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37121(1-11)

  介绍:串烧中一共包含5~6部文章的情节

  情节:我喜欢舔美女靴底,喜欢被美女吸金,不喜慎入

                1、

  周五晚上我正在玩魔力,妈妈走了进来,告诉我,给我请了个家教,打算给我补习,我答应了,到了周日,把那个家教带到了家里,我一瞅这位女家教,口水差点留了出来,她大概1米67的个子,漂亮的脸蛋,苗条的身材,尤其是那双丝袜脚,完美!就在我正大量着这位美女时妈妈把我拉到她面前对我说,这是给你请的家教,叫张老师,张老师听后忙和我妈说:「哎呀,别叫我老师,我叫张婷,直接叫名字就好」我一听,还挺客气,心想这么一个美女,一定要给她留个好印象,便和她说道:「叫名字多不合适啊,我就叫你姐好了。」

  她一听笑了笑说,「好啊,就叫我姐姐就好。」

  这一笑不要紧,发现姐姐笑的时候嘴有一些歪,但这样使得原本就很美的姐姐有一种邪恶的美,一时之间我有点看呆了,姐姐见我这样不满的哼了一声。妈妈没有注意这些细节,对这称呼似乎也比较满意,冲我又交代了几句,便出去了,走时给我留了几千块钱,一部分是家教钱,剩下的叫我和这个姐姐中午出去吃饭用,我妈走后我俩便投入到了补习中。但我没有看到的是,那个姐姐看到这个钱的时候眼里露出的狰狞的目光。

  我将钱放在桌子上,一边听她给我讲题一边偷瞄她那双漂亮的脚,因为她换了拖鞋,所以她那双丝袜脚更是完整的展现在了我的面前。她穿着黑色丝袜。正在准备上课的我突然涌起一股冲动。我想跪在她的脚下舔她的脚。但我实在仍不住,不时望姐姐的脚上瞟。

  我再一次抬头瞟时,目光正好与姐姐相对。她的目光没有移开,反而盯着我,盯得我眼睛发毛。面对她慑人的目光,我把目光移到别处,但过会仍忍不住盯着她的脚看,心里非常痒痒。

  这时她迅速走出房间穿上了她的那双黑色高跟靴子,又走了回来座对我笑了笑。一般来说到别人家里做客需要换拖鞋,但不知为什么见到她的有点邪恶的笑容我竟没来由的生不出斥责的想法,好像应该似的,姐姐在我身边继续补课,大概过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她说休息一会儿让我帮她倒杯水,我忙出去为她拿了瓶冰红茶,当我一进屋时发现她把一只脚搭在了我坐的地方,我也没好意思让她把脚拿下去,便站在了一边,大概有1分钟,我俩谁都没说话,这时她首先打破了寂静,问我刚才补习的时候为什么一直看她的脚?我一听,顿时不知该如何作答,尴尬的站在那里,她看我不回答,便又问道:「我的脚是不是很好看啊?这么能吸引你的眼球?」

  我迟钝的点了点头。

  她见后,不解的问我脚有什么好看的啊,我说道:「就是好看,尤其是姐姐的脚太漂亮了。」

  她一听呵呵一乐,竟把脚抬到了我胸前,问我是不是喜欢她的脚?

  我又点了点头。

  她嘲笑道:「怎么个喜欢法啊?难不成还想亲一下她啊?哈哈」我听后忙说道:「嗯嗯,就是想亲一下」姐姐:「你不是说真的吧?真想亲啊?」

  我还是点了点头她听后顺势就对我说:「那你就给你个机会吧,10元让你亲一下我的脚怎样?~」她试探性的问道。

  我当时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在那里足足呆站了30多秒,她见状不耐烦的说:「亲不亲啊?不亲没机会了哦」我听候马上掏出10元然后噗嗵一下便跪在了地上忙道「我亲,我亲,」

  姐姐居高临下的望着我,脸上的表情由惊讶慢慢转变成嘲讽,轻蔑的斥道:「哼哼,现在就算是你跪下来求我,我也不会让你亲了,知道吗?」

  相反,倒是姐姐的语气更加的强硬起来。」

  不要这样啊姐姐!是我不好,求求你!」

  我的语气更加的低气了。姐姐没想到自己的学生兼雇主会用这样的语气跟自己说话,「你求我?不会吧,你是我的雇主哎,不会是在戏弄我吧?」

  「真的,姐姐我求求你了!不要走,我会多给你钱的。」

  姐姐看得出来我已经恨不得要磕头了。

  「那好吧,我看看你是怎么样求我的,如果你表现好的话呢,我会考虑让你亲的。」

  姐姐已经占了上风,说话的口气明显的变了。姐姐说完就坐在下了,冷冷地看着地上的我。此时我心里非常的乱,毕竟是头一次接受这样的挑战,一时间还适应不了这样的角色。

  「想什么呢,眼睛都直了,我可是没有多少时间考虑的啊,我数三个数,看你的表现。一、二、、」

  「别,别、姐姐,我听你的。」

  我已经没有时间考虑了,想要被虐的快感在心里占据了上风,我跪在了地上「姐姐,求求你!不要走了,行吗?」

  「呵呵,你真的跪下来求我了,看到你跪在我面前求我,我感觉真是挺不错的,你可是我的雇主呢,你不怕我跟你家人说吗?」

  姐姐用话来刺激我的奴性。

  「姐姐,我是真心的求你,求你不要走,你让我怎么样都行,我全听你的,只要你高兴!」

  我有点进入角色了,「是吗?我让你怎么样都行?那好吧,既然你这么真心的求我,我答应你就是了,亲一下100元,来,爬过来!」

  「可是姐姐我想亲您的脚」「我知道,你是客人,是雇主,我收钱后会满足你的」姐姐继续考验我「是的,知道了,这是钱,给您」姐姐准备脱靴子时,我说道「等一下,我还想您用蔑视或是鄙视的眼光来俯视着我,您的鞋应高过我的头,这样可以吗」姐姐难为情的说:「我坐着你跪着,这样最高了我已经再高不下了。」

