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19388


        风筝

    一年冬去,春花烂漫。

    洛阳城外一个小小的山岗上,一对姐妹正在开心的放着风筝。

    「姐姐加油啊,风筝飞的好高。」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欢快的叫着,她穿着一个红色的小裌袄,一身鹅黄色的棉裙。

    正瞪着一个黑宝石般的大眼睛仰着脖子看着天上的风筝,脖子上挂着一个不起眼的小欲坠。

    「知道啦,死丫头就知道缠着我放风筝。」一身白衣,凹凸有致,正式一个十八九的妙龄少女。

    一头乌黑的秀发,盖住她那天仙一样的半个脸庞。

    「姐姐最好嘛,嘿嘿,只是不能让姐姐和瑞哥哥约会了。」小女孩古灵精怪的说道。

    「去,死丫头,爹爹知道我带你出来放风筝一定会骂的。」少女脸一红更是无比动人起来。

    就在这时,远处跑来一队骑兵,有20多人。

    「是官兵,这些官兵做什么呢?不是我们府上的?」少女疑惑的看着这群官兵转眼就跑到自己面前。

    「奉圣旨,将这逆臣之女给我拿下。」一个好像是头的官兵在这少女震惊的眼神中说道。

    她爹爹可是两江总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平时见了她们都低头哈腰的官兵今天要抓她?逆臣之女?

    「你们敢,啊,你们做什么,呜呜~~」

    没等少女反应过来,几个官兵上来就把她和那个小女孩好像捉小鸡似的按倒在地,然后五花大绑起来。

    满门~~~ 砍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逆臣马宏坤勾结外族,图谋叛逆。现判满门抄斩~~~~~~」

    一个太监高声宣读着圣旨!

    三声追魂炮!

    法场上跪满有三百余人,每人后边都有一个壮汉。

    而在法场边上一个二层小楼上。

    「舅舅大人,马大人,你就告诉我那张纸在哪吧,一张纸而已,嘿嘿,这可是三百多口的人命啊。」一个20出头的青年对着一个白发老者说道。

    「呸。姐姐怎么会生出你这个禽兽,白徐瑞!算我老马瞎了眼睛,给你那东西?你会放了我们吗?那样你更会杀人灭口了。」老者鬚发皆张的说道。

    「好,很好,那你就看着外边三百多口人慢慢的身首异处吧。哈哈哈哈。」
    青年张狂的笑道。

    然后走到窗前,对这外边的刑场冷漠的说道:「行刑!」

    然后面无表情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喝起了茶水。

    「舅舅什么时候觉得想了什么就和我说,呵呵。」

    说是法场,其实就是一个小广场,法场上摆着两个木头墩子,马家男女分成两排,每排一个刀斧手负责砍人,右边的一个黑脸大汉手拿一个鬼头刀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

    白徐瑞为了让行刑慢点,也让这个舅舅可以说出自己想要的东西,所以命令杀女的时候要把衣服脱光然后再砍头,死了的尸体要堆在广场中间。

    第一个被推上来的是马宏坤的九姨太太,今年才十七岁,刚刚进了马家没想到就要被砍头,人要已经哭成泪人,吓得瑟瑟发抖。

    「脱去她的衣服。」

    「是!」

    「不,啊,你们这帮禽兽,啊,不求求你们了。啊~~~ 」在撕心裂肺的尖叫声中九姨太被脱光了衣服。

    春天还是很冷的,在加上害怕这个九姨太更是颤抖的厉害了。

    「求求你们饶了我吧,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的,呜呜。」

    一个穿着灰色衣服大汉可没管那些,驾着她就走到前边的木墩那,把她的头往木墩上一按,然后有人在前边把她头发拢到一起,然后往前一拉,一个白皙的小脖子就横在那个木墩上了。

    那个九姨太想反抗可是她的力气怎么可能是这几个大汉的对手,只是能看到她细腰扭动,丰臀乱摆罢了。

    赤裸美丽的胴体更是让很多人涎着口水。

    但是还是逃不过被砍头的命运。

    拿着鬼头刀的大汉,大刀高高举起。

    「卡嚓!」

    「扑~~」一腔香血喷出老远。

    女眷那边一阵尖叫哭喊,九姨太太的脑袋就到了一个大汉的手中,白嫩的脸上惊恐的扭曲着,美丽的大眼睛还不肯闭上,绝望的不知道看着什么,但是已经暗淡无神了。

    而她的身躯却是不停的抽搐着,双脚乱蹬,手也是激动的想抓着什么,身躯喷出的热血还带着热气,让别人看了更是一种乖乖的感觉。

    几个人过来就如同搬东西一样木然的把这个美丽的身躯抬着扔到了场地中间,那个拿着脑袋的大汉也把人头扔了过去。

    这时候男的那边已经杀了四个了,因为不用脱衣服当然快了。

    「下一个。」就这样血腥的屠杀开始了,女眷一共161 个可是一上午时间就杀了50个,男的已经完事了。

    於是中午吃了饭后直接把所有女眷的衣服直接都脱了,这样直接就可以砍了,加上是两个木墩子砍,自然是快了不少。

    时间一点点过去,惨叫声,哭泣声也没有开始的时候有生气了。

    最后就剩下五十多个人了,大部分都是马家的儿媳,女儿甚至孙女了,至於丫鬟老婆什么的大部分都堆在法场中间成了雪白的秀尸。

    这时候那个放风筝的姐妹俩正站在女眷队伍的最后边。

    「姐姐,我好冷,我好怕。」

    「新新不用怕,一下就睡着了,我们可以去另外一个很远的地方放风筝了。」
    少女说道。

    其实她也很怕,听说砍头不痛,但是一个大姑娘家就这个光着身子被人砍脑袋,然后被像扔垃圾一样堆在广场上她也害怕,可是她知道一切都没办法了,不知道爹爹怎么会成了逆臣,这时候她见到和自己很好的七嫂和八嫂把对到了前边。
    七嫂名叫薛红梅,二十有四,是几个儿媳妇里最性感的一个了,另外一个女的看看薛红梅。

    「姐姐,我好怕。」

    「不用怕,就是砍脑袋嘛,能有什么。」薛红梅说道,这时候她们俩被按到了那个已经变成暗红色木墩上了。

    木墩下边的血水已经可以没过脚面了,浓浓的血腥问几乎让她吐了出来。
    「谢谢小哥送妹妹上路了。」薛红梅看着那个拿着鬼头刀的大汉说道,然后看着自己丰满的臀部,还有那对巨峰轻轻的叹了口气。

    大汉一愣,这可是是第一个和他这么说话的女人。

    「哦?放心,我的刀很快的。」

    这时候薛红梅已经把自己小脸平方在了木头墩子上,把自己的小脖子尽量伸的长些。

    看着这些,这位大汉还真的有想把这个自己喜欢类型的女人,带回家做老婆的冲动,但是他还是没有这个么做,只是看着这个女人屁股上的一个胎记自己有了主意。

    薛红梅看着边上和自己一样翘着屁股等待被砍头的少妇,然后对她笑了下。
    「卡嚓!」

    血喷了薛红梅一脸,一身如同点点血红的梅花,八儿媳的脑袋飞了出去,身子先是坐在地上,然后居然跳了起来,然后又倒下,双腿狂蹬,胸脯急促的起伏着,脖子血还是不停的喷着。

    甚至可是看到被切开的食道,气管,还有白色的骨头,美丽的双手虽然被绑,但是好像要拚命的挣开似的。

    那双小脚慢慢的蹬不起来了,最后只是变成微微的颤抖了。

    薛红梅彷彿看到了自己的下场。

    「看完了吧妹妹,哥哥送你上路了。」大汉说道。

    「卡嚓!」

    薛红梅感脖子一凉,觉得天旋地转,脑袋一下进了一个不深的血水坑。
    这时候她见到一个丰满的足以让自己嫉妒的身躯在一个血红的木墩边上抽搐着,那对巨乳颤抖着,丰满的屁股和美腿中间是一个红红的小穴。

    但是这个身躯居然没头!

