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11558


  **************************************************************

  灵感来源于日本电影《禁室培欲:香港情夜》。电影太短不过瘾。自己加了内容。打算写成长篇。

  **************************************************************

  一直想养一条狗。

  我家平房。三间三十年前盖的大瓦房,面积很大。农村的地也不值钱。再说三十年前盖房子房产局也不大管事。想盖多大都行。院子比房子面子还要大。后来城市变大了。农村变成了城郊。虽然如此,我家仍地处偏僻。郊区最北头山脚下。平时也没什么人来。

  大姐在上海闯出一片天地后就把爸妈接过去养老了。她想把我也带去。我回绝了。到了上海不知道要干什么。我这个人没什么手艺。也没有好学历。去大城市只能是干体力活。这还得看老板眼色。家里二十亩田够养活我了。我把地租给了陈家。每年给我几千块钱。我再进城里开个出租车赚点。生活即悠闲又轻松。
  家里一直想给我说媒。相过几个姑娘都不合适。我喜欢的人家不喜欢我。女方同意呢,我又觉得太难看。人生短短数十载。我可不想娶个黄脸婆了此一生。
  有需要了可以去叫鸡。虽然我从来没叫过。

  我想养条狗。纯种的德国黑背。价格太贵了。上次我经朋友介绍去了趟本地武警。刚生出来的小仔要我五万六。还不许还价。我跟姐谈过。被她一口拒绝了。
  她倒是同意我养一条。但她的意见是买一条几百块的土狗。反正狗都一样。
  养大了能守家就成。

  这事儿成了我的一大心愿。朋友们都在谈女朋友,我心里却想狗。所有人都笑话我。当然这不关我的事。我只想养狗。德国黑背。连狗链都买好了。等我攒够钱就买。这些年省吃俭用的,也存了两万多。存到三万后我再去武警队看看。
  能不能砍价。

  开出租车这行业,什么人都能碰上。各种素质低下的很常见。这练就了我一身打架的本事。面对无理取闹的,你得比人家更无理取闹。而且干的哥的都比较团结。遇到人多的就用对讲机一喊,立马就有几十个兄弟拿铁棍赶过来。

  我白天开正规出租车公司的车。赚不了多少钱。到了晚上就开兄弟的黑出租。
  这个赚钱比较多。给朋友两百块钱就可以了。剩下都归我。车是破了点。但顾客一般不在意。晚上有些地段拦车比较难。我就专门跑这些地方。

  那天刚跑完一对情侣,就遇到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上车。我通过后视镜一看,长得很像日本人。话说这挺奇怪的。虽然都是东亚人种,但有些人一看就能看出哪国的人。韩国的,日本的,中国的。当然这也分人。大部分人是不能凭外貌分辨的。

  这个姑娘真的很漂亮。大眼睛小嘴,就是那种AV里常见的典型日本少女。
  秋天天气冷。小姑娘身上穿得比较多。但从手和大腿上看很细。身材应该不错。

  我心里面想着,如果我有这样的女朋友,情愿不买狗。当然只是想想而已。
  这种极品女友哪里轮得到我这个黑的哥?

  「美女去哪儿啊?」

  「富——鬼——Hotel。」

  后面一句说的是蹩脚的英语。说的应该是富贵大酒店。本地唯一的四星级宾馆。

  「外国人?」我一边启动车子问道。

  小姑娘没反应。

  「霓虹淫?」我试着问。小姑娘突然露出笑容拼命点头。从综艺节目中我早就知道了。日本人表达情感时很夸张。让人不适应。

  还真是日本人。真是少见。我们这城市外国人很少。偶尔能看见韩国人。他们在开发区有工厂。日本人真的是第一次见。富贵大酒店比较远。大概二十分钟的路程。而且送完后可以直接回家。挺好。到了文明路的时候发现前面排了好长一队车。我用对讲机问兄弟怎么回事。兄弟告诉我说前面水管爆了。他困在那里过不去也出不来。听到这个我趁交警没空管我立马倒车。如果再等一会儿,我就会被后面的堵上。到时候也会跟那兄弟一样困在这里。

  我回过头去指了指前面,再指地面,然后用手势告诉她水管爆了。小姑娘点头。然后我再指着另一条路指了指,给她比划说我要绕过去。最后一指大酒店方向说:「去HOTEL。」小姑娘用白嫩的小手比出OK手势。小姑娘挺伶俐的。
  看样子听懂了。