  我捧起姐姐踩在地下的那只脚放在了自己跪着的大腿上。姐姐笑了笑,将翘起的腿又往高了放了放,那双靴子在我眼前只能看见鞋底了。

  姐姐左右晃着靴子,戏谑的问道「还有什么要求?」

  当时我的眼睛都集中在姐姐靴底上了,如果不是还有一丝理智我就直接冲过去舔姐姐的靴底了,我就像被催眠一样迷迷糊糊把我心底的秘密都说了出来「我喜欢姐姐的笑,像蔑视万物一样,我看到姐姐的笑会很兴奋,我喜欢被邪恶的美女吸金,踩踏JJ,踩到射」「吸金?」

  姐姐楞了几秒钟,慢慢的笑了,笑的是那么的快乐「哈哈哈」此时的我再往上看是不禁呆住了,此刻的姐姐没有一丝刚才的和颜善目,眼光中尽是蔑视,她此刻就像一位女神,俯视着跪在脚下的奴仆。我的下面已经快要膨胀了。

  姐姐开口了:「我的仆人,」

  冷冰冰的口气让我为之疯狂,「你想舔我的脚吗?

  我感到自己有点兴奋了,下身硬了起来,心里明白自己是不能抵挡住姐姐的攻势了,已经无法抗拒姐姐的命令了。

  「看你那贱样,怎么会是人呢,你应该是我的一条狗啊!」

  姐姐脱掉脚上的靴子坐在沙发上把脚伸到我的脸前,戏谑道。

  我捧起她的一只脚,忘情的闻了起来,她似乎很感兴趣,问道:「呵呵,课还补不补了,不补你母亲回来会说的。还有你多闻了2下,要加钱」我边闻着她的玉脚边说:「没事,我又不和她说,她不会知道的。这是200」她也或许也觉得没什么损失便嗯了我一声,继续看我闻她的脚,我闻着闻着抬头问她:「姐姐,你能不能踩我啊?」

  她一听竟毫不犹豫的答到没问题,不过踩踏要另收300元,我说没问题啊,掏出300,姐姐您踩吧。于是抬起脚把我的头踩在了地上,边踩边说;「呵呵,踩着你的头感觉还蛮不错的」我一听忙附和着说:「你要喜欢就一直踩着吧,我也好舒服啊~,姐姐你可以用点力,我不疼的」「用力踩?」

  说着,鄙夷的看了我一眼「1分钟200」」

  好,好」姐姐在我眼前狠狠跺了跺地面,灰尘扑到了我的鼻子里,我不由得打了喷嚏。

  喷嚏还没打完,我觉得头上一沉,姐姐很慢,很慢地把我的头颅踩了下去,直至我的右脸紧贴地面。

  而我的左脸颊被姐姐的鞋跟踩着,厚重的鞋跟端直印在我的太阳穴上。
  我呼吸急促起来,梦呓道:「快,快用鞋底碾我,快……」

  姐姐并没有听我的话,只是不断加大脚上的力道,我的脸很快就被压变了形,不过口中的要求一直没有停止。

  第一次把一个人的头颅踩在脚下,姐姐心中升起一种奇妙的感觉,一种绝对征服、凌辱一个和自己对等生命的快感,就算是那些最尊贵的人,也未有如此待遇吧。

  姐姐的嘴角微微上翘,俯下头认真地看着烂泥一般的我,问道:「你真的觉得这样对你是一种享受么?」

  我的嘴巴已经被压扁,只能哼哼着表示同意。双手不自觉伸进内裤使劲套弄。
  姐姐脚突然松开了,鞋尖故意伸到我的鼻子前,脚尖轻轻打着拍子。

  「求你,求你再踩我……」

  我语无伦次。

  「对不起,时间到了。」

  姐姐残忍地说道,转身欲离开,我向前一扑。

  姐姐一脚蹬在我的脸上把我踢到墙边,我的鼻血瞬间喷射出来。

  姐姐单手叉腰娇羞地说道:「想让我踩你,那你求我」我匍匐在姐姐脚下,祈求她更残忍的践踏:「求求你!践踏我吧,」

  说着嘴巴就向她鞋尖凑去。姐姐迅速抬起脚,在我头上晃来晃去,「时间到了,不需要我多说吧?」

  「好,好,那我再加200」她听后只是乐了乐,一只脚踢开我的手,另一只靴子踩在我头上碾了起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时间快到了的时候姐姐突然用一只靴子踩住我的**来回碾边说道「有些累了,休息会吧?」

  我当时感觉好是舒爽,我就像着魔一样要姐姐继续踩,姐姐顺势说累了,要求收劳务费,100,我想都都没想就答应了,确没想到她在的脚在我头上又踩又碾,1分钟后姐姐故技重施几次,时而将脚踩着我的**来回揉搓边收取劳务费,又收了我劳务费500元,第六次的时候姐姐看了看桌上剩下的1张百元大钞,然后抬起了脚轻蔑的道「喂,你的钱不够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我说您稍等,我马上站起身去拿自己的小金库。但是没想到下身的异样出卖了我,我拿出小金库中所有的钱,给了姐姐200,然后继续跪下祈求着……她看着桌上剩下的钱,眼底一寒,阴冷的笑了笑,她说她太累了,1分钟1000元,问我答不答应,我仅存的理智告诉如果答应会被姐姐吸干的,或许她天生是当老师的料,我的一举一动全被她看在了眼里,「如何?想好没?」