    啊!薛红梅终於知道那个身躯是自己了!

    她终於可以看到自己的身躯了。

    呵呵。

    可以看到自己一直想看的那个小穴,没想到自己的小穴这么好看,但是她却慢慢的没了意识。

    广场上小山一样的尸体就这样又多了两具。

    腰斩

    这时候不远的二楼上青年男子慢慢的睁开眼睛,又走到了窗口。

    「看来舅舅是不想说了,哎?下边声音好像小了不少,没几个人了啊。」
    「来人!」

    「在。」

    「去,告诉他们剩下的女的都给我腰斩。」

    「是大人,可是我们现在没有铡刀,用刀砍一下砍不断啊。」

    「一下不行两下,两下不行三下。这个还用我教你吗?」白徐瑞说着却看到队伍最后的两个女孩。

    「那两个女的最后别杀,带到我这。」

    「是。」

    马晓媛是马宏坤的五女儿,只比陪马晓新放风筝的马晓霖大一岁,今年二十二岁。

    她开始还很害怕,但是看着那堆已经慢慢的成了小山的尸体自己也麻木了。
    甚至她还盼着自己早点被砍头,好早点结束这场噩梦。

    这时候一个大汉把她和十二嫂子一起驾到了木桩跟前,可是让她意想不到的是。

    居然四个人抬着她的四肢把她仰面放在平台上。

    「你,你们做什么?」马晓媛惊恐的说道,这时候自己的十二嫂子也是同样只是她是面朝下,腰部也被放到了墩子上,马晓媛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看到两个男人按住自己修长的美腿,并用一种流着口水的眼神顺着自己的玉腿一直向上看着自己的玉穴。

    那可是自己连洗澡都不敢多看的地方,还没让男人看过呢,更过分的是边上的两个把着自己双臂的壮汉,抚摸着自己平滑的肚子然后向上,一人一个乳房慢慢的揉起来。

    「啊,禽兽,你们做什么,快砍我的脑袋啊,呜呜。」

    「噗哧。」

    「噗哧」

    「啊~~~ 」

    「唔~~啊~~~~」

    惨叫,杀猪一样的惨叫。

    马晓媛见到大汉的鬼头刀横着剁在自己的肚子上,整个肚子被剁开一般,一阵凉风进了肚子,然后是一阵非人忍受的痛苦,血喷的老高,白色的肚皮下边是黄色的脂肪,还有花花绿绿的肠子,腹压的关系肠子一下涌了出来。

    马晓媛感觉一阵眩晕,嘴里一鹹一口血喷了出来。

    同样的尖叫也发生在她边上,十二嫂被一下剁断了脊骨,然后也露出里边的肠子,但是只是少部分罢了。

    「啊~~~ 杀了我~~~ 啊~~~ 你~~~ 」_

    大汉没有停留又是一刀,这样已经剁到脊椎的边上,部分肠子也被剁断,浓重的内脏气息瀰漫了整个法场。

    卡,最后一刀剁下,马晓媛的上身和下身终於分开了。

    肠子鲜血流了一地,有的也挂在了木头墩子上。

    几个大汉没管她们的惨叫,把她们的上身和下身同样扔到那堆尸体上,马晓媛见到自己的肠子有掉了不少。

    自己被扔到了尸体上,软软的,自己卡在一个不知是谁的双腿中间,边上就是自己的下身,好像还在动,内脏一清二楚,纤细的双腿还在颤抖着,她已经痛的快要晕过去了,可是自己却没有晕倒。

    不久木墩那又发出惨叫,一个暖暖的下边身压在了马晓媛上半身上,热血,还有内脏,还有一个压着自己脸的大屁股。

    惨叫声连成一片,被腰斩的人要半个时辰才能死,甚至更长,所以尸体堆里会有不少少女的上身拖着肠子爬出来,但是马上会有人又把她们送回去,无论怎么求也没人给她们痛快,满法场的内脏气息。

    马晓新和姐姐马晓霖早已经吓得面无人色,看着女人的尊严被和生命被如此践踏她们却没有办法。

    最后只剩她们两个了,可是最后她们却没有被带到那个已经满是鲜血还挂满了不知道都是谁的内脏脂肪的木墩。

    她们被带到了一个小二楼。

    杀~~~~

    「徐瑞?你怎么在着?」马晓霖先是一惊,然后知道自己一丝不挂马上变身满脸通红,但是当她看到自己的爹爹,还有白徐瑞的面无表情,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舅舅,这可是你们马家最后的两个人了,在不说可就没机会了。」白徐瑞说道。

    「姓白的,你什么意思,这可是你舅舅,你不快救我们,你在做什么?」马晓霖眼睛一红说道。

    「哈哈,我现在可是钦差!」

    「钦差?那你和我?」

    「你?我确实有点喜欢你,但是我更喜欢金钱和权利,只要让你父亲交出那样东西,我就可以做驸马了哈哈。」白徐瑞几乎癫狂的说道。

    「你,你。禽兽。」马晓霖虽然有些心理准备但是还是气的说不出来。
    「瑞哥哥,你就放了我们和爹爹吧,姐姐对你多好啊,还帮你做衣服,手都被针扎破了,呜呜。」马晓新哭着喊道。

    「别怕小新,不用和这禽兽说什么,是姐姐瞎了眼睛,妹妹别怕。」

    「哈哈,好,马老头怎么不说话呢?」

    「要杀要剐痛快点。」马宏坤说着又闭上了眼睛。

    「很好,你们俩,谁要杀了这个老头我就放了你们谁。怎么样?但是也别想耍花样,我武功比你们高很多也不怕你们,我也不会让你们自杀就是。」白徐瑞拿出一把到放在桌子上,平静的说道。

