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飞翔的乌龟
字数:9300


***********************************
  这是本人两年前试翻译的一部日本小说,曾经以狂情的ID首发在《春满四合院》,这两天再拿出来重新作了不少修改和润色,不知符不符本坛的要求。应当是属于原创吧。
  这篇文章的原作都是日本众模仿结城采雨风格作品中一个,前面三篇还算出色,故试着翻译出来,再次转发在这里,赚点积分,望版主高抬贵手。如不符合要求,请指正

***********************************





           第一章 发生在钢琴教室的暴行

                (一)

  这是一个天色阴霾的星期六下午,年轻少妇樱井奈津美如同往常一样正在往地铁站赶,她要搭三站的地铁到出口对面的钢琴教室授课。但今天奈津美心情如同这鬼天气一样消沉,原因是在商社工作的丈夫说是因为要招待客户,很早就出门去了高尔夫球场,并且说晚上也要应酬要很晚才会回家。

  奈津美今天出门穿的是白色的衬衫和浅蓝色的紧身裙。走在大街上,她那美貌和知慧兼有的气质非常吸引男人们的眼球,擦身而过的男人大部分情不自禁地回过头来多看她几眼。

  一米六的身高,比例匀称,修长的身体。丰满坚挺的乳房鼓涨涨的撑着衬衫,即使是隔着衣料可也以清楚地看出它的质感和外形。紧身裙子在束紧着纤细的腰身的同时却勾勒出曲线优美性感而上翘双臀,让男人们看得神不守舍。齐肩的黑发在微风中飘逸,少妇特有的香甜体香隐隐约约地在身体周围散发,就像盛放的花朵招惹昆虫一样,引来一些轻挑男人故意地不断在身边游荡。

  那个钢琴教室原来是奈津美在音乐学院主修钢琴时的闺密开的。但现在那个闺密因为生孩关系不能来教琴了,只有请出了结婚三年,但还未有孩子,在家里当全职主妇的奈津美来暂时代替,负责星期三和星期六的钢琴课。

  美丽少妇特有的温柔和爱心的教学方法,让她很快赢得学生们欢心,与孩子们融洽起来。每当孩子们由衷地称呼她「奈津美老师」时让奈津美内心充满了爱意和神圣感,对指导孩子们练琴更加热心。

  但是这种教学相长的愉悦心情,却被三个月前来新来学琴的一个叫荒井的大学生破坏了。

  从第一天的授课起,就象是饥饿的狼遇上好口的猎物一样,荒井总是用一种色迷迷的眼光肆无忌惮地在奈津美的身上打量。让奈津美感觉象被讨厌的苍蝇不断爬过自己身体一样恶心。上课时也总是心不在焉,脑子里象是随时在打着什么坏主意的样子。更过分的是,有时会故意趁着问问题机会,毛手毛脚地试图碰触奈津美的身体。

  而今天刚好就是那个令人讨厌年青人来上课日子!

  星期六一共有三个学生,当前面的两个小学生上完课后,排在今天最后的荒井背着一个又大又沉的背包走了进来。

  「嘿!嘿!老师,你好!」

  「啊,你好,荒井...哦,这么大的包,是要去旅行吗?」

  「嘻嘻,只是一些工具,调教乐器用的,能让乐器发出更加美妙音色哟。」荒井一边嬉皮笑脸一边说。

  「这样啊,原来你还学调教乐器啊?」

  「嘻嘻,等一下会让老师也试下啦,会很好玩的哟。」

  荒井先把背包放到墙角,然后坐到了钢琴前,课程正式开始了...