  姐姐翘起二郎腿,一只脚悬空对着我晃来晃去边问我,我,我,……我!」
  我紧张地说。

  刚才舔的过瘾么?不想更舒服舒服么?」

  「我……我……」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看我的靴子漂亮吗?」

  姐姐突然问道。

  听她这么一说,我一阵兴奋,我盯着她的靴子看了一会,然后说:「漂亮!
  非常漂亮!」

  姐姐说:「看到我的脚,你会产生什么联想?」

  我说:「我……我会……」

  紧张的说不出话来。

  姐姐说:「你喜欢看我的靴子吗?」

  我说:「喜欢」姐姐说:「难道你仅仅是想看吗?没有别的联想?」

  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了,我急忙将余下的钱全部交了出去说道「所有钱都给您,让我亲个够吧」然后我忙抱起她的靴子,疯狂的舔了起来,(我正亲着她的右靴时候,她抬起了左脚放在了我的头顶,又踩了起来,我顿时热血沸腾,抱着她的右靴狂舔了起来先是靴底,然后是鞋跟,我舔的更卖力了,最后是靴尖,我如同吃棒冰一样一口变将她的靴子整个含在了嘴里,嘬了起来,她的左脚也一刻不停的在我的头顶又踩又碾最后更是将脚横踩在了我的鼻子上,弄的我只能靠嘴来边天脚边呼吸,就这样舔完了她的右脚,正要舔她左脚时,她叫住了我,一脚把我蹬倒在了地上,叫我把嘴张大越大越好,于是我顺从的张大了嘴,只见她把左脚放进了我嘴里并且拼命的往里塞,我的嘴角好像裂开了似的,生疼生疼,连眼泪的疼了出来,她见我流了眼泪便将脚拿了出来,让我继续舔好了,我擦了下眼泪,又捧起她的左脚舔了起来,大概舔了有30分钟,好了,好了,你舔的我都有点麻木了,不要舔了,给我把袜子和鞋穿上,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姐姐觉得应该把我的奴性全部都展现出来,以后更加死心塌地的跟随自己。
  「让我再舔一会儿吧,姐姐的脚真漂亮啊!」

  我有些恋恋不舍。

  「快点给我把袜子和鞋穿上,我不让你舔你就不要舔了,乖,听话!」
  姐姐有些生气。我把姐姐的袜子和鞋轻轻地穿好,跪在那里等待着姐姐的命令。

  「你愿意做我的**,对吧?」

  姐姐问。

  「对,我愿意做您的**!」

  我真的把眼前的这个姐姐当成了自己的女王一样,说话都毕恭毕敬的。
  「那好,我想既然你同意做我的**,那我要把你踩射,但要收取高额的费用没问题吧?」

  姐姐在考验我。这下我可慌了,手里一分钱也没有了啊。

  「姐姐我没钱了,求求您别收费了!别的事我什么都答应您!

  「哼!你是我的奴儿,你的一切就应该听我的,我说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在别人面前你是人,在我面前你知道你是什么吗?你是我的**,我的一条狗哎,现在你要是想反悔还来得及,你如果想脱离我们之间的这个关系,我是不会勉强你的!

  「聪明的姐姐知道自己已经牢牢地掌握住了我的奴性,知道他是不会离自己而去的。

  「千万别这样啊姐姐,不要生气了,都怪我不听话,我什么都听您的还不行吗?千万别抛弃我啊!」

  果然不出姐姐所料,我是无法抗拒自己的奴性的,边磕头边恳求姐姐。
  「哈哈,这还差不多,现在你去你家柜子里面看看有存折现金没有,快去?」
  看着我翻箱倒柜的背影「今天就把你吸干」姐姐终于露出了恶毒的笑容。
  在姐姐阴险的敲诈下,我交出了2000元,但是被姐姐用靴跟直接踩射的。当晚,我含着她的丝袜躺在床上想着当天发生的事,美美的睡了后来她又先后来了有10几次,每次我都将我妈支了出去,而这位漂亮的家教姐姐,每次也都让我充分的享受到了天脚的舒爽感觉并给我一共留下了5双她穿过的丝袜。现在我以毕业了,但我仍然忘不了她,忘不了她带给我快乐。

                2、

  继上周被姐姐狠狠吸金过后,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妈妈曾经问起过钱的事,但被我胡乱编个理由搪塞过去了,当然了,脑袋一热理由脱口而出「家教姐姐有急事用钱……」

  今天又是周日了,我老老实实的跪在家门口等姐姐给我继续补课……

  下午2点钟左右,姐姐用钥匙打开我家的大门,看都没看我一眼,直接抬起玉腿,跨过我的头。然后坐到沙发上,冷冷的看着我,我正犹豫时,门铃再次响起,我和姐姐皆是一惊,我赶忙站起打开门,原来是妈妈回来了,妈妈进屋后轻蔑的看了一眼姐姐。然后说道:你上个月急用钱?姐姐疑惑的望了我一眼未说话,妈妈这时说道:用钱没关系,我家别的没有,钱倒是不少,小孩子不懂事。以后你用钱就和我说,我会借你的。言下之意是对姐姐忽悠我借她钱满怀不满脸上也略带鄙夷之色。说完也不等姐姐答话,直接拉着我走到一边说道,你老老实实在家复习,我还有个同学会,的赶紧走了,对了,这3万元你收好了,是朋友托中介买房的定金……买的就是你姥姥的那套……转身行到门口时,对我俩说,你们好好复习吧,我走了,说罢。冷冷的扫了一眼姐姐。推门而去……

  目送妈妈走后,我立即跪倒在姐姐面前,姐姐只是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架起二郎腿,将脚上的高跟鞋一张一合,眼含嘲意地看着我:呦,您可是大少爷啊。
  家里这么有钱,干嘛跪我啊?我:「对不起,对不起姐姐,我当时脑袋一热,顺嘴就编了个理由。对不起了啊,我含糊的说道,说这话时的我虽然跪着但语气到不是那么的卑贱,原因无他。昨晚一直用姐姐上次留下的丝袜自慰了无数次了。
  说实话现在的我有些兴奋不起来了,姐姐听完也是一愣,短暂的迟疑过后,自信的笑了笑,说道:呵呵,那好吧」听到姐姐这一句不含感情的对白,我下意识的想到了姐姐那种邪恶的笑容,下身感觉有点异样,然后我抬起头想看看她当时的表情时,我看到的不是她的脸,而是她的脚掌象泰山压顶那样朝我脸上压了下来,一下子让我窒息难喘(因为我的脸没有往后避开)我的舌头自然的就伸了出来,这时她的脚在我的舌头上滑开了我的脸,留给我的是一种象淡盐水般的味道。