    马晓霖看看桌子上的刀,想想又放弃了要杀白徐瑞和自杀的想法,因为她们后边一人一个大汉。

    根本就没有机会。

    这时候马晓新走到了刀前,她现在脑子里一片空白,几乎是机械般的拿起刀然后望着白徐瑞就砍。

    但是白徐瑞却是一笑,然后手指一弹一带,刀忽然加速,但是却改变方向!
    「卡吃。」

    「啊」

    「爹爹!!」

    刀居然砍掉了马宏坤的半个脑袋。

    尸体毫无反应的栽倒在地,脑子也流了出来,身子抽搐着。

    二姐妹俩,却被着惊变吓得晕了过去。

    畅饮与肉馅

    晚上,法场边上的一个小午子里,今天杀人的几个大汉正在欢天喜地的喝着酒。

    他们围着一个大锅,大锅里边正燉着肉,满屋飘香,大汉一个个吃的满嘴是油。

    用匕首一块块的把肉叉出来,然后放到嘴里大嚼。

    然后咕咚咕咚的喝着酒。

    「好久没这么吃过肉了,哎可惜不是冬天,肉不能放太久,真想留点吃。」
    「你可以醃上啊,呵呵,没办法这次肉是太多,我都自己醃了一些。」
    「哎,也就得这么办了,来吃肉,哈哈,喝酒。」

    锅里燉的自然是马家的少女或者少妇的肉了,因为是战乱年代,别说肉就是粮食也少的可怜,所以杀人的刀斧手们就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大家可以吃人肉,但是一般都是少女或者少妇的,饿急眼也会吃男人的但是很少。

    这次一下杀了三百多口,女的就159 人,年轻的更是100 多,所以一下子还
吃不了了,他们也就找些年轻的,皮肤嫩的切些什么大腿或者小穴乳房什么的来吃,当然也有爱吃内脏什么的就看自己爱好了。

    其中有个大汉吃了几口喝了些就回到自己的房间了。

    他红着脸进到自己的屋子里。

    「美女,相公来陪你了,嘿嘿。」

    一个体态丰满但是却性感无比的女人赤露着身体躺在他屋子里边一个大木床上,但是这个女人却没说话。

    大汉走到那个女人身边,然后脱去自己的衣服,自己的小弟弟早已经硬的不行了。

    对着那个极品的美穴。

    「噗哧!」

    「好凉,好爽,好紧!!啊~~~ 小妹子我在干你了。」

    可是那个少女却没反应,身子晃动,脑袋却滚到一边,原来这个少女的脑袋已经被砍掉了,大汉干的正是她完美的身躯。

    露出一个美丽的脸庞,正是七嫂薛红梅!原来大汉杀完所有人一直惦记着那个丰满的小少妇,所以最后处理尸体时候他找到了那个屁股上有胎记的少妇的尸体,然后又找到了她的脑袋,然后洗乾净了放进自己的房间。

    干着这个丰满的身体足足半个时辰大汉射了,然后抱着那个脑袋癡癡的看着。
    「哎,可惜了妹子,你早跟哥哥多好。可惜,等哥哥再干你一天,会把你开膛了,然后醃上,哥哥可会慢慢的吃你,连你的肠子什么都不浪费。」

    果然大汉又干了两天,怕尸体坏了不新鲜了,就在屋子里边把薛红梅的身体开了膛,他用刀子切开雪白的肚皮然后掏出肠子,放进一个大木盆,在把子宫心肝肺什么都拿出来。

    然后把薛红梅的美腿切掉,双臂切掉,然后拦腰砍段她的躯干,切下乳房。
    「好大的奶子,足有2 斤了吧。」然后大汉把双腿双臂,躯干都放进一个罈子里用盐醃好。

    又把内脏收拾好,也都醃好。

    最后只把脑袋剃去头发和乳房一起上锅煮,煮好后劈开脑袋把脑子合着孜然什么的吃了,乳房燉了,眼睛和人头肉耳朵舌头什么的都炒了。

    而这时候白徐瑞却让他们把其中一些好点的肉做成一盆肉馅送到他拿去,并送点他们做好的肉去。

    怪味肠

    不知道过了多久,马晓新慢慢的醒了过来,有人给她送来一些肉和水,她早已经饿得不行,狼吞虎嚥的吃了些肉,然后喝了很多水,这是她吃过最香的肉,接下来的几天她又吃了几天这肉。

    而马晓霖的处境也差不多,只是她醒后这些人只是给她喝水,喝了几天的水早已经没了力气的她两个人驾着被带到一个屋子里,这时候她见到了白徐瑞。

    「好,果然不错,我以为人不吃东西只喝水就能活十天,没想到你能挺到15天还这么好,不过也不用挺了。

    我去过高丽,那边有种吃狗肠的方法,就是把狗饿上半月就给它喝水,然后让它吃肉。

    最后拿出狗肠子煮,内脏味加上肉味,加上特别的狗肉酱绝对是极品,我虽然对你不怎么感兴趣,但是我很想看看你肠子是什么味道。

    当然不用你吃,我会让人帮你灌的。哈哈!」白徐瑞用一种看美食的眼神看着马晓霖。

    「你!!你不能这样,你个禽兽我要杀了你,我做鬼也不能放了你的,啊!!
    你们做什么不,啊~~」

    在马晓霖的反抗中,她被人用漏斗插进肛门,然后灌水,灌到肚子圆了的时候再把水放出来,知道变成清水,再往嘴里灌肉馅,然后往肛门里灌。

    她几乎死去活来,最后几乎奄奄一息,被呈大字的固定在一个木台上。
    这时候马晓新被带了进来,她脸色发白,颤抖手中握着一把短刀,刚才她见到了马家一些被抓回来的女眷。

    这些人要么是串门,要么是买东西或者游玩什么的,但是最后都被抓了,她们被穿刺,活拨皮,下油锅,点天灯……等等,而白徐瑞一直让她看着,最后白徐瑞说只要她给马晓霖开了膛就让她活着。

    马晓新早已经木然了,她脑子里只要活着,只有不想被扒皮,不想被残杀。
    她木然的走到马晓霖的身边。

    「把刀子插进她的心口,然后往下一拉就可以了。」白徐瑞用命令的口气说道。

    「不,别这样,晓新,这样你活着还有意思吗?这禽兽不会放过你的,不,啊!!!!呜呜……」

    鲜血一喷,刀子扎进了马晓霖心口,马晓霖感觉肚子一凉!

    「迟啦!」雪白的肚皮多了一道红线,啵的一声,被灌满肉馅的肠子都奔涌而出,一个个圆滚滚的,发着亮光,灰白的大肠,淡粉的小肠都是紧蹦蹦圆滚滚,里边全是肉馅。

    马晓霖痛苦的绷直了身体,她看着自己妹妹木然的的用刀子从心口到小肚子那划开了一个可怕的大口子。

    肠子带着脂肪都流了出来。

    「啊!」也许是因为痛,也许是痛苦。

    她尖叫一声。

    「拉出她的肠子,放进盆里。」白徐瑞继续说道。

    马晓新慢慢的用自己雪白的小手拉出姐姐的肠子,慢慢的放进盆里,最后把直肠那连着肛门的部分切断,然后用绳子绑好,又把胃上边和食道连接的切断,绑好放进大盆,听着白徐瑞的命令都倒进了一个大锅。

