说的时候竟然动手拍我的肚皮,好象还有要往下的意思,我自己这么认为。 

  我一起身把她终于吓的跳下床穿衣服去了。边穿的时候还不老实,嘴里说:“不知道今天你欺负我,早知道我就穿点性感的内衣,今天我的小裤裤好保守的。” 

  哎,她真的好可爱,按理说听她说话很开放的,也不小了,22了,怎么还是个……国内听说很开放的啊,怎么这样。 

  那天晚上回到家,看着海岸线下载的A 片,自己解决了。后来想想好可怕,要是发生的话,我比现在更痛苦,老婆那里,这里,好复杂,不敢想,今天下班有时间把上个周末的经历写出来了,想听听大家的主意,今后我该怎么相处啊。 

  好几天没见她了,她刚来也没电话,肯定周末会来我家,该怎么对她呢。这种事只能在网上说说了,旁边的朋友真的不能提啊。 

  希望不要听到人身攻击的话,现在真的是心情很复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