  也许是姐姐知道今天要来这里,所以丝袜给我的感觉很香,香的刺鼻,但是我却很享受这种味道,因为这种味道是姐姐留下那双丝袜所没有的,姐姐这一着确实有效,只见我两眼冒火,脸被欲火烧得通红,底下那玩艺也开始变长、变粗。我的丑态全被姐姐是看在眼里。

  姐姐见目的已达,说道:「起来吧,复习功课吧」我急道:「不要啊,姐姐,求求你了,让我跪着吧,求求您了,求求您了。对了,我给您钱,您让我跪着吧。」
  我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

                3、

  姐姐冷笑道:给我钱?算了吧,你早就被我吸干了,省省吧。」

  「我有钱,我有钱,我给您50元。让我跪在您面前,求求您了」「我说你可真够贱的,你给我钱,还要跪我?那好吧,100元,就答应你」「好,好,」
  下身的酥麻和浑身的燥热已经把我的理智全部重开了,我几乎是像狗一样爬到妈妈留下的房款定金那里,想也没想,抄起一把,就连滚带爬的出来了,再次跪到姐姐面前,我的头低下。双手将钱高高举起,毕恭毕敬的等待姐姐的动作,此时的我早已没有刚才的得意,姐姐将钱收好,旋即嘲笑道:「贱货,钱呢,我就收下了,你呢,就慢慢的跪着吧」「别,别啊,姐姐,我,我想舔您的鞋底」
  「你想舔我的鞋底?你还没那个资格」听到这句及其侮辱的语句,我的下身已经硬到了极致,「求求您,求求您,我给您钱,求您准许我舔您的鞋底」「50元,舔一下」姐姐及时说道,毕竟姐姐等我这句话等了好久了,「好,好」我顺势从口袋里拉出一张钞票,递给了姐姐,由于动作太快,还带出了不少,姐姐冷冷的看了一眼,又扫了扫我鼓鼓的口袋心道:是时候加些力度了,即使你家产千万我也要慢慢把你榨干,吸干,「贱货,舔了几下,该交多少钱?」

  姐姐冷笑道「10。10下,这,这是500。」

  我怯懦道姐姐把她的左脚踩到我的头上,接过钱旋即嘲笑道「哈哈,贱货,你舔我鞋底还给我钱,你真觉得这样你会满足?」

  「是,是,我就喜欢您这样对我,您用您的脚踩着我的头,还有我用我的舌头给您当鞋刷子,当然是鞋底的刷子,您越这样侮辱我我越满足」说这话的时候我的舌头也已经麻木了,而且很干,姐姐听完,看了看左脚,又看了看我,冷笑道:「这样也叫侮辱?我想到个更侮辱的方法你打算怎么办」一听这话,我眼前一亮,不愧是姐姐,脑子就是好使「那,那您说,我都听您的」「这个嘛……看你的表现了。」

  姐姐翘起二郎腿,翘起鞋尖,不停的左右摇晃,随着姐姐的鞋底左右摇摆,我的眼睛也是跟着来回晃,晕晕乎乎的说道:「我,我给您钱,请,请用更加侮辱的方法吧」说着我将头低下,然后一狠心,开始给姐姐磕头。在我磕到10个左右的时候,姐姐冷道:「把衣服都给我脱了,内裤也要脱」

  ********(脱衣服中)衣服脱好后,姐姐惊讶的看着我说道,「啧,啧,没想到,人不大,那个倒是很大」「姐姐您有所不知,我以前就锻炼过我的jj,在要射的时候用手按住,来来回回锻炼了好久了,才能像现在这样」我自豪的说道「哼,哼,不谋而合啊」姐姐心里恶毒的想到「贱货。现在用你最自豪的东西给我把我身上最底层的东西擦干净」恩?我一愣,感觉听这话有些迷茫,这时姐姐把她的左脚踩到我的头上,「你可真够蠢的,用你的龟头把我的鞋底,「擦」「干」「净」」

  我听后都傻了,用我最敏感的地方给她擦鞋,旋即浑身兴奋起来,「好,好,」
  「别急啊,」

  姐姐见目的已达,诱惑道:「费用怎么算?」

  「听您的,听您的,一只鞋100。」

  说着我不待姐姐答话仰面躺在姐姐脚下,然后迅速蠕动身子将jj的位置对准姐姐的鞋底,为了能边擦鞋边欣赏姐姐的笑容,我现在的身子是和姐姐成90度角,也就是说姐姐双脚劈开踩我的话,可以左脚踩到我的脸,右脚踩到我的jj,姐姐左脚顺势踩到我的脸上,并以左脚为重心,屁股稍微像前靠了靠,穿着高跟的右脚挑起我的jj然后踩到了我的海绵体上然后徐徐的碾着,并冷笑的说道:「100?贱货,你知道我一双鞋多少钱么?嗯?」

  脑袋被姐姐的鞋底踩着,感受着那冰冷的鞋底,jj还被姐姐虐着。我再度疯狂了「200。200」「200?」

  姐姐右脚逐渐加力「贱货,你当这点钱就能打发我了么?实话告诉你,我一双鞋500买的,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姐姐觉得对我的诱惑还不够,右脚的鞋跟直接踩在了海绵体上旋即重重一踩「啊。啊,500,500,您说多少就是多少」看到我已就范,姐姐马上狮子开口道:「500块钱你擦……嗯……2分钟吧」说道一半姐姐似乎也犹豫了「没问题,没问题」我急道「给我,给我:说罢不待姐姐答话,右手托起姐姐的右脚,左手攥住我的jj就想擦姐姐鞋底,就在我慢慢的向她脚上的鞋底伸过去的时候,她右脚脚「啪」的一声踩在我的大腿上,「先付款后服务,别忘了规矩,贱骨头」「对,对,」

  我立刻掏出一把钱放在沙发上,然后双手将她的右脚抬起,放到她的左腿上,给她做了个二郎腿的姿势,然后我握住jj很慢的把**头擦向她的鞋底,就在这一瞬间,我就像被电击一样,**头带给我大脑的第一感觉「麻」「痒「,然后就是浑身燥热。