  然而还不到十分钟,荒井的手机却响起来了。

  荒井毫不在乎地中断了课程,接了电话和对方说起来了。

  「是我...好,好,呵呵,这边随时都可以开始啦。嘻嘻,明白,我很快就开门啦。」

  荒井挂断电话后,转过身来一脸上嘻笑对着对奈津美说:

  「呵,呵,呵,老师,是我的几个朋友啦,他们也想进来一起听老师讲课,这个没有问题吧?」

  「啊,这怎么可以...这个...课程安排就是一对一的,怎么能几个人来上?」

  奈津美以课程是事先安排一对一理由,婉转地拒绝他。从心底里就讨厌荒井这个人,他的朋友也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人,对他的这样的要求感到十分无理。
  「老师,不要拒人千里嘛,呵呵,象老师这样,一次给两三个人上!也完全应付得来吧。」

  荒井用眼睛放肆地打量着奈津美身体,故意把那个「上」字咬得特别长,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轻佻笑容,戏谑地看着奈津美的冏态。

  「可是...这里,只有一台钢琴...喂!你去哪?还在上课呢。荒井,别做蠢事!」

  荒井不理正还在企图解释的奈津美,却站地起来直接向门口走去。

  「嘿,嘿,嘿,老师!对不起啦,因为他们已经来了!」

  荒井一边说话一边拉开课室的门...门口站着四个流里流气的小青年,迫不及待地怪笑着闹了进来。

  「哎!...你们干什么?...这里不可以进来!」

  「哗!...果然是个漂亮的女人啊,今天可以玩开心啦,嘿嘿...」
  「嗬嗬...我们,也要跟美女老师学哟。」

  「啧啧...你们说,跟漂亮的少妇在一起,做什么最好呢?」

  「当然是要...做...爱...爱...爱...。做的事啦...哈哈哈...」

  男人们一边肆无忌惮地大声怪笑一边说着下流的笑话。

  「不要胡说了!...请你们马上出去!...」

  这个音乐室是有隔音设计的,只要关上门里面的声音就会与外面隔绝!
  措手不及的奈津美已经感觉到,这间平常充满爱心和艺术气氛的教室一下变成了最危险的密室!自己单独一个女人在这里面对着这样一群不良少年!...一种惶恐感觉从心底冒起,禁不住地大声叫喊起来。

  「老师...怎么可以这么傲慢呢?现在,就让我们来演示一下怎样让乐器发出美妙的声音好啦。

  荒井随手把教室的门关上,说话的态度变得更加放肆。

  「不要再胡说啦,你们...请赶紧出去!你们已经防碍了荒井...上课啦。」

  「呵!呵!放心好啦,以后就让我们每天都来跟老师上课怎样?呵!呵!」
  随着这句话出口,两个男人一左一右迅速走到奈津美身边捉住了她的胳膊。
  「哎呀,你们要干...干什么...别乱来!停手!」

  尽管奈津美拼命挣扎,却还是被两个男人死死控制住了。因为穿着紧身裙,也无法做类似抬脚踢人动作。

  「喂,喂!还是老实点吧,老师!」

  荒井一巴掌拍在奈津美的脸上。

  「哎...不要...!」

  奈津美的双臂很快被拧到后面,无法动了。

  「请快停手!再这样...我要大声喊啦!...」

  「哈哈哈,尽管大声喊吧。」

  「哭也没关系哟,我们最喜欢听女人哭啦。」

  「等一下会让老师哭得很好听啦哟...」

  「嘻嘻,放心叫吧,这里是隔音的吧?外面不会有人听到啦。」

  奈津美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了...很显然,男人们对教室的隔音设计很了解...在这里他们可以为所欲为!!

  荒井把刚才带来的大背包拖到奈津美脚下。

  「嘻嘻,刚才告诉过你啦,里面的东西都是用来调教乐器的工具。不过,这乐器嘛...嘿,嘿...就是老师脱光了衣服的漂亮身体啦。」

  荒井哗啦的一下子拉开背包的拉链。

  「啊!...真是恶心!...」

  看到里面的东西,奈津美惊恐地尖了起来,心脏因强烈的恐惧而停止跳动一样,双膝颤动,身体发软得差点要崩溃了。

  背包里里面塞满了各种外型狰狞的东西...虽然以前从没有见到过,也不知有什么用处,但是至少能猜出是用来折磨女人的淫具...简直太可怕了!
  (难道?!...这些恶魔一样男人们...不仅仅想要面侵犯自己这么简单!...而且...还可能要使用这些可怕的工具来折磨!)