    剩下的白徐瑞没用马晓新动手,自己取出了马晓霖的生殖器官和其他东西,然后切去乳房,慢慢的肢解了这个美女。

    马晓霖不知道什么时候咽的气,但是她一直用一种恶毒的眼神看着白徐瑞,白徐瑞没有在意,最后把她的脑袋剁了下来,和身体一起扔进了锅里。

    晚上白徐瑞让厨师把肠子清蒸了切成小段,和一个高官喝着酒吃着他所说的怪味肠,高谈阔论。

    然后又让马晓新陪了高官几个晚上,第一晚上的疼痛后马晓新就没了反应,最后高官满意的走了。

    「去,把这个女的送到最火的妓院去,让老妈子派她无限接客,但是要保证她吃饱,睡好,我要让这个女的最后被干死,明白,你不用回来了,在这个娘们死前你就看着她,可别让她跑了。」两天后白徐瑞面无表情的和一个手下说道。
    「是」那个手下说着带着马晓新走了出去。

    白徐瑞走进一个房间,看着满屋子的灵牌。

    「爷爷,奶奶,父亲,各位长辈,你们安息吧,母亲已经把所有事情都和我说了,我已经把马家杀的鸡犬不留了,他们杀我全家的仇我徐白瑞给你们报了,哈哈。」这个说自己是白徐瑞的徐白瑞大笑着一边磕头一边说道。

    妓院,轮回塔

    「听说没?满红楼来个新女的,长的那个好看,还便宜。」

    「哈哈,你才知道啊,哈哈,我昨天就去了,日的那个爽啊,那奶子,那小穴,那小脸,那小嘴,那皮肤,哈哈,才两文钱哈哈。

    就是人排的太多,我就排到一次天就黑了。」

    「我草,你不告诉我!妈的我赶紧去排队去。」

    「等等我。」

    马晓新被送到妓院已经快一个月了,接的男人几乎不计其数,几乎整个洛阳城都知道了满红楼有个可以两文钱日一次的美女。

    所以满红楼前天天是人山人海,有些乞丐甚至都来了,最后一般排上三天才能干到一次。

    马晓新的小穴被日的肿了,流血了,最后有人给她送来最后的外伤药,又要喝蔘汤补身子,一年过去了,她几次想死,可是却死不了。

    最后她不想死了,因为她发现了自己爹爹给自己的那个挂坠里边好像有东西。
    这个挂坠是她爹爹给她的,因为实在看不出值钱的地方,所以抓他们和杀她们的官兵都没注意,她忽然想到白徐瑞和自己父亲要的东西,也许就在这里边,因为有人日夜看着自己,所以她不敢细看,也许这是个机会。

    她想杀了那个白徐瑞,她每天晚上都能见到自己的姐姐,家人,没有头或者拖着肠子来追自己。

    她开始逢迎,开始讨好那个看守她的人,最后还是有机会在一次帮这个护卫吹箫的时候咬下了他的小弟弟,然后抢过刀来,砍了这个人的脑袋。

    她跑了一天一夜,最后把自己弄得满脸是泥混进了一个乞丐队伍,她发现自己挂坠里是一张小块。

    但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刀都砍不破,上边写着五个字「轮回塔,虚度。」
    她想起来自己小时候和父亲去过杭州有个塔就叫轮回塔,里边好像有个和尚叫什么虚度大师。

    於是她开始往杭州走。

    承诺,轮回石

    杭州边,一个不起眼的石塔。

    「求大师成全。」马晓新跪拜在地上,一个老和尚闭着眼睛,好像一切都与他无关一样。

    但是却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女施主,带着这个纸片来找老和尚,老和尚一定帮你,这个是我早年云游时候被一个人所救,答应他只要他或者带着这个纸片的人,来找老和尚,老和尚一定帮他做一件事情。但是女施主不用老和尚报仇,却要自己报,还真的很难啊。」
    「大师,小女被逼杀过自己亲人,也见自己至亲一个个死在屠刀下,日夜无法安眠。早已没了活着的念头,我只有自己报了这仇才能让我安心死去。我知道大师是仙人,可以飞天入地,我只求大师教我,我愿意为大师做任何事情。」

    「女施主不必如此,老和尚修的是罗汉界,是佛门功法,虽然算是小成,但是在仙界不过是一个小人物,施主是女子是阴体。

    又见到亲人被残杀,和杀死自己至亲,阴气更胜,更是无法修炼佛门功法啊。
    至於凡人武功,老和尚更是不懂,再者女施主根骨也不是练武功的根骨,哎!!!

    我都同意去破戒杀人你又不同意,老和尚实在是没办法。」

    「呜呜~~~ 求求大师了,什么方法都可以!」

    「这个。」老和尚终於站了起来,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阴轮道

    「你真的什么都不怕?比如死?被扒皮。」

    「不怕!!」马晓新先是一愣,然后坚决的说道,也许一年前她怕,但是现在,她眼睛里边只有仇恨了。

    「好吧,你和我来吧。」老和尚带着马晓新一直周到了塔的最上边。

    「我早些年有点机缘的杀了一个魔修,得到了一个古本和那张轮回纸还有你脖子上的轮回石。

    这上边记载着一种可怕的魔功,必须是女人修炼,而且是怨气缠身的人,你应该可以,但是修炼这种功法死后不会进行因果轮回,就是你们说的不得超生。
    再者这种功法只是写的这样我不知道是真假,你看看吧,考虑好了再来见我。」
    说着老和尚把一本书给了她。

    马晓新慢慢的看着书上的内容,开始一部分是些吐纳什么运功法则。

    后边的却是开功篇,上边说此功法太多逆天,所以必须自毁肉身,封印於轮回石中,然后将一丝精魂通过强大的怨气夺取别人的身体。

    然后通过杀戮来增加怨气,使得精魂强大,按着上边说,精魂无形,可以无限夺取活人或者死人甚至动物身体。

    当然这是后话。

    眼前必须的就是处理自己的身体,先要让人活生生的把自己剥皮,还要用特制的盐来不停的擦身子~~~~~~~~~~

    三天后。

    「施主真的准备练习这个轮回道。」

    「是,大师你就动手吧。」

    「好,那我就帮施主一把。」

    这时候的马晓新已经被绑在了一个架子上,老和尚给她灌下了一种特别的药,这是用最新死去的女子的精血加些东西炼制的,可是让马晓新的精魂不灭。

    老和尚抚摸着马晓新雪白的身体,慢慢转到马晓新身后,用一把锋利的小刀从马晓新的脖子一直划到两个屁股中间,马晓新痛苦的一哼,但是马上就忍住了,她知道这只是开始。

    老和尚正好割开了马晓新的皮,然后捏起左边的皮往上拉,然后用小刀小心的把肉和皮剃开,只到一边的皮已经剃到手臂下边,然后又是另一边。

    都拔完后,老和尚在晓新的脖子一转环切了一下,然后慢慢的把这雪白的人皮慢慢的往下拨,晓新一直没有喊,只是身子微微的颤抖着,只是剥到胸脯的时候那个粉色的小乳头被带在人皮上切了下来的时候她叫了一声。