  「姐姐,我,我想边擦边舔您的脚」「贱货,你可别得寸进尺了,想舔我的脚?你没那资格,你祖上修来八辈子德也就够闻我丝袜的份「听到这话,我脑袋轰的一声彻底爆开了,「是,是,您的脚是最神圣的,我,我只配跪在您脚下奢望舔您的丝袜……哦,不,是闻您的丝袜」「边闻边舔是吧,那就成全你」说着姐姐将两只丝袜退下,一只的袜尖盖在我的鼻子上,用另一只的袜口套在了我的头上(造型参考银行抢劫犯)由于姐姐的腿很细,所以两只袜子牢牢固定到了我的脑袋上套我头上的丝袜还有很长,姐姐索性直接塞到了我的嘴里。做完这些姐姐阴险的笑着说道:「我这丝袜也不便宜啊,这样吧,收你100吧,两只共200,就从你刚才的钱里扣除了」「呜,呜,呜呜」我道这时的我,鼻子:呼吸中尽是姐姐丝袜的味道,香,很香,并伴随着皮革的味道,深深吸口气,将他们都吸到肺里,嘴:不停的嘬着姐姐丝袜上的盐味,并将他们都吞到肚子里jj:硬硬的挺立着,努力的为姐姐擦着她尊贵的鞋底的每一寸jj很麻……很痒,右手摸着姐姐的鞋拼命向下拉,想她的鞋底和我的jj更亲密一些,左手握着jj逐渐加力,左右摇摆,用龟头擦拭姐姐的鞋底,感觉是越来越酥痒同时又是伴随着类似的高潮,想用左右自己套弄,但套弄了一下就发现由于我的套弄jj只是龟头部分紧密的挨着鞋底了,类似刚才龟头擦起她那皱皱巴巴的鞋底时的酥麻感觉又略有下降,于是又开始卡住龟头不停的擦姐姐的鞋底,但是这样一来,只有感觉还是射不出,我当时真的急疯了,「姐姐,姐姐,帮,帮帮我,求求您了」
  姐姐冷眼看着在她脚下蠕动的我,又看看到手的钱,旋即略有所思的看了看我那鼓鼓的口袋,没有说话「求求您了,我疯了一样的掏出口袋所有的钱,姐姐,求您让我边擦边射,让我最宝贵的东西来擦干净我心目中最尊贵的鞋底吧」「看这贱货掏钱的速度,估计还有钱,对了:姐姐灵光一现,「贱货她妈走的时候好像留下不少,哼哼,任你多有钱,多清高,可是你的宝贝儿子此刻还不是败家一样的掏出钱财来祈求舔我的鞋底么?」

  想到这里,再想想我说我jj很长很大时自豪的笑容,姐姐眼底一寒,「哼哼,小贱货,今天不把你钱榨干,你就等着被憋死了,哈哈哈哈」说着……
                4、

  望着在自己脚下像狗一样摇尾乞怜的我,姐姐知道此刻尽是在她的掌控中,想着,也不急,将到手的钱点了一下:**之前是600,**的话一只500两只1000,闻丝袜共200,随即眼底一寒,邪恶的想到**也舔了差不多10分钟了吧,这么算来是一共是6200了,在姐姐算计我的时候我还在拼命的呼喊姐姐,求姐姐帮我。旋即只见她笑了笑:「对我说,要我帮你?费用会很高的」说罢不着痕迹的将与我龟头亲密接触的鞋底略微抬了抬。她这一抬不要紧,感觉龟头上逐渐失去的那种压力和麻痒的感觉我还哪能自已……

  「没问题,没问题,钱都在这里……快,快,我受不了了」「看你这么求我,那好吧,费用吗和上次一样好了」「一分钟1000」姐姐恶狠狠的道「行,行,求您快点,我要受不了了」在我说话的同时姐姐从包包里面拿出了一根绳子,然后在我的配合下将我的双手绑到了身后,由于双手隔在了下面,所以现在我的造型就和一个小山包,上面插了一根小树一样,只不过小树是我的jj,「贱货。丑化说前面,你的钱呢,还够你享受几分钟的,别怪我没提醒你」说罢,只见其左手扒下我的包皮,然后用力一握,只将我的龟头露出半个,由于刚才擦鞋底的时候姐姐也没有用力,所以现在龟头上面只是黑乎乎的,马眼清晰可见,姐姐右手拿起高跟鞋,看了看鞋下的纹路,邪恶的笑了起来:「现在开始了」说罢也不等我说话,把鞋底纹路与我马眼平行对好,然后鞋尖放在我的龟头上,握住我龟头的左右向上一抬,握住鞋的右手略微加力一按,旋即狠狠的向前一推……
  「嗡」的一声,我感觉我的脑袋被姐姐这一按一推彻底炸开了,是疼,不是,可是有些疼但是疼痛过后的那种极度舒爽的感觉立刻充斥的我的大脑,下意识的一个深呼吸,大量的汗味,脚味,皮革味冲进我的鼻腔,反射性的咽了一口唾液,姐姐丝袜上的盐味,咸咸的,直接被我咽进了我的身体里,但是这还不算,被推过的鞋底又被姐姐加大力度的拉了回来,(用锯子锯断木头的样式,自己想象)「喔。喔。喔」快感……享受不尽的快感,向前推的时候一面略疼,一面略痒,但是jj还是不由自主的前冲,因为jj和精神上的快感已经掩盖了疼痛,痛,痒,爽,三种感觉充斥着我的神经,向后拉的时候痛和痒的感觉完全颠倒「姐姐,姐姐我不行了,求求您了,您要什么我都答应你」「哈哈,贱货,怎么这样就不行了?」