  这样的话只能从人民路过去再插进民生路。这样绕的路多点。但这两条主干道很少堵车。只是红绿灯多些。车子开了七八分钟,发现前面又是一排长龙。
  「今天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到处都堵车?」兄弟们听了我的话也跟着报怨。
  没办法了。绕快环吧。虽然绕得太大,至少那里绝对不堵车。我回过头去给了小姑娘抱歉的微笑。小姑娘立刻露出可爱的虎牙笑着说:「大伊交布。」
  这个我懂。就是没关系的意思。这么多的步兵骑兵片看过无数。也有了一定的日语功底。上了快环后就好多了。我以110迈的速度奔跑。想快干完这趟活好回家看于妈的神雕侠侣。包子脸小龙女我可稀罕得很。让我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当我想出快环时,发现前面正在施工。

  「WHATF……」我差点出口成脏。然后无奈地回头看了一眼小姑娘。
  那小姑娘已经乐了。用手捂着半边脸笑个不停。我很遗憾地看了一眼迎春北路。本来从这里把她送回酒店,然后原路返回,就直接回家了。这回可得绕一段才能回家。这个时候我突然有了一种邪恶的想法。这个想法一跳出来,我就再也忍不住了。

  美女犬!

  干嘛养狗呢?干脆养个美女犬不是很好吗?因为日本AV太有名的关系,我一看到日本女人就往这方面想。这是思维惯性。这个女孩很乖巧。如果我把她抓回家里,把她驯养成一条美女犬会怎么样?说干就干。一看了看周围,然后若无其事地直接调头,往回家的路上跑。

  女孩很安静,悠闲地看着窗外的风景。她的头发不太长,刚长到肩膀上面。
  这种发型是我最喜欢的。上初中的时候我暗恋的对象变是这种发型。只是很快她就发现不对劲了。周围的高楼越来越少。景色变得荒凉。再傻的人也看得出我在出城。小姑娘忐忑地拍了我肩膀轻声问:「斯密马森……叽哩咕噜……」我指了指耳朵,表示听不懂。

  女孩明显感觉不对劲了。脸色变得惊恐。不安地左看右看。呵呵。车速这么快,你有种跳下去我也认了。可惜这女孩没有这样的勇气。这也可以理解。对于日本女人来讲,贞操什么的哪里比性命重要?最差的结局也不过是被强奸。如果跳下去就生死未知了。看她这年纪不知道被干过多少次。日本女人比美国女人还开放。我一个在美国的同学说,美国女孩一般十三岁以前就破了处。很少过十五岁的。

  我家周围没有路灯。去年刚修的水泥路。村村通工程挺给力。国家水泥大概没处扔了。这么远的地方就我家一户还给修。进了院子后我下车关了大铁门。整个院子就成了密闭的环境。墙修得高主要是为了防贼。郊区治安不太好。我家房子修得又大。遭贼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当然大部分贼都是失望而归。

  家当少归少,时不时地丢个电视机什么的也挺烦人。所以自己买了砖头。没事儿的时候砌一点。现在就成这个样子了。上面插一些玻璃碎块,这就是非常有效的防盗墙。

  关上大门后我往车子里一瞅,见女孩缩在另一边,眼睛里充满了恐惧。这也难怪。人生地不熟的。她一小姑娘被我拉到这黑咕隆咚的乡下。如果这都不害怕,我得怀疑这货是不是贞子缠身。我一拉车门,发现她从里面锁了。我心里一乐,掏出钥匙把门开了。

  「来,听话。」我招了招手,让她下来。小姑娘没动。「嗯?」我带着威胁的口音瞪着她。她竟然哭了。眼眶里已经浸满了泪水,顺着婴儿胖的脸颊向下流。
  我感觉挺好玩的。小姑娘人长得俏,哭起来就更显楚楚可怜了。让人忍不住狠狠欺负一下。

  我也不着急。就靠在车门上一直瞪着她。过了一会儿,她竟然真的爬了出来。
  「这么听话?」老实说我有些意外。难道她已经认命了?这么快就进入了角色?听说日本女人都很听话,看来所言非虚。

  女孩低着头不敢看我。胸前抱着背包。我粗暴地拉着她的手腕进了厨房。女孩基本上没有反抗。很顺从。我预期的哭闹都没发生。不过看得出来女孩非常害怕。只是不停地哭。眼泪都流到了脖子里面。本来就是一逼惹人爱的模样,再这么一哭就更激起了我的兽欲。恨不得立刻扒光她的衣服就地正法。但我没有那么做。

  这是我的宠物。我得慢慢培养她。把她养成我的狗。我指着她的鼻子说:「YourName。」女孩说了个名字。没听懂。我跟她说:「Yournameis旺财!旺!财!」女孩很聪明。一字一句地重复道:「wang,cai。」然后点头,表示听懂了。

  我试着叫她:「旺财!」女孩立刻点头:「嗨!」我立刻不满地摇了摇头:「不是嗨!NO嗨!是汪汪!汪!汪!You,伊奴!汪汪!」我看了犬夜叉,知道狗的日语是伊奴。「女孩立刻变色,拼命摇头,表示不能接受。而且很愤怒的样子。

