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性爱技巧  »  爱情童话


林阳近段时间心情真的不错,用他自己的话来说那叫做梦也会笑出声来。

  就这一点,他的室友可以证明确有其事。胆小的夏思聪就曾经被林阳的笑声吓得小便失禁,至今想来,夏同学仍是心有余悸。

  方玫的美勿庸置疑,她是校狼们经过层层筛选评出的新一代校花。方玫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被推上风口浪尖了。虽说对自己的容貌身材颇有自信,但是她从来就不是大无脑的花瓶,至少外语学院的穆师姐就比自己漂亮些许。

  虽然只是些许而已!可校狼们并不认同这一点,他们认为穆美人太冷了,冷冰冰的美女不会得到大众的喜欢,甚至都不能成为公众意的对象。

  林阳是在一个极其偶然的情况下认识方玫的。周末的校园很是平静,往日喧嚣的人群都不知死哪去了。在寝室闷头玩了一上午游戏的林阳忽然惊觉五脏庙造反。该外出觅食了,林阳如是想。

  吃饱喝足的林阳在林荫大道上惬意地踱着方步,脚下的拖鞋“啪嗒”作响。

  “嗬,背影九十分!”这是林阳下意识地反应。拐角处出现的一个美丽身影让他眼前一亮。

  “可是……”林阳皱了皱眉,他总感觉有点儿别扭。再仔细一瞧,才发现那儿不对了。这美女走路的姿势,呃……有点怪异!

  目测身高一百六十五公分,加上高跟鞋的作用,差不多一百七十二!挺拔!

  双腿修长,臀部浑圆,蜂腰纤细,蓝色泛白的牛仔裤和上身纯白的雪纺衬衫完美搭配!

  可是美女,你走路能不能自然些呀?这一夹腿走路真可谓大煞风景,让林阳不禁有上前呵斥的冲动。

  可冲动归冲动,林阳倒不至于唐突佳人。

  “漏?”林阳的脑海中渐渐浮现出这个比较邪恶的想法。可不等他进行更深层次的思索,前方易峰突起,有点儿超分贝的尖叫让林阳从邪恶中惊醒。

  随着那一声比较凄惨的尖叫,前方的美女很顺理成章的坐倒在地上。一种英雄救美的责任感油然而生,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冲到美女身边。

  “怎么啦姐姐?扭到了吧?”美女抬头就看到一张关切的脸。

  “算不上英俊!”美女有点啼笑皆非的感觉,什么跟什么嘛,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会有这样的想法。脚踝处刺骨的疼痛强烈刺激泪腺,瞬间功夫已是梨花带雨。

  “你能不能……”

  “行,这就送你去校医院”林阳也不多废话。也不管美女是否反对就将其抱起,要死不死的,打手居然搭在美女丰满右的边缘。

  美女被林阳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着实吓了一跳,可是没办法儿,自己确实是走不动道路。认命呗,缩了缩脑袋靠在林阳前。

  林阳只觉怀里香满肆意,这时候才真正看清美女。白净的脸庞略带娇羞,挂着的几滴泪珠很能激起雄无限的保护欲,只是皱着的眉头稍稍破坏整体美感。

  “美人卷珠帘,深坐颦蛾眉。不知姐姐芳名可肯相告?”

  “哟,武侠片看多了吧你?听好了哈,姐姐我闺名姓方,单名一个玫字,火红玫瑰的玫!你这家伙该不会是姐姐的本家兄弟,姓方名大玉吧?”林阳被逗乐了,这方大美女也是个怪物,这当口居然还有心思开玩笑儿,不过这样很好!

  “呵呵,不才姓林,双木林,单名一个阳字,记住了不是沉默羔羊的羊,同理也不是喜羊羊的羊,而是光芒万丈的阳!”

  “你等等,光芒万丈有阳字吗?”

  方玫撇了撇嘴。

  “姐姐,难道太阳不光芒万丈吗?”林阳得意洋洋。

  方玫眉头舒展开来了,和这个陌生的男孩浑打科,竟然成功忘记了脚踝的疼痛。她已是到抱着自己的男孩心思竟然如此细腻,满嘴跑火车信口胡诌不过是想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罢了,看来他的目的达到了呢。望着林阳俊朗的脸部线条,方玫嘴角偷偷弯起。

  “只是扭伤而已,没啥大碍。”校医同志迅速下来结论。

  “呼呼,那就好了。”林阳松了一口气。虽说自己体格强健,虽说方玫形体轻盈,但是一路冲到校医院,毕竟还是出了不少汗。甩了甩额头上的汗珠,咧着嘴跟那儿傻笑。

  坐在长椅上冰敷脚踝的方玫轻微扭动了一下,虽说动静不大,但是旁边的林阳到底还是觉察到了。

  “怎么啦?还很疼吗?”林阳看到方玫的表情并不是痛苦,却惊奇的发现那张白净的脸上布满红霞。

  “不是的,你能不能……能不能帮我买些东西……”方玫似乎下了好大的决心才说出这番话。

  “你……买……买什么啊?”林阳头有点儿大,联想到方大美女走路的姿势,似乎预感到些什么。从刚才的接触,他知道方玫是个大方,不拘小节的女孩,可现在……林阳真的有点毛骨悚然了。