  姐姐继续侮辱我,当然手里还是不停的推拉着「是,是…… 」话未说完,只听我的手机彩铃声:「谁淫荡啊你淫荡」不合时宜的想起,姐姐漂了我一眼,对外的身份还是一个家教,由于我被绑着,当然即使把我现在放开,我也是不会答应的,只有姐姐帮我取电话了,来显显示是我妈妈,姐姐犹豫了一下,看了眼地上的我,轻蔑的想到,就这贱货的状态真的接听了,搞不好会露出马脚,考虑了一下左脚抬起踩在我的鼻子上,说道:「贱货,你妈来的电话,你别说话」「呜 。呜」我含糊道「阿姨您好,他在厕所呢,说叫我帮着接听电话,您有什么事和我说吧,我转达他」「那,也好,你记个电话139XXXXXXXX,和这个卡号60000000XXXXXX,你转告他明天他去办理过户手续,房钱存那个卡里就好是特意给他申请的卡」电话挂断……姐姐愣了几分钟。这……

  这电话好像是我家的电话,旋即反应过来,原来我要买的房子是这贱货家的,「呜,呜」我不合时宜的摇尾乞怜声打断了姐姐的思路「贱货,我问你,你家有套房子在XXX大街XXX号么?」

  「呜,呜」看来是没错了,姐姐心道看着手里记录的卡号,和电话号码,旋即又冷冷的看了看脚下的我,眼里的鄙视,轻蔑,一览无余「老老实实的呆好了」姐姐阴冷的说道,说完扭头跑进了厨房,在我疑惑的时候只见姐姐拿着一个面板出来(面板:包饺子和面等用到的厨具)随后又拿了两个小凳子出来,「想射吗」「想,想,对了,钱,屋里还有钱,还有2万多,」

  「果然不出所料,就是我家的定金」姐姐将两个小凳子放在我身体两侧,由于面板很宽,压在身上时,一面刚好露出了我的嘴,另一侧压过了我的肚脐,然后在我疑惑的眼神中,缓缓的踏了上去姐姐用鞋跟不断的剐蹭着我的jj,然后在剐蹭到我jj保持着一定弯度的时候姐姐的一只鞋踩在了我的龟头上,狠狠一碾「啊。啊」「喊什么,贱货,这样你不爽么?」

  「爽,爽,继续,继续,姐姐,继续,使劲,使劲」「哼哼,贱货,这服务满意么?」

  「满意,满意」「还想要么?」

  「想,想,」

  抬眼望着姐姐那邪恶的笑容,旋即勾起自己那变态的嗜好,就是前文提到过的,喜欢被邪恶的美女侮辱,踩着jj被吸金,狂吸,大吸特吸「话语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钱,钱,都给您,求您别停下,继续碾它,碾它」我已经疯的不能再疯了「呵呵,定金到手了,哼哼,真是个贱骨头,不如,趁机把房子弄来」
  姐姐也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这贱骨头会就范么?」

  「姐姐,快啊,快,继续,我的钱都给您了,求您别停下,只要您别停,我什么都给您」「啊哈哈哈,我句话听在姐姐耳中就好似天籁之音一样」「什么都给?」

  「一切,一切,什么都行」望着已经爽疯了的我,姐姐的嘴角翘起的弧度也是越来越大,冷笑道「你可真是够贱的了,贱货,补习的时间要到了,和以前一样,我会把你踩射,但是要收取高额的费用」「行,行,都是您的,都给您」虽然我已没有现金了,但还是下意识的说道姐姐也没有追究这话的可信度,只是将右脚的鞋跟踩在了我的海绵体上,将我的jj牢固定住,试了试感觉很稳,然后是左脚,也踩了上去,双脚成八字形,成丁字步站立,「贱货。听说你家XX大街有套房子?那房子是我买的,知道吗」「啊,是您?」

  冷的,我想到了什么,「姐姐,那房子是……」

  见到我的犹豫和逐渐回复的冷静,姐姐也不在犹豫将重心逐渐压在靠前的左脚鞋跟上狠狠踩住,右鞋跟似轻似重的不断的压踩我的海绵体「贱货,你是什么态度?做好你的位置,你不过是我的一条狗,」

  姐姐的直觉告诉她,对我越是凌虐,越能从我这里挣到更多挣扎,现金的话几万花了也就花了,对于我家的条件来说,可有可无,但是一个房子,牵扯的太大见到我脸上的挣扎,姐姐又将右脚跟踩住我的海绵体,左脚开始不停的虐踩,边说道:「贱货,你妈叫我转告你XXXXXXX,你自己看着办「说着,两只脚逐渐加力此时的我内心更加挣扎,真按姐姐所说,那就没问题了,钱是我的,我爱怎么花就怎么花,但是……

  脸色逐渐冰冷的姐姐好像也是失去了最后的耐心,两只鞋都用前脚掌为着力点,鞋跟开始一重一轻的开始狠狠的爆踩我的海绵体,左跟重重踩在jj上,右跟轻轻抬起,旋即,右跟重重踩下,左跟轻轻抬起,就这样持续了不到一分钟的时候,姐姐突然两只鞋跟的频率加快,而且越来越快,边疯狂踩的同时,边虐笑道:「贱狗,知道吗,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你天性属狗,而且是最贱的那种,贱狗?「贱」「狗」」

  伴随着一声声的贱狗,我感觉我的灵魂好像已被她踩在脚下,这时的我突然有种期待,真的变为一只狗「交不交,贱货!」

  「交,交,我交,房子,给您,我交」语出,精射……

                5、

  「叮咚,爸爸,我回来了」(姐姐回到家时的敲门声)「叮咚,叮咚,叮咚」(难道没人?姐姐心语悉悉索索,(找钥匙声)「吱呀」(开门声)「啊……」
  姐姐惊声尖叫中2小时候,独自坐在警署大厅内,姐姐擦干泪水,缓步的走出了警署,脑海中回响着警官不容质疑的声音,「你父亲属于他杀致死,后疑犯畏罪自杀,结案」(不太明白术语,大家将就一下)泪水模糊着双眼,左手缓缓拿出那封遗书,是那未曾见过面的母亲写给自己的。右手抱着父亲锁了18年的铁盒子,轻轻打开,「原来……是这样!」