    皮剥的很快。

    只是到手臂和食指的时候老和尚很小心,晓新感受着皮被慢慢剥下来的痛苦,上半身已经被剥完最后到下半身了,老和尚小心的把手指伸进晓新的阴道。

    「啊!!」第一次算是痛苦的呻吟。

    老和尚已经把她的阴道和外阴的连接切断,然后又把她肛门和直肠切断,然后用绳子绑住她的直肠。

    最后整个人皮都下来了,一个白里带红的人皮,上边的那搓小毛。

    还有红色的乳头。

    老和尚没有停手,而是在一阵咒语后用一种特别的东西把晓新人皮上的肛门和会阴还有切口粘合上。

    然后点着一个带个远古气息的黑灯。

    再把整个人皮倒着放在灯上边,灯下边一个托盘,不知道为什么人皮接触的时候就直接把人皮吸在上边。

    正好人皮的脖子切口和灯的地盘连接在一起,然后人皮开始膨胀。

    慢慢的变成了好像一个丰满少女一头紮在了地上,而双手却自然的平伸,双脚并拢,而且到了这时候人皮停止膨胀。

    「啊!!!」马晓新痛苦的呻吟起来。

    「开始了?」老和尚问道。

    「是的我能感觉到取魂灯在慢慢燃烧我的皮。」马晓新又痛苦的说。

    「哎,忍着吧,女施主,开始了你就要忍到七七四十九天。」

    「是,没什么大师,你也开始吧。」

    这时候的人皮那边已经变的粉红色,而且照映着整个屋子都变成了粉红色,老和尚拿出了一盆绿色的晶体的东西。

    「忍住女施主。」

    晓新的身体现在除了头部都已经没了表皮,红色的肌肉,白色肌腱,还有黄色的脂肪。

    「啊,啊!!!!!!」

    被剥皮时候没叫,但是现在马晓新实在忍不住了。

    这不是人能承受的痛苦。

    她身体颤抖着,但是老和尚却是不停的一边念着咒语一边往马晓新身上涂着绿色晶体。

    这是鬼盐,是用来炼制化尸粉的东西。

    只是通过轮回道的配方炼制了一下。

    「啊~~~ 痛死我啦。啊~~~ 不要停大师,继续!!!!」惨叫着晓新说道。

    鬼盐涂到身体上,身体以人肉眼看不到的速度慢慢消融,当然这速度很慢,老和尚涂得很认真,生怕遗漏了一小块皮肤,甚至会阴,肛门,乳房这种涂上后马晓新会癫狂的惨叫的地方他也要认真的涂,最后总算涂完了。

    晓新的叫声也渐渐淡了下来,但是过了一个时辰又开始尖叫起来。

    整个轮回塔如同地狱。

    晓新天天忍受着鬼盐慢慢侵蚀自己的身体,每个时辰老和尚都会给她涂一层鬼盐,还有取魂灯慢慢燃烧自己的表皮,就如同不停的在剥自己的皮一样。

    七天过去了,马晓新红红的没有表皮的身体小了一圈,最后肚皮漏了,内脏都露了出来,老和尚又一根一根肠子的涂鬼盐,还有子宫,膀胱,胃,等等能见到的都要涂,连腹腔盆腔,胸腔内壁也不遗漏。

    马晓新的惨叫更惨烈了,最后内脏也被全部被鬼盐一起消融的不见了,只剩下了骨架,而取魂灯那边人皮透出的灯光已经变成了白色,几乎马上就透明了。
    最后到了七七四十九天的时候,透明的人皮消失不见,又是一阵惨叫后,马晓新的骨骼也全没了,只剩下一个人头,只是她痛苦的几乎扭曲的表情表明她还活着。

    「大师,我回到哪个时代夺取阴精啊?」

    「这个不清楚了,施主,我现在做最后一个功法,你准备好了吗?」

    老和尚拿着马晓新带来的轮回石,一阵悠长而古老的咒语。

    「啊~~~~~~」马晓新感觉到了自己的精魂,一个绿色的光球,在自己的脑子
里,然后感觉自己的脑袋被点点炼化,表皮,骨骼,脑浆。

    最后也化作一点绿芒混到了自己的精魂里。

    最后进了块轮回石。

    「砰!!!」轮回石还有取魂灯同时碎裂,然后化作点点绿芒繁星般的散开,落下消失。

    老和尚看着这一切。

    「阿弥陀佛!!!」

    2013年,西安影视学院大一学生正在军训。

    「哎呀,不好了。小辛晕倒了教官。」一个女同学喊道,

    「快,背她去医务室。」

    一阵骚动,一个身材超好的女孩被带进了医务室。

    「别乱,哎这个女孩也是3 舍305 的啊?」

    「是啊,哎,真疯了,怎么305 的女生个个这么靓啊,不行我一定要拿下,这个叫小辛的不错嘿嘿。」

    「滚吧你,我可早看好了。」

    「去,不是还有别人吗?」

    两个男生议论着。

    可是这时候的医务室,却发出一个女人的惊叫。

    「啊!!!」

    发出惊叫的不是那个晕倒的小辛,而是给她看病的女医生,因为她看到了刚刚醒来的小辛的眼睛里有着一丝绿光,这丝绿光让她很害怕,是从心里的怕。

    「没事吧,赵医生?」另一个医生上来扶住她。

    「没,没事。」

    「这,这位同学你没事吧?」那个赵医生说道。

    「没事,我想回寝室休息下。」叫小辛的女生站起来没有和别人说话就走出了医务室。

    大家都以为小辛很累了就没说什么。

    当然这个小辛就是已经被马晓新灵魂侵佔的第一个女孩了。

    轮回道第一层要灭自己身,然后通过轮回石轮回至一个任意的后世的一个处子之女身上。

    来逃脱修炼魂道的天劫,然后在九天内杀死9 个元阴之体,就是九个女人,当然可以包括自己,但具体的东西已经封印在修炼的身体中,只有达到一定境界才会感受到。

    而后经过吸收后世精魂,已经精魂初成的精魂就会通过轮回石化解的最后能量回到自己生活的那时候,然后就简单了,杀人炼魂。

    因为在轮回到后世中轮回石提供的精魂能量已经让马晓新的精魂很强大了,所以在轮回后一般不会有危险。

    马晓新躺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的一个陌生的床上,带着一个陌生的身体。
    她夺取这个女孩身体的时候也夺取了她的记忆,她知道自己叫做辛慧文,是西安影视学院大一学生,当然还有很多她一时无法接受的东西需要慢慢接受,但是她强大的精魂在休息一会后很快就全部接受了。

    而她也发现自己的精魂边上还有一个很弱小的在瑟瑟发抖的精魂,自然就是那个辛慧文的精魂了。

    「既然我身已死,那我就叫魂盈吧,这九天内我就是辛慧文了。」魂盈说着精魂一下吞噬了那个女孩的精魂,又强大了一点点。

    走到了镜子边上看看自己新的身体,然后又回到床上拉上蚊帐,开始练习吐纳功法了,她明显感受到了修仙者与凡人的差距了。

    她甚至可是感受到自己边上两个屋子里边的动静,自己的身体也好像充满力量,自己的那股煞气只要调动一点甚至感觉自己可以跑三天三夜。

    「第一个选谁呢?」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魂盈坏笑道。

    赵莹

    赵莹今年已经二十七岁了,虽然长的如花似玉,但是一直热心学业,直到毕业也接受一个追求她的男孩子,然后她回到家乡,在西安影视大学做了一个校医。
    她最爱做的事情就是在自己新买的房子听音乐,或者自己给自己做菜吃了。
    可是今天见到那个晕倒女大学生眼睛里那点绿光后,她一直静不下心,心里总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已经晚上12点了啊!」一直在发呆的赵莹忽然感觉饿了,她走进厨房。
    「吃点什么呢?」