  “帮我买包卫生巾!”方玫看着一脸窘迫的林阳,差点儿没忍住笑。

  “what?”虽然有点心理准备,可听到确实答案还是想被踩中尾巴的猫一样窜了起来。

  林阳长这么大第一次感觉到进超市购物会这么艰难。刚才在校医院和方玫的对话让他落荒而逃。

  “我要纯棉质地,带翅膀儿的!”方玫放下满心的娇羞,说话带着一股促狭的意味,林阳的窘迫样儿令她很是开心,哼!总算扳回一局!

  “护翼的……”林阳下意识脱口而出,随后他才明白自己犯了多严重一错误“哟,行啊小哥,护翼都知道,明白人啊!”方玫笑得更开心了。

  林阳瞪了方玫一眼,飞出校医院。

  还真是折磨啊!卫生用品区各式各样的卫生巾简直是琳琅满目。没法子,咱又不熟悉这玩意儿,慢慢寻呗!

  “纯棉的,带翅膀儿的!戳!不就是一卫生巾嘛,没事儿整出这么多花样干啥!”林阳嘴里嘟囔着。

  突然感觉有点儿不对劲,猛一回头,一老太太直愣愣的盯着自己手中的卫生巾,那眼神要有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林阳终于切身体会手足无措是什么意思了,想要解释点什么却不知道如何开口。讪笑着把卫生巾扔进购物篮,夺路而出。跑到收银台前依然感觉那道诡异的目光粘在自己背上,那个虚汗啊!

  “哟,小伙子不错嘛,知道心疼媳妇儿!”带着善意的戏谑生意不适时宜地响起。林阳讪笑着望向脚尖,似乎想在光滑的地板上硬生生找出一条缝儿来!

  “给,幸不辱命啊简直比打仗还累!”面对方玫的时候林阳才算松懈下来。

  “呵呵,挺能耐的嘛,小哥真有前途!”方玫校医盈盈。

  “去你的!还有脸笑呢,人家可说了,这是给我媳妇儿买的!”看着略带可恶的笑脸,林阳不得不发起反击。

  “哼,美得你!”方玫嗤之以鼻,还顺带免费赠送一对白眼。

  “过来,扶姐姐一把!”

  “干嘛呀又?”林阳心下揣揣不已,生怕又有什么艰难困苦的任务落到自己头上。

  “干什么?去卫生间呗!”方玫没好气的说。

  好人终究是有好报的,林阳这样解释自己的艳福。一次极其偶然的救死扶伤外加一包卫生巾,换来一个绝色美女的青睐,这生意绝对划得来。

  可是方大美女的刁钻古怪着实让林阳有点儿头大。比如说某一次奉命陪美女散步,夜风习习,有美相伴,于是乎越走越远,沿着河堤走了好远,这妖就突然发难了。

  “小哥,美女脚麻了,走不动道,咋办才还捏?”方玫一脸诡笑。

  “那你说咋办呀?”林阳顿时气结。

  “背背”方玫向林阳张开了翅膀,脸上带着天使般的纯洁微笑,但是只有林阳知道在这微笑下隐藏着怎样一颗恶魔般的心灵!

  方玫似乎要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到林阳身上,一双藕臂紧搂着他的脖子,还调皮的在他耳边轻轻吐气,秀挺饱满的双乳完全印在林阳背上。

  痛并快乐着。这是林阳的感觉,方大美女的双峰随着步伐在背上摩擦,不用手都能感觉到完美的型。

  “小哥,我刚刚想起神话小说的一个经典段落嘿嘿……”方玫笑得忒诡异,忒开心。

  “猪八戒背媳妇儿?”又是不假思索脱口而出!脑子里全是悟能同志的光辉形象。哎,又被这妞儿摆了一道儿!林阳甚是不忿的在方玫娇臀上拍了一记。

  “啊!”被突然袭击的方玫失声喊道,声音既娇又媚,轻轻咬了下林阳的耳朵以作报复。

  回到寝室的林阳猛灌了几缸凉白开,这被媳妇儿可真是体力活儿呀!

  “我说丫头,你得有一百二了吧?死沉死沉的!”林阳瞥了一眼从洗手间出来的方玫。

  “死八戒,看姑娘我不撕了你的嘴!”说完像只抓狂的母猫扑到林阳身上。

  “哎哟,咬死我了,美女饶命的,我不敢了,再不敢了我!”一时间屋里充满嬉笑声,求饶声,好一会儿功夫才算平静下来。

  “咦,你们屋那仨活宝儿呢?哪儿去了都?”