  我才懒得理她高不高兴。从柜子里取出狗链,想要给她带上。这个时候女孩终于懂得反抗了。她突然将手里的背包往我头上一扔,就夺路而逃。她估计已经明白我的意思了。美女犬这玩意儿日本人比我懂。这么重口味的东西明显不能让她接受。可惜就她那小身板,力量对我来讲几近于零。

  我很轻松地就将她抓住按在地上。我坐在她的肚子上作势欲打。女孩抱着头开始惨叫。不停地叫「打梅,打梅得库打塞伊!」

  我当然不舍得打。这么可爱的姑娘哪个禽兽真下得去手?不过我也发现了。
  这女孩胆子不是一般地小。根本不懂得反抗。刚才我跨坐在她身上的时候,她完全可以踢中我的要害,然后再伺机逃跑。但是她没有。可能是太害怕了。不敢惹怒我。

  我咬牙切齿地瞪着她的眼睛,不停地挥舞着拳头,再把狗链送到她面前。女孩说了好一会儿鸟语。我实在无法忍受,就狠狠掐了下她的脸蛋。这下可用了些力气。女孩直接哭开了。刚才只是无声地哭泣。现在却是放声哭了出来。

  我正觉得心疼,女孩竟然用颤抖的双手接过了狗链。我又一次被她震惊了。
  这女孩真是好欺负。是不是以前日本也经常被同学欺负呢?这样侮辱人的方式都轻易接受。我不禁开始瞧不起日本女人。就这种性格,他们全民族都应该给人当奴隶。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女孩还真是适合当美女犬。狗么,不就是无条件听从主人的命令么?

  女孩自己戴好了狗项圈。我从她的身上爬起来。坐到了墙角的椅子上。然后向她招手。女孩犹豫片刻,慢慢向我走近。我立刻装作愤怒的样子站起来。女孩惊慌失措。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我指着地下,然后给她做了跪着爬的姿势,指着她的鼻子说:「伊奴!YOU伊奴!」

  女孩坚决地摇头。表示死也不从。我装出愤怒的样子给她一个飞脚。没有真踢。然后再作势欲打。她还是摇头。我想了想,从灶台下面拉出了烧得通红的火钳。女孩的脸色变了。我用威胁的眼神看她。向她靠近。女孩终于屈服了。慢慢地曲身弯腰。跪在了地上。眼睛一滴滴打到地面上。整个身子也颤抖个不停。我的注意力完全被她纤细的腰和又圆又大的屁股吸引住了。胯下支起了高高的帐篷。
  「不急,不急。不能像猪八戒吃人参果一样。这女孩得慢慢品尝。」

  我已经完全沉浸在调教女孩的乐趣当中。而且这女孩太好玩了。太听话了。
  根本不需要暴力。我已经决定了。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也绝不会放她出去。
  我要让她当一辈子的旺财。就算以后她老了,我也要把她调教成我的奴隶,我的帮凶。我以后还要抓更多的美女犬。然后让她帮我调教她们。

  看着这么漂亮的日本女孩跪在地上,我居高临下地看着,感觉有种君王般的成就感。我可以完全主宰她的命运。我拥有了一个人类做宠物。我也是人,她也是人。能把同类当宠物,这是怎样的成就?

  那些有钱人养十几万的藏獒又怎么样?能跟我比么?我养的是人。还是日本来的女人。这个女孩非常漂亮。想到这里,我差点放声大笑。怪不得全世界有那么多变态以囚禁女性为乐。这种乐趣真的是难以用语言形容。但凡试过一次,就会深陷其中。世间再也没有比这更让我陶醉的了。

  想想该干什么呢?得专门做一个房间。把她关起来。买点材料过来就行了。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然后去情趣店买些玩具。要不淘宝也行。然后去下载SIS的小说。里面有很多调教女奴的文章。以后还可以发些打码的照片赚些分数。
  脸是一定要打码的。

  虽然不知道这女孩来中国是为了什么,但他的家人肯定会报警。虽然警察上SIS找人的可能性不大,但我不会冒险。这种险冒得毫无意义。到时候那些狼友们都会羡慕我吧?女朋友算个屁!