  时间追溯到4小时之前,「贱货,这是最后一次了哦」一个女人似失心疯般的笑着,「好,好,」

  姐姐的父亲疯狂的呐喊着只见妈妈将一个木制盒子倒扣在他的下身处,从预留的洞口中引导他的jj伸了出来,旋即一只高跟踩住龟头,另一只高跟狠狠的刺了下去,重重的踩在海绵体上,8cm的高跟,视线所及之处仅有4cm,这时候姐姐的父亲,双眼暴突,呜呜叫个不停,「呜……好……好。呜……爽……
  呜呜」「很爽吧?就这样结束吧,下辈子我们再做夫妻,下辈子我们绝对不分开」妈妈喃喃自语到,说罢,走下木台从包下抽出水果刀向他走去,随着jj上压力骤失,精血不要钱一样像天空喷出,「好,好久没这么爽了」「你,你要做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染上这种……这种……嗜好,你可知道为了我们的将来我付出了多少,可怜我那还未见过面的女儿,也罢,来时再见吧」语罢……
  寒光闪过,一刀刺进肺中,姐姐的父亲致死也没有再说半句,女人安详的看着他,「来世,再会」「噗」

 *********************************
  ****(万恶的分割线)姐姐原先有个很温暖的家,姐姐的父亲和母亲很恩爱,姐姐诞生时,父亲感染恶疾,虽不致死,但已需终身药物相伴,恰巧母亲婚前的追求者贼心不死,借势以钱夺爱,抢走了母亲,父亲从此一蹶不振,若不是母亲时常回家相伴,只怕……但随着母亲另一个孩子的出世,随着那个男人的怀疑,随着父亲隐藏在内心的嗜好……结果很凄美……

  姐姐平静的看完信……打开父亲埋藏18年的秘密「18年了,没有母爱的18年,而你……有着父母的呵护,众星捧月般的骄傲,万贯家财的继承人」「你的妈妈……也是,我的母亲,我的妈妈」

              6、招兵买马

  「轰隆隆」(雨声)黄石大街,脏靴底书店……

  姐姐托着疲惫的身子推门而进「欢迎光临」姐姐道「请问娜娜在么?」
  「在那边」服务员A客气的答道「谢谢」刚要走过去,听到旁边服务员小声的对话,服务员A 「这是今天的第几个了?」

  服务员B 「第五个了吧,还是咱们娜娜老板厉害」服务员A 「是啊,卖不出去的书到了老板手中一本300元都有人抢,真厉害」服务员领班 「你们几个,别聊了,大惊小怪」姐姐带着不解的疑问看了过去只见被姐姐称为娜娜的女老板(20岁左右)满含歉意的将手中一本书递到一名男子手中,男子惊慌失措的拿到书迅速的跑到银台结账,然后也不顾外面的大雨,迅速的驾车离开了「娜娜」「小雨」(随意编了个名字)「刚才是怎么回事?」

  姐姐疑惑的问道「一只狗而已,哼哼,都是贱货」娜娜恶毒的道

 *********************************
  **************人物介绍,娜娜,孤儿,姐姐闺房密友,笑的时候也是不由自主的挑眉,(参照章子怡尖峰时刻里挑眉造型)而且别姐姐还要过分,姐姐的s情节受到过娜娜的一点熏陶后逐渐被我开发年龄20,喜欢穿高跟鞋,黑色丝袜,喜欢坐在你对面将高跟丝袜脚一张一合的勾引异性及M略有汗脚,擅长利用人性弱点,玩弄**,没有吃亏的概念往往在自己不吃亏的状态下让对方付出很大代价几年前,娜娜突发奇想的开了家书店,也是当时灵光一现,店的名字取的为脏靴底,娜娜本身并不喜欢**,但是对玩弄是情有独钟,在网上玩弄过几个m后干脆借了点钱开了个书店,书店起这么个名字也是有来历的,当时转租门脸的老板喜欢舔美女的脏鞋底,当时以此做附加条件求过娜娜,娜娜并没有同意,老板怕娜娜跑掉所以只能转租门店以稳住她,当时他心道,只要我是你东家就有机会,经过此事娜娜考虑再三决定既然身边中也有这么多m不如名字起个另类点的,以上是名字的由来(只是后来倒霉的老板被娜娜吸的只用12元租金租用一年门店,当然,额外的还有每月200克的娜娜靴底的泥)

 *********************************
  **************时间追溯到20分钟前一个时常光顾书店的M,蹲在书架下面找书(装样子而已,只是为了找机会近距离欣赏娜娜的高跟丝袜)

  而娜娜呢,早就发现他了,也不着急,看到外面下着雨,打着伞,穿着平跟及膝的靴子,在外面转了一圈(顺便看一下m开的什么车)踩了一脚的泥,进书屋后也不急,待鞋底泥略干一些后,声音略大的和收银员说道「这几本书是顾客退的吗?」

  「是啊,我马上给他们放回去」「你别管了,我来吧」说着,推着手推车,向那个m的方向走去,走到m身边,俯视着还在装bi一样蹲着挑书的「它」娜娜一阵冷笑。然后脸色一整,心道「开工喽」「这本书,嗯,在这里」「好了,」
  娜娜自言自语道这时,即使娜娜不看那m也知道那m完全被自己靴子上的泥所吸引了,听着他略粗的呼吸,娜娜越发的蔑视了,「不过是条贱狗,哼哼」随即,娜娜又拿起一本书,然后似故意的一样将一本薄薄的书带落地上,书落地时娜娜恰巧痛苦的咳嗽了几声以示掩盖,然后娜娜在那m面前,把脚掂了起来,让m从后面看到了她靴子后跟,此时的后跟上泥中的水分已略干了,整体呈淡黄色,娜娜已经感觉到m的目光了,心中冷笑一声,接着她的中心开始移到了左脚,右脚有点离开了地面,身自往左,右脚向外挥去,挥去的同时鞋尖最大角度的指向地面,也就是说将整个靴底毫无保留的展现在m面前M看到了她右脚靴底所剩不多的泥水慢慢的滑落,但是并没有意料中的滴答声,而是恰巧落在了刚才掉落的书的封面上。书放好后随着重心的偏移,右靴稳稳的踩在了书的封皮上,靴底的泥和泥水被靴底挤了出来,m的眼睛死死的盯住的娜娜的靴底,娜娜在靴子踩住书的时候脸已经转了过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那个悲催的m,恰巧看到他已经将右手伸进了右侧裤子口袋了,他的呼吸越来越沉重了,「趁你病,要你命,敢在老娘的店里玩这个?再说你舒服了我怎么赚钱?」