    「你想怎么死?」忽然一个冷淡的声音说道。

    「啊!你?!!你你怎么怎么进来的?」赵莹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厨房里居然多了一个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晕倒的女学生。

    「你不选择我就帮你选择了啊。」马晓新没有回答赵莹的提问只是摆弄着赵莹厨房里的一把尖头菜刀。

    「你是人是鬼?快走,不走我报警了啊。」赵莹早已经乱了方寸,她感觉从未有过的恐惧。

    「嘿嘿。一声冷笑。」邪恶的眼神,如同盯着一具尸体。

    赵莹忽然眼前一花,那个女孩已经到了自己的跟前,刀子驾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进浴室。」马晓新冷冰冰的说道,

    「你要做什么?我有钱,我给你取,别,别乱来。」赵莹几乎哭着说道。
    「你,你做什么?」赵莹发现这个女孩一下揭开了自己的睡衣腰部的两个口子,露出了雪白的肚皮和那个性感的肚脐。

    「你?啊!!!唔……」

    赵莹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刀子已经捅进了她的肚子,然后那个女孩摀住了她的嘴,她已经被压倒在浴盆内。

    马晓新用刀子慢慢的向上挑着,赵莹痛苦的挣扎着,但是这个女孩好像一个山一样压着自己,手臂更是力大无比,自己根本无法反抗!!!

    「啊!!」

    更大的痛苦传来,赵莹吐了一口鲜血,马晓新像欣赏艺术品一样欣赏着赵莹痛苦的表情,然后手伸进赵莹的肚子,慢慢拉出她的内脏,魂盈到冰箱里把一个抽屉拿出来。

    然后把掏出的内脏放进抽屉,摆好,然后又开始慢慢肢解起来,赵莹是被剁去双脚腿后开始砍手臂时候死的,因为她的精魂刚一出身体就被魂盈的精魂一吸就给吞掉了。

    魂盈把这个女孩的冰箱清空,然后把一小块一小块的尸块都放进去,就如同摆放艺术品似的,放满内脏的一个抽屉也放了进去,然后关上冰箱门,收拾好浴室就从赵莹家的后窗爬出去然后离开了,虽然这是十八楼,但是这个难不倒马晓新。

    第二天,又是一天军训,可是中午的时候一个男生却在教学楼的一个拐角拦住了魂盈。

    「嗨,美女,做我女朋友怎么样?」男生开朗的说道。

    「碰!」

    「啊!!!」

    魂盈一脚撩阴腿!

    男生就痛苦的爬在了地上,马晓新面无表情的离开了,这还是她手下留情,但是这个男生剩下的军训还是没有参加。

    拖把

    当赵莹被杀第三天的时候学校老师坐不住了,最后报了警。

    「呀!」一声惊恐无比的尖叫,一个女警在赵莹家的冰箱里发现了她,第一层一个美丽带着无尽恐惧的痛苦表情的人头!

    第二层,手、手臂;下一层,脚,小腿,大腿;再一层盆骨,胸脯;再往下,内脏等等,居然被人如同艺术品一样精心摆放过!!!

    当然很快警察发现了这个来自不同时代的没有多少现代杀人经验的冷血杀手的指纹和脚印等。

    周日。

    就剩下魂盈和一个叫夏慧妮的小女孩了,夏慧妮是广东人,个头不高,但是却是个精灵般的小美女,小胸脯,小屁股,肉感很强,说话时候眼睛更是勾人。
    「小辛姐姐,我们下午去逛街吧。」

    「不了。」

    「哎,没意思,追我的几个男孩子都那么丑,不知道我的帅哥在哪?」夏慧妮自言自语的说着。

    「1 号位准备好了吗?」

    「好了。」

    「2 号位?」

    「好了。」

    ……

    「局长,这次我们抓的是一个叫小辛的嫌疑犯,是这个学校大一学生。」
    「资料我看了,虽然是个女学生,但是我却觉得很古怪,大家小心吧,等赵局他们的人来了,大家就行动,现在那女孩子和一个同学在寝室,最好等她落单时候。」

    「明白。」

    「原来暴露了!」魂盈睁开眼睛,她现在的灵魂可以听到方圆1000米内的声音了。

    「怎么了?小辛?」正嘎崩嘎崩吃着薯片的夏晓妮看着魂盈忽然起来拉上了窗帘不解的问道。

    「有~~有事吗?」夏慧妮看着走过来的魂盈忽然有种很强烈的恐惧感。
    「你说用拖把怎么样?」魂盈忽然没头没尾的问道。

    「啊?唔,什么拖把?」还没夏慧妮回答,魂盈已经拿起她床头晾的白色内裤塞进了的嘴里。

    「呜~~呜~~」夏慧妮吓坏了,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碰!」魂盈把夏慧妮按着趴在寝室放东西的一个桌子上,屁股高高的翘起。
    然后褪掉了她的睡裤,露出雪白的小屁股,和那个粉红色的小穴。

    「噗哧!」

    「喔~~」一声痛苦的呻吟,夏慧妮感觉下身一阵剧痛,原来魂盈已经把拖把捅进了她的阴道!!!

    丝丝鲜血顺着白的拖把流了出来。

    「我的处女膜!!!」小妮心里悲呼到。

    但是这只是个开始。

    「唔!!!!!」

    痛苦的嘶吼!

    一个90后小女孩怎么能接受这种痛苦,魂盈一用力居然把平头的拖把顶破夏慧妮的子宫,顶进了腹腔,也就是魂盈现在可怕的身体吧,她越来越感觉少女的痛苦会给自己带来巨大的快感和力量。

    夏慧妮努力夹着双腿,结果自然是无用的,鲜血顺着白色的拖把喷出,流出她的小穴,顺着雪白的抖动着不停的大腿流到了地上。

    「这是噩梦吧。老天,是的话快让小妮醒来吧。」

    「唔!!!」

    「扑!」

    还没等夏慧妮想完拖把已经捅到了她的胸腔顶破了胸膜。

    「唔」一口鲜血喷出,血顺着夏慧妮的嘴和鼻子往外流着,她的小裤头都被她快咬碎了。

    「啊!!!」又是一口血水,居然连堵住她嘴的裤头都顶了出来。

    拖把顶破了胃,顶进了她的食道。

    她想叫却叫不出来。

    鲜血流了一地,也把散落的薯片染红了。

    「小辛,为~~为什么?」夏慧妮虚弱的说。

    「没什么,只是想杀就杀了,知道太多也没用,还想说什么吗?」

    「我~~~ 我~~~ 我想给我妈妈打电话。」

    魂盈帮她拨通了电话。

    「小妮吗?学校好不,妈妈想你了,想妈妈不啊?」电话那边小妮妈妈上来就开心的说。

    「妈~~~ 妈~~小~ 小妮也想想你。」

    「怎么了小妮??病了吗?别吓妈妈。」

    「妈~~记得给我的阿呆喂狗粮,多带他出去玩!!!我想你!好痛啊妈妈!!」

    「啊!」

    「唔」拖把最后捅出了食道从夏慧妮的嘴里出来了。

    她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小妮?小妮??喂!!别吓妈妈!!小妮………………」

    「扑通!」魂盈放开了夏慧妮,她一下倒在地上,痛苦的想蜷缩却不能,拖把穿过了她的身体,她白色的睡衣已经变成的红色,诱人的小乳房也若隐若现。
    鲜血顺着她的阴道,嘴鼻子不停的流着,流了一地。