  女孩还保持着下跪的姿势趴在地上哭。我走到她后面一把拉下了长裙,露出白得像馒头的屁股蛋儿。女孩惊声尖叫。我立刻抓住她的脖子作势欲打。女孩马上就老实了。我拿起火钳在她面前晃了晃,跟她说:「不许动,要不然烧你!」
  女孩拼命点头。看样子明白我要表达的意思了。

  凑进去闻了闻。确实有传说中的香味儿。但那好像是衣服上的。我用舌头使劲一舔,女孩的全身狠狠抖了一下。吸吮了一会儿屁股蛋儿,我把整个脸埋进了股间。屁眼儿是臭的。屎臭。但不是很浓。看得出洗过。我有点接受不了。这么漂亮的女孩,屁眼儿竟然是臭的。但我并不是很反感。相反,这种臭味儿居然让我隐隐有些兴奋。再往下闻就是尿骚味儿和汗味了。不是很重。内裤是白色的。
  很干净。看来这女孩很爱干净。

  「妈的,不要弓着腰。把屁股抬起来,腰部下压!」我用手按住女孩的后腰,同时另一只手伸入两腿间往上提。女孩刚开始不动。我不耐烦地拍了拍后腿,同时向上提了提她的胯间,她终于明白了。慢慢地挺起了臀部。

  完美的臀部曲线。我已经忍无可忍了。我急不可待地将她的上衣往上拉。这下子她胸部以下小腿以上全部暴露在空气中。白得令人窒息,细得让人心疼,我感觉脑子晕晕的。一下子就扑到她的身子上。双手插进上衣里使劲揉搓她不算太大的乳房,同时脱下自己的裤子,提起涨得发紫的阴茎,想要往里面送。

  还好在最后一刻终于忍住了。但这股邪火必须发泄。于是我急不可待地走到她的面前,当着她的面打起了手枪。女孩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个结局。只是无声地哭泣。完全没有反抗。

  我的龟头不敢离她的嘴太近。我怕她咬我。但龟头还是能感觉她鼻子喷出来的热气。打过飞机很多次,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刺激。不到一分钟就射出来了。
  女孩看到我套弄速度加快,也知道我快射了。想躲开。被我粗暴地抓住头发,并用凶狠的眼神看着她。她不敢乱动,就闭着眼睛等待精液的洗礼。

  「呃………」

  终于,黄色的精液分作几股,射在了女孩的头发上,脸上,还有衣领处。有几道还落在了后背上。好久没打手枪,存货比较多。而且颜色都黄得跟浓痰一样。
  这颜色我看着都恶心。想了想,也就没逼着她吃我的精液了。射精后我感觉浑身舒爽,还有无尽的疲惫。我的左手沾满了精液。晃晃悠悠地走到她旁边,全数涂在了她纤细的后背和饱满的屁股上。短时间内我还不想让她怀孕。这也是我不愿插入的原因之一。

  女孩满脸都是黄色的精液。恶心得她不停干呕。用袖子不停擦拭脸上的精液。
  很快她身上全都是黏性极强的精液了。气味像消毒水。她好像没吃东西。干呕了好久也只是吐出了一点清水。我带着恶作剧般的念头欣赏了一会儿女孩的窘态,突然发现她后背又弓起来了。破坏了臀部的曲线。

  我非常生气地使劲拍打了女孩的屁股,大声喝骂道:「抬屁股!」说着又拍打了女孩的腰部。女孩很聪明,立刻恢复了诱人的曲线。生在日本的女孩,这方面的知识比别的地方多。社会环境使然。心理接受能力也比较强。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我想如果换成比较纯洁的女孩可能早就崩溃了。

  女孩怎么擦也擦不干净。因为她穿的针织上衣并不吸水。向我投来求助的眼神。我想了想。她现在这样子确实够恶心的。给她洗个澡吧。给自己的宠物洗澡是主人应尽的义务。于是将她拉到墙边拴好。然后开始生火,烧水。前些天热水器坏了。我也只好用这种原始的方法给她烧洗澡水。

  铁锅里水很多。要烧很久。屋子里全是我精液的气味。虽说是自己的,但我还是很难受。精液都干了。女孩皱着眉头把白色的针织外衣脱了下来。但脖子上系着项圈,衣服只能挂在狗链上。女孩看了看我,再看看挂在墙上的狗链。终究不敢自己动手将链子解下。只能跪在地上无声地哭泣。我本来感觉挺好笑,忽然发觉她的膝盖全红了。这才让她站起来。女孩的膝盖肘部要细心维护。这地方很容易变黑。变黑以后就难看了。

  女孩站了起来,揉了揉膝盖。我心疼地用湿毛巾擦拭她的膝盖。然后用手指摸了摸变粗糙的部分。女孩看到这个轻声跟我说:「阿里卡到高咋伊玛斯。」
  我有点意外。她居然向我道谢?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说起来家里有了女人——应该是母狗,确实有很多东西需要备齐。首先她的狗链就不太好。没有锁,她自己就可以随便解开。这太不安全了。今天是来不及了。明天就得进城买好些东西。对了。女孩还有生理期神马的。我也不懂牌子。
  算了随便买一些吧。用哪个不是用?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