停止向我军攻击的方玫终于发现周围的环境有点儿不太对劲了。

  “哦,那几块料都回家去了。”林阳环抱着美女,在她平坦光滑的小腹上轻轻抚。

  “哼哼,是不是你把他们赶回去的呀?古人说得不错,色胆包天,这是经过心策划蓄谋已久的行为,我必须予以公开谴责!”

林阳大喊冤屈:“我哪有的啊,他们可都是本市的,周末回家也是很正常的嘛!”

  “狡辩!”方玫面露甜甜笑意,用纤长的手指滑过林阳的脸颊,用令人心颤的软语缓缓道:“那方玫就变成任人宰割的小羔羊,对吗?”

林阳没有回答,浑厚的大嘴已经开始在方玫的粉颈上以寸寸探索。手上的力度不断加强,活动范围也在渐渐变大。

  方玫被这充满温情的爱抚感染了,回过头开追逐林阳的大嘴。

  方玫的双唇饱满湿润,林阳捉住之后再舍不得放开了,舌头不失时机的攻城略地,只是遇到些许抵抗之后便长驱直入,轻易俘虏对方的丁香,纠缠不休。

  热情在酝酿,方玫被这热情一蒸,俏脸蒙上一层粉红,愈加美艳不可方物。

  林阳的手一直在自己的乳房边沿游走,一圈一圈,就是不肯直取华山。方玫暗自嗔怪一声,终于缴械投降,捉住男人的大手按在自己乳房上,伴随着的是一声舒适的呻吟。

  方玫双乳自然挺拔,不需要用厚厚的海绵垫子来塑造型,这是她引以为傲的。因此乳罩自然会选择透气更强的薄布料。当林阳第一次问起时,方玫一脸娇羞:“人家的乳房需要大自然的呼吸嘛。”林阳听后不禁莞尔。

  充血的乳头不堪乳罩和纯棉套头衫的阻隔形成明显的突起,在林阳的大力揉搓之下,方玫不安地扭动着。

  长吻告一段落了,两人的欲火也被彻底点燃,林阳的双手不再满足于布料的阻隔,从衣服下摆进攻,实实在在的握住那对自己爱不释手的极品乳房。

  鸡巴抬头了,在方玫丰满臀部的扭动摩擦下愈加坚挺,大有破衣而出之势。

  两具白生生的肉体,在林阳床上翻滚着,地板上东一件西一件四处散开的衣物,躺在地上貌似挺委屈的,似乎都在埋怨和嘲笑主人的猴急。

  能不猴急嘛!情人间的一颦一笑,一个动作都能令人欲焰高炙,更何况经过充分调情。

  方玫躺着微闭双目,睫毛轻颤,她知道自己又要成为世上最幸福的女人了。

  她能感觉到自己男人壮火热的阳具在阴唇间一下一下划过,还时不时用龟头头顶住充血的阴蒂细细研磨。她知道自己阴道已经湿得一塌糊涂了。

  方玫曾为自己的敏感体质感到不安,她生怕爱人认为自己淫荡。可林阳说女人是水做的,而我的宝贝确实冰山,一遇火种则能汇成河川世人不知冰山之好,而我独享之,说完埋首于美人胯下,啧啧不休,甘之如饴。

  林阳竟似效仿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极尽挑逗之能事。方玫欲火焚身,幽怨地白了爱人一眼,无限情意尽在不言中。

  林阳终于吹响冲锋号角,举旗叩关了。壮硕的阴茎一寸寸没入方玫阴道内。

  在这期间,方玫似乎没了呼吸,直到林阳尽尽根没入,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接纳爱人的阴茎已经一年多了,但是每次都有初夜般的新鲜感觉,让方玫不断陷入情欲的漩涡中,欲罢不能。

  “太深了……老公……太深了……”方玫目光迷离,像八爪鱼般紧紧缠住辛勤耕耘的男人。

  林阳和风细雨的抽令方玫心神迷醉,每次阳具全入,她都以一记娇媚的呻吟作为注脚,道不尽销魂之意。

  方玫通体舒坦之际亦不忘记爱人的感受,她努力挺起上身,向他展示自己的无限美好,最后捧着肿胀的乳房送到爱人嘴里,作为最香艳的奖励。

  云收雨歇了,方玫静静地趴在爱人身上,细细体味高潮的余韵。

  “玫儿,咱们还有俩月就毕业了。”林阳抚抚摸着女人细腻的肌肤,说不尽的怜惜。

  “嗯?”

  “我爷爷想见你。”方玫像受惊的兔子一般猛地坐起身来:“你……你爷爷见我干啥嘛?”

  “呵呵,见你干啥?当然是要看看自己的孙媳妇儿了”

方玫惊呼一声,埋首林阳肩上,无限娇羞!

  字节数:9822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