  娜娜恶毒的考虑道。

  「先生,先生」娜娜柔声道「呜?啊,您好,您有事」m向上扫了一眼后又低下头,诺诺的答道娜娜不经意的右靴碾了一下书,然后故作惊讶的说道,「呀,踩到书了,完了完了,这么脏谁还买啊,这次赔了,算了,先擦干净了吧」说着就要拿走,那m急道,「别,别,」

  「先生,您有什么事吗?」

  「不是,饿,我买,我买这书,我找了好久了」「可是书很脏了,我给您擦擦吧?」

  「不用,不用,就要这个,」

  「好,我看看多少钱啊,恩,这书绝版了,价格在300左右,您确定要么?」
  说是绝版,明显书架上还有5~6本,但那m哪还敢继续废话,心道:老子要的又不是书,要的是上面的泥,想罢,也没废话交钱,走人,

  ****************************下班后,上岛咖啡「你说的都是真的?」

  娜娜惊奇道就在刚才姐姐把这些天的事都一字不落的告诉了娜娜,其中包括,一开始的吸金,和第二次的吸金,踩踏,和自己的身世「那么说你同母异父的**是个贵公子了吧?」

  娜娜道「没什么意外的话,99。99%是」姐姐道「喜欢被吸金?」
  「嗯」「喜欢被邪恶的美女吸金?」

  「嗯」「喜欢被邪恶的美女吸金和踩踏?」

  「嗯」「喜欢被邪恶的美女吸金和用脏靴子踩踏」「嗯」「你说你上周吸了一套房子?」

  「嗯,你有什么问题能不能一起问?」

  「啊,对不起,我实在太兴奋了」不等姐姐说话娜娜继续道「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打算?我还能有什么打算,我现在的生活是不愁了,但是我一个亲人都没有了,哎」「你不想报仇么?」

  「报仇?」

  「对,报仇,报复所有伤害过你的人」姐姐陷入了沉思中,娜娜没有打搅姐姐的思考,也不急,边喝咖啡边默默等待15分钟后自信的目光重现在姐姐眼中,对着娜娜重重的点了点头「好,就是这样,报仇的话我帮你吧,反正我孤家寡人一个,这些日子玩的狗也玩的腻了,换换口味也好」「我……」

  「等下,别打断我思路」娜娜喝了口咖啡继续道「报仇的话,咱们要找个切入点,明显,你那个**,恩,姑且算**吧,他就是个切入点,而且……」
  说着娜娜冲着姐姐笑了起来这一笑不要紧,右嘴角有一些歪,眉毛也自然的挑了起来,姐姐也是笑了起来,如果非要对比一下邪恶的表情的话, 两人就好比是照镜子一样,很像很像「那么接下来,先料理伯父的后事吧」「好」五天后,XX墓地A区娜娜搀着姐姐走到墓碑前,上面刻着父亲XXX之墓,母亲那一栏还是用塑料纸封的严严实实的,不是姐姐不想……而是姐姐认为不配「爸爸,你走好,我会报仇的,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同时墓地B区也迎
  来了几位客人,「我」和我的「父亲」XX墓地B区爱妻XXX之墓……
  父亲心语:「哎,罢了,等我找到你的女儿我会给他一笔钱,叫他过上幸福的日子的,你也算安息吧」我:「妈妈。我的妈妈」此时的我还是没有从悲痛中醒来,不时的痛哭着秘书:「有机会了」父亲:「人还没找到么?」

  秘书:「暂时没有,不过好像有消息了,估计近期就有结果了」父亲:「罢了,慢慢来吧」说罢「扶起我对我说:「在20年前,我和你的妈妈XXXXXXXXXXXXXXXXXXXX」父亲接着道:「近期我打算去澳洲散散心,你学业目前正处在紧张时刻,你妈妈给你找的家教我听说了,而且看你最近成绩也是稳步上升,你目前什么也别想了,抓紧时间学习吧,我是知道你的想法的,你的卡里我已经给你划过去300万,就当你这段时期的零花钱吧,而且……」
  「算了,你也长大了,我就你这一个儿子,你要是实在不想考大学干脆我给你安排个总经理助理的职位你先历练历练吧,公司那边我已经打好招呼了」「我」明白父亲的想法,利用重压来刺激我「父亲,我除了在您公司工作我还想自己创业」我激动的道「没问题,我的图章在咱家的……创业的话少不了钱,自己看着办把。这东西我还是可以满足你的」父亲悄悄的对我说「努力吧,我希望我回来的时候看到一个不一样的你」

  ************************娜娜:「你这样是不行的,你想啊,他想要什么你就满足他什么?那你能得到多少?「姐姐:「那,你的意思是?」

  娜娜:「玩弄……」

  姐姐:「玩弄?」

  娜娜:「假如说吧,我说假如,咱俩一起面对他的时候,我全当不知情,他想要还不能明说,只能在那边眼巴巴的看着,待时机成熟的时候再开始,最后的结果和你以前的那样可是天壤之别啊」姐姐:「行的通么?」

  娜娜:「当然了,这方面我是行家,你看看我的店面就知道了,一开始那老狗要3000元租金,最后怎样还不是拜倒在我脚下等着盼着吃泥,现在你猜租金多少?」

  姐姐:「那天好像听你说那老狗是每月1元租你的吧?」

  娜娜:「哈哈,那是过去式了,前天晚上我狠狠的吸了他一次,现在他租我店面我开店,而且,他每月返还我租金3000元」听着娜娜的话姐姐的双眼都放光了,「好,趁着还没到周末,咱俩好好合计合计,我要一点一点的蚕食,吸干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