  「不要...请到此...为止吧...请饶了...我吧,不要做...这种荒唐的事情...」

  拼命压抑心中的恐惧,用带着哭泣的声音,豉起勇气才说出不连贯的恳求。这一刻,因为自恃教师身份而勉力保持的矜持和镇定完全被眼前看到的这些淫具轻易粉碎了。

  「啧,啧,啧...现在终于明白自己处境了啦,夫人?...可是,现在就算怎么恳求都没用啦,还是不会放过你哟。」

  荒井的称呼从原先一直叫「老师」换成了叫「夫人」,把脸凑近到连呼出的气流都能感觉得到距离。

  荒井冷笑着满足地欣赏奈津美惶恐而又愤怒的脸:

  「啧啧啧,夫人的脸连发怒的时候也是这么漂亮哟。」

  毫不客气地伸出一只手按在奈津美丰满的胸部搓揉起来。

  「哎呀!。。不要碰!啊!...拿开你的手!...」

  粗鲁的手指,不客气地陷入奈津美膨胀乳房里。

  象是要细细地体会少妇乳房的柔软和弹性,荒井变换着力度,交替地在两边的乳房慢慢地揉搓,海绵一样弹性的乳房在手中不断变形扭曲。一边慢慢地玩弄一边冷笑着欣赏着奈津美惊慌失措的表情。

  奈津美终于忍受不住把过脸转过一边,闭上眼睛,哆嗦着嘴唇软弱无力地恳求:

  「求求您,不要这样...。」

  连双腿都被两边的男人的控制着,全身都动弹不得,奈津美无奈地任由自己的一对乳房被荒井隔着衣服揉搓玩弄。

  荒井的脸上浮起了更加放肆的淫笑并附在奈津美的耳边小声说:

  「第一眼看到夫人时就爱慕上你啦,一想到夫人的身体晚上就睡不着啊,从今天起,夫人的身体要属于被我们彻底地好好玩弄和享受啦...你是自己乖乘地脱光衣服,向我们献出你的身体呢?还是喜欢,让我们粗暴地动手?」

  虽然已经预感到要发生可怕的事,但是现在荒井大胆直白地讲出来,还是让奈津美感到很恐惧。

  这种对于任何女人来都是很残酷的事...绝对不能让它发生在自己身上!
  「真是荒唐!...想都不要想...绝对不可以...快放开我!」
  必须在事情变得更严重之前,无论如何都要挣脱。奈津美一边装出严峻拒绝的样子,一边千方百计地想着脱逃的机会。

  「夫人到现在还说这种愚蠢的话吗?好吧,我们只好做更加荒唐的事啦!」
  荒井双手突然恶狠狠地用力绞扭搓揉着奈津美硕大的乳房。

  「哎呀,痛...快停手!」

  「既然夫人不想自己脱衣服,那么,这件漂亮的名牌衣服就要被撕破啦。」
  「呀哟,不要!...来人啊...救...命...!」

  奈津美漂亮的脸,因为痛苦和屈辱扭曲。

  「哈哈哈,明白啦,原来夫人是喜欢粗暴的风格。」

  荒井一边说着,手却不停,从胸部地方撕裂开了奈津美的衬衫。

  「不要这样,哎唷...停手...哎呀...!」

  钮扣崩掉,飞落下来,在脚下滚转。奈津美发出了哀鸣声,不过,荒井却没有理会,继续撕破奈津美的衣服。

  原本整洁的衬衫很快起不到衣服的遮掩作用,变成两片烂布,挂在奈津美的左右两边的肩膀上,从肩部以下到腰身大部分肌肤暴露在空气中,雪白的皮肤,因为不断挣扎关系,透出了点点粉红。