    一个美丽的身体夹着一个拖布更是一个奇怪的风景。

    魂盈面无表情看着地上痛苦挣扎的女孩,一直到40分钟后她的魂才出来,一个迷你的夏慧妮马上被魂盈吞了。

    「警察快开始了吧。也许我应该给他们点惊喜!」

    魂盈拉着已经嚥了气的小妮,出了寝室。

    「啊!!!」

    「啊!」

    所有见到这一幕的女生都放声尖叫。

    浑身是血的魂盈,手捂着小妮的脚腕,托着一个两腿之间夹着一把拖把的尸体,慢慢的走出了女生寝室楼。

    一路上都是小妮的血,

    「前边的女同学请举起双手,我们是警察,不要再往前走了。」

    魂盈没听,她还是继续往前走着。

    「碰!」血花飞溅,一发子弹打穿了她的大腿,但是她没停下来。

    「破!」又一发子弹打穿了她的另一条腿。

    警察们已经傻了,特别是几个女警,一个叫郝月的女孩更是紧张的满手是汗,她爸爸是市委书记,随便考了个学校毕业的她已经是一个特警了,没想到一工作就遇到这种事情。

    「碰!」

    「啊!」

    不知道怎么枪居然走火了,子弹正好打在那个拖着一个尸体的女孩的左胸。
    她只穿了一个睡衣,衣服打破,她看见子弹在那个雪白的乳房上打了一个血洞打进了那个女孩的身体。

    「击毙她!!」

    局长也毛了。

    一阵阵枪响,如同放鞭炮。

    魂盈感受着自己现在的身体一次次被子弹洞穿,最后左边乳房都被打没了,右边也剩了一半,肚皮破碎,流出的肠子都打碎打断了。

    子宫更是剩了一半,不知道中了多少弹的掉在地上,脑袋也碎了,已经没了美感,她看看不远的一个女孩,虽然她是以魂控身,但是身体破碎到这个地步她也坚持不了了。

    「该换个身体了吧。」

    「啊!」

    一声尖叫,女警察郝月吓得晕了过去,那个已经被打的成了烂肉的人居然最后对她笑了!!!

    事情被很快的封锁了,所有人都被告知不可以泄露这件事情。

    所有警察和专家也都傻了眼,这是真的吗???

    但是还好,那个恶魔最后还是死了。

    女警

    白色的灯光把沉睡中的郝月照醒了。

    「醒来啊,小月,你可吓死我们了。」一个个子很高的女警在她床边笑着说。
    「哦,没什么,幽幽我很好呵呵,局长他们呢?」小月说道,当然现在的小月身体已经被魂盈侵佔。

    「那就好,局长他们现在再查一个黑游戏厅呢,你好好休息吧。」

    「不了,我对游戏厅很感兴趣,走,陪我去看看吧。」

    「好吧,走。」

    一个学校附近的小房子里边。

    「局长他们都走了,好像。」站在这个小游戏厅里的一个有着一对修长美腿的女孩说道,当然这个女孩就是幽幽,在进警校前她可是大学里做过兼职车模。
    魂盈走到一个大箱子跟前,整整一大箱子游戏币。

    「好多游戏币,我忽然想打游戏机了。」魂盈轻声的说道。

    「玩游戏机?可以啊,我们去市府广场的那个吧,很多新模拟机呢。」
    「不,就在这里吧。」

    「这里?机器主板都被带走了啊。」幽幽不解的说道。

    「我有办法。」魂盈转身看着幽幽微笑的说道。

    「怎,怎么了?」幽幽忽然有一种很危险的感觉,对,是危险的感觉,就在这个叫小月女孩的微笑的眼神中。

    「啊?!你做什么?你怎么了小月?」幽幽惊叫着,因为小月把她按着趴在了地上。

    「迟啦!!」

    「不,小月你做什么我好怕………呜呜……」小月居然一下扯碎她的裤子,然后把碎布塞进了她的嘴里!

    「迟啦,迟啦!」碎布纷飞,幽幽的衣服一点点的居然被小月撤光了,一丝不挂的趴在了地上,她很不明白平时散打总是不及格的小月怎么一下子变着这么强,让她一点无法动弹!!!

    「我们开始玩游戏机吧!」魂盈彷彿自言自语的说道。

    「唔!!!」魂盈把一个游戏币塞进了幽幽的小穴!

    「扑!」先是一下捅破了处女膜,幽幽身体一抖。

    感觉下身一阵剧痛然后一个凉凉的异物被塞进了自己未经人事的阴道!
    「呜呜!!!」幽幽想反抗,但是却没有用,只是不停的扭动着她那白皙丰满的屁股和修长的美腿。

    但是马上第二个游戏币又被塞了进去!

    唔!痛苦的呻吟,没想到一个游戏币居然塞进了她的肛门!!然后又一个塞进了她的肛门!!

    「呜呜……」

    幽幽不断的痛苦呻吟着,开始还好,只是一个个的异物填充进自己的阴道和直肠!但是时间长了就不一样了。

    阴道和直肠已经被游戏币塞满了,而她身上的小月还在不停的塞着。

    「唔~~~ 唔唔~~~ 」

    幽幽痛的冷汗都出来了,因为魂盈不停的塞,感觉阴道和直肠都快破了。
    「唔唔~~放~~了我~~求求你!~~」幽幽好不容易说出来话。

    「呵呵,这个多好玩啊。才刚刚开始,不要急!」

    刚刚开始?幽幽差点晕了过去。

    「啊~~」一声惨哼,又一个游戏币塞进了阴道,有血已经开始从她的阴道口流出了。

    阴道被涨破了!

    「啊~~」幽幽痛的身子都抽搐起来。

    魂盈还不停的塞着游戏币,带着一种微笑,如同一个天使,但是是个邪恶的天使!

    血越来越多,终於完全破了游戏币开始进入了盆腔。

    这时候直肠里的游戏币也顶破了直肠进了盆腔。

    血不停的流着,幽幽几次晕过去,可视都被魂盈有一种刺激灵魂的方法把她弄醒。

    幽幽已经不叫了,她颤抖的,感受的盆腔里渐渐多出来的硬硬的游戏币,真是一种讽刺,自己辛辛苦苦的进了警校,然后做了刑警,却被这个自己成天拍着马屁的后门警察用这种方法折磨死!!