  「啊,拜托...请停止...」

  奈津美勉强忍着眼泪不停地尖叫。

  因为双手被反剪在背后,只能向后仰头挺胸的姿势,从胸罩里呼之欲出的丰满而自豪的乳房,随着奈津美的喘息一起一伏地抖动着。

  「哗,啧!啧!...这身材真是极品哟。」

  捉住奈津美的腿部的男人一边仰望她的身体一边忍不住赞叹。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有一个男人拿着照相机,对着半裸的女体咔嚓咔嚓地拍着。闪光灯发出的耀眼白光在房间里面漫射。

  「啊!不要拍!...不,不能拍照片,不要拍!...」

  「不要害羞哟,夫人。拥有这么好的身材,有机会拍摄写真,要高兴点才是哟。」

  其实,不仅仅在拍照片,还有一部录像机也开着,不过,奈津美已经无暇顾及了。

  「现在,夫人,裙子也要脱掉啦。」

  荒井在湖水色的紧身裙头搭上手,用力一拉,将裙子哗啦一声撕裂开来。
  「啊...停止!不要啊...」

  长筒丝袜包裹的著曲线优美而又不失丰腴的大腿暴露出来了。成熟少妇的大腿十分性感,光滑而柔软的手感象摸在刚刚蒸出来的年糕一样。

                (二)

  「呵呵呵,接下来,夫人恐怕还要叫得更大声啦。」

  荒井没有宽恕地继续撕开了裙子和长筒袜。身体无法动弹的奈津美完全无法反抗,眼睁睁地看着荒井上下其手。

  现在,奈津美遮掩着下半身的衣物同样地变成了烂布片,下身大部份洁白的肌肤也凄惨地曝露出来了。

  「呜,呜,求求你...停手吧,饶了我吧...」

  「好啦,先放开她一下!」

  听到荒井的指示,男人们放开了控制奈津美的身体的手。

  奈津美双腿一软,猛地向前跪下。双手紧紧抱在胸前,蹲在了地上。

  「啊...已经...够了...可以放我走了吧...」

  「说什么哟,夫人,现在才开始玩呢,什么都还没做,怎能放你走呢。」
  荒井强行拉扯下缠在奈津美的身体上已成为烂布条的衣服。

  「哎呀,不,不要...停手!」

  当拉下原来是裙子的破布条时,奈津美一下失了平衡跌倒了。

  现在能遮掩奈津美的身体东西只剩下了胸罩和内裤。

  薄薄的米色的内衣和洁白干净的少妇肌肤非常相配。越发艳丽地称托出奈津美肌理细腻粉嫩的皮肤,男人们一下子被奈津美半裸的身体迷住了。

  「喂!喂!你们这帮家伙...别光顾着傻看啊!」

  在荒井出声提醒前,男人们象是看晃了眼一样,只顾笑嘻嘻注视着眼前半祼的性感少妇。

  「啊!是...,对,对!」

  荒井伸出手,部下一人从荒井的包取出一根绳,交了荒井。

  「嘿,嘿,嘿...夫人,刚才应承过你,要让你尝试这些能让乐器发出美妙声音的工具哟。」

  用充血的眼睛望着战战兢兢的奈津美,荒井一边说话,一边冷笑着,一边严厉地捋着绳子。

  「你,你,想要...做什么?」

  荒井一边俯视奈津美,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向奈津美。

  「呵呵呵,现在到了让你高兴得哭泣声的时候啦...要不停地哭哦。」
  在荒井发出示意的同时,二个男人分别从两边把奈津美的身体强行抱起来。面临绝境的奈津美竭尽全力地扭动着身体反抗,但与二个强壮的年轻男人的力量相比,差距太过悬殊了。

  「哎呀,不要...放开我...啊...」

  这个过程中,照相机的闪光灯不停闪着,录像也开着。

  荒井绕到奈津美的后面,把奈津美的双臂拧到背后反剪着,熟练地用绳子把她的双手捆上。

  「哎呀,停止,那样的...不要绑我...」

  深棕色的绳,没有宽恕地在奈津美的手臂上狠狠地勒紧。

  「呵,呵,呵,夫人现在这个样子更加性感啦,真是让人兴奋啊。」

  奈津美再次被迫以挺着丰满的胸部的姿势站立着。

  「嘻,嘻,嘻,现在,终于要夫人把奶子暴露出啦...」

  荒井把手搭在丝质的蕾丝米色的胸罩上,一把扯掉。

  「哎...不行,不要啊!」

  外形非常漂亮的乳房一下子弹了出来一样。丰满而坚挺的乳房,微微抖动,使人联想起挂在树上的充实的果实,散发出少妇特有奶香味。

  拼命扭动身体,挣扎要脱逃的反抗反而让沉甸甸的乳房性感地摇晃着,刺激著男人们情绪更加兴奋起来。

  「啧!啧!啧!荒井,她的乳房真的是我们玩过的所有女人中最漂亮哟!」
  拿照相机的男人禁不住嘟哝。

  「嘿,嘿,那个,当然啦,这是我一眼看上了的女人哟。」

  荒井一边说,一边抑制不住一脸的兴奋表情。一直以来,一伙人曾经袭击强奸过无数的美女,但遇到这样的极品漂亮的少妇还是第一次。

  荒井再次转到后面,用预先留着的绳头,在奈津美的乳房的上下绕一圈并用力勒紧。

  「哎呀,痛,不要...」

  因为羞耻与痛苦,奈津美的身体开始渗粘汗。

  「呵,呵,看来夫人的身体,还真是很适合用绳子绑起来玩啊。」

  荒井用手指轻轻地在奈津美已完全裸露并且颤巍巍的乳房上爬行。小心奕奕的样子是以前没见过的,面对著美丽得过份的少妇,即便是他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啊,停手...,不要碰我!」

  奈津美挥动黑发,上半身的焦躁让她挣扎着想要逃跑。但是,这样的反抗只能使荒井他们更兴奋。

  「嘿嘿嘿,乳房真是太漂亮啦,夫人,我爱死你啦。」

  奈津美的乳房惊人的丰满,酥软却又很有弹力和坚挺,完全没有一点下垂。
  从下部向上轻托着,用指尖慢慢按下去,指尖陷了进乳肌里,一松手,乳房就象怒气冲冲一样的弹回来。用整个手掌覆盖上去也无法完全把握的巨乳,不断地搓揉和挤压体验着乳房的质感和重量。

  「不要这样!...讨厌...噢...」

  与丰满的大乳房相比,较小的乳晕中间,挺立着粉红色的乳头,那个最高点才是男人梦寐以求的猎物。

  荒井把另一只空闲着的手从奈津美背后环抱过来,双手握着一对豪乳,开始大力揉搓起来。手法也终于回复到平时大胆而粗鲁的技巧,尽情地揉,捏,搓,转地玩弄着这对丰满而坚挺的乳房。

  「嗯...痛啊...哎...哎呀...」

  无论感到怎么嫌恶,但那也是地地道道的爱抚。荒井的手指的活动触动了奈津美敏感的乳头。如同微弱的电流冲击一样酥麻的感觉,让奈津美开始慌乱和狼狈起来。

  「噢...停止,呀...咿呀...」

  「怎样啦,夫人?是有感觉了吧...嘿嘿,乳头好象很敏感噢...如果这样玩呢...又会有什么感觉?」

  荒井开始用手指挑逗奈津美可怜的奶头,指甲尖时而在乳尖上轻轻迅速来回地刮过,时而摁着乳头转圈一样拨弄,巧妙而富有变化的节凑,丝毫不象是这个年龄的年青人所应有的熟练技巧……