    这是一种多么可怕的死法,她眼泪哗哗的流着,可是还是阻止不了盆腔内开始慢慢被多起来的游戏币进入腹腔。

    「求~~~ 求求你。给我~~个痛快吧。」

    「快结束了,不要急。」魂盈如同哄小孩的说道,沾满鲜血的手却不停的往里填着游戏币。

    幽幽的肚子越来越大,一箱游戏币塞进去了三分之二了。

    「为什么?为什么………」幽幽实在是无法相信现实。

    游戏币不停的塞着。

    一箱游戏币都塞完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幽幽身体已经凉了,地上全是鲜血,她痛苦的蜷缩着,挺着她那不协调的大肚子。

    「谢谢你的灵魂了。」魂盈轻轻的说道。

    「也许到了该结束的时候了。」魂盈轻轻的说道,然后留下地上惨死的幽幽的尸体。

    枪

    警察局枪房。

    「我要五连发步枪。」魂盈说道。

    「不行啊,那可要局长签字的啊,虽然你爸爸让大家照顾你可是这个………」
    还没等看枪的老者说完他忽然感觉脑袋一阵刺痛就就晕了过去。

    魂盈拿了一个枪兜,装了满满一包的强化五连发子弹,然后带上一把五连发枪走了出来,直奔实习生女浴池而去。

    警校未毕业的大学生刚刚结束一天的训练,在浴池里欢快的洗澡。

    「嘿嘿,小妞你可是越来越性感了啊,可别把我们学校的男生的魂都勾走了!!!」

    一个身材匀称的女孩对着一个大胸脯女孩说道。

    「别逗我了,我哪有那么厉害,这几天训练都把我晒黑了,但是我还是比较喜欢,」大胸女孩看着自己的胸部说道。

    「碰!」一声枪响!!!

    大胸女孩居然发现自己的右胸不见了,一个血琳琳的洞从她的后背透过她的身体,乳房被打飞,破碎的乳房飞的哪里都是。

    「碰!!!」

    又是一枪,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子弹居然又打在她的要上,把她的身体整个打断了!腹腔破碎,内脏脂肪喷的哪里都是!!

    「啊!」一声尖叫不是被枪击的女孩,而是她对面的女孩,浑身是血,布满大胸女孩的烂肉。

    看着那个变成两节已经是个尸体的大胸女孩,她终於发出恐怖的尖叫。
    「碰!」没等叫完,一枪打断了她的脖子,一个小巧的脑袋飞出了老远,碰的掉在地上,弹了几下滚到了一边。

    而那个完美的胴体脖子喷着鲜血,在地上抽搐着。

    「啊!」

    「呀!」

    …………………

    所有女生都尖叫起来!

    「碰碰!」枪声不断,血肉横飞。

    一个个女生脑袋被打碎,身体被打断,内脏横飞,浴池里瀰漫着一种让人作呕的味道。

    当在浴池里吸收到第5 个灵魂的时候也就是到这个世界的第8 个灵魂的时候魂盈就停止了吸收。

    魂盈一直没有吸收这个小月的灵魂,因为她想要小月感受到这一切,小月清楚的看着发生的一切,但是她却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从幽幽惨死,到浴池血屠她都知道,但是她却不能阻止!!!

    「小月吧,我要回去了,最后一个是你了,让我们一起感受死亡的快感吧。」
    说着,魂盈脱掉自己的裤子,裤头,靴子,袜子,落出精緻的小脚,美腿和高高翘起的小屁股。

    然后魂盈叉开双腿,然后把五连发枪倒着放在地上,枪口对着自己的阴道,身子慢慢落下,阴道慢慢包裹枪口。

    「啊!」一声带着淫荡的呻吟。

    枪口捅破了处女膜进入了阴道。

    魂盈慢慢的让枪管顶到自己阴道的最深处。

    然后慢慢抬起身体,再慢慢下去。

    她抚摸着自己的乳房。

    「啊~~啊~~~ 好爽。啊!」站在已经被鲜血染红的浴池边上,在无数的女孩
的碎尸上魂盈开始了自慰。

    「啊~~啊~~~ 」

    吱吱~~淫水顺着枪管流出来。

    魂盈用力揉捏着自己的乳房,尖尖的指甲甚至已经划破了自己的乳房。
    「啊~~」一声痛快的呻吟。

    魂盈终於达到了高潮。

    「碰!」同时她用自己纤细雪白的脚趾勾动了扳机。

    子弹炸开了她的小腹,肠子和黄色的油腻腻的脂肪流了出来,带着鲜血,腰椎也被炸断,只剩下后背一点点的肉皮连接着,身子栽倒在地。

    小月的灵魂感受着一切,无比的痛苦。

    魂盈手伸进腹腔,抓着破碎的子宫,然后慢慢的欣赏的碎裂的内脏,左边大腿都被炸的快脱离了身体,警察冲了进来但是一切都结束了。

    小月的灵魂越来越虚弱了。

    最后在马上脱离自己破碎身体的时候终於被魂盈吞噬了。

    「白徐瑞!!!我魂盈回来了!!!」

    感觉时空的召唤,空间变化,魂盈终於完成了第一步回到了自己的世界!!!
    雄伟的皇城,歌舞喧天,彩旗高悬。

    「恭喜了徐驸马。呵呵!」

    「哈哈,谢谢了,黄大人。」一个穿着大红新郎服的男子大笑道,这个人自然是真名徐白瑞的白徐瑞了。

    徐白瑞杀了马家满门,打通各部关系,认识公主后得到皇帝赐婚,青云直上成了当朝第一驸马,今日正是他大婚的日子。

    驸马府一直热闹到深夜。

    一个房间里,一个美丽的公主穿着红色的衣服等着自己的驸马回来。

    「吱嘎」门开了,一身酒气的徐白瑞走了进来,他来到了公主的跟前,揭开了开头,一个国色天香的脸庞展现在他面前。

    「好美。」

    徐白瑞抚摸着这个美丽的女孩的脸,然后吻了过去,满屋春色,徐白瑞脱去了脸红的和苹果似的公主的衣服,一个仙子一样的尤物躺在了自己身前。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徐白瑞感觉身体忽然不是自己的了。

    灵魂深处多出了一个身影!!!

    「马晓新!!!」徐白瑞体内自己的灵魂惊叫道。

    「马晓新已经死了,我是魂盈,你好像很喜欢这个公主,不容易,你这种人居然能有真爱,今天你新婚,我就送你一件礼物吧。」

    这时候一个两米多高的巨猿走进了屋子。

    「淫猿!!!不,你不要乱来!!!」徐白瑞身体不听自己用但是却能看到一切。

    原来魂盈回来这个时代后发现自己可以进入任何生物身体,并且控制,甚至她有种感觉自己愿意的话甚至某些死物也可以控制。

    淫猿是一种魔兽,但是数量不多,因为性欲高,而且经常虐奸人类女人,而且被奸女孩都是蹂躏致死,所以恶魔远播,虽然人见人杀,但是还是有少数存在的。

    魂盈碰巧看见就带它过来,她现在可以分出小部分灵魂控制淫猿。

    「啊~~~~」赤裸的公主发出尖叫,但是这房间早被魂盈进来前用新的魂术封印了,什么声音也传不传去。

    巨猿一下扑了上去。

    「噗哧。」

    「啊呀~~瑞救我!!!!」

    没有任何悬念,巨猿巨大的阴茎捅进了公主小巧的阴道,没有任何怜香惜玉。
    处女膜瞬间破裂,巨大的阴茎几乎把她的阴道弄的变了形。

    「啊!!!我要死了!!啊!!」

    巨猿剧烈的抽动着,顶的公主的子宫已经到了破裂的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