  奈津美敏感的奶头一下子硬起来,并且越涨越大。

  「啊,哦...讨厌哟...哎呀...」

  奈津美感觉到一种甜蜜的刺痛由乳头向身体深处扩散开来,一股烫热的东西在下腹部开始溢出来。

  「嘿嘿嘿,终于开始叫出好听的声音了,但是夫人的身体,要达到能开发出最好听的声音,还差得远啦。」

  荒井转到奈津美前,这一次却张大嘴一口吸住了乳房。并且双手熟练地在乳房周边挤压,搓揉,含在口中的乳头被挤得更加突出和肿涨了。好象是要竭力卖弄自己的技巧似的,用舌头,牙齿,和嘴唇不断轮翻地戏虐攻击奈津美的奶头。
  「痛...,停止,拜托...嗯啊!...」

  荒井在反复执拗的刺激下,无论是运用手指挑豆,还是舌头搅动,或者嘴唇和牙齿的轻咬。甚至比起她的丈夫,似乎更熟悉和调动奈津美的官能。

  就这样过好一阵子,荒井开始抽出一只手游动到奈津美的屁股上爬行。
  小小的内裤下包裹着丰满而肉感的屁股,好象比乳房更柔软,更有弹性,如吹涨的气球一样。

  「哗!比想象的还要好,果然是完美的屁股啊!」

  荒井一边继续用嘴把奈津美的乳头紧紧地吸吮住,这次用双手搂着两边的屁股,大力猛抓,来回抚摩,粗暴地揉搓,充分地品味着丰富的肉感。

  「哦...啊,停止!...快停下...不要那样...」

  荒井一翻尽兴的玩弄之后,带着满足的表情,才慢慢地直起腰来,附在奈津美的耳边低声说:

  「现在轮到脱内裤了...终于要被脱光了哟,夫人。」

  「啊...不要脱...不要再脱啦...呜呜...。绝对不可以啊!」
  奈津美反应强烈地疯狂扭动身体尖声哭喊起来。以前即使在家里面对最爱的丈夫,也羞于在光亮的地方一丝不挂地暴露自己下体最隐藏的私处,更何况现在是在明亮的教室里,要面对的是这班卑劣的男人们呢。

  荒井再拿出一根绳子,强制着将奈津子身体伏下,将左右两边的小腿折向大腿,在脚踝上捆上绳再和大腿绑在一起,很快下面变成M 字开腿的形象。
  「啊,啊,啊,讨厌,不要...这样绑...」

  随着奈津美的嘴里发出羞耻的惨叫声,两边各自的绳子被大力拉到背后的打个扣儿固定。

  奈津美再被翻转过来,仰面躺在地上,双腿呈M字张大,胯部向着荒井完全张开了,因为被绑着,双腿无论怎么努力也无法合拢上。

  「嘿嘿嘿,夫人现在这个淫荡的样子真是太好看啊。」

  「拜托!...,饶了我吧,求你...把绳子解开...」

  「这样才是完美啊,夫人。现在宣布卓越的演奏开始啦。这动听的音乐嘛,嘿,嘿,嘿,就是...来自夫人的哭泣声啦。」

  荒井给了部下一个手势,二个男人分别从左右开始把玩起奈津美的乳房。
  「哎呀,哦...。不,不要碰我...」

  一个男用双手捧著一边的乳房,一边揉搓,时不时手指捏住乳头往外拉扯起来再让乳头弹回去。而另一个男人用手握着另一边的乳房,用舌头不断地舔舐乳头。

  先前被荒井玩弄乳房时撩拔起官能的刺激,再次袭击了奈津美。

  「啧!啧!啧!真是敏感啊,夫人,我这样玩这里,让你更加舒服吧!」
  荒井说着,一边把手指放在奈津美的胯股之间象蛇一样爬行,一边用手故意稍稍拉紧小内裤,让媚肉中间的地方轻轻陷入,隔着簿簿的丝质布料,沿着裂口轻轻地抚摸奈津美的女人的私处。

  女人神秘的私处感受到轻轻的触动,奈津美的身体突然紧张起来。

  「哎呀...噢...那里...不要,不能碰那里...!」

  是非常激烈的尖叫声!

  荒井的手指象摸到了开关,奈津美觉身体开始轻微地抖动起来,刚才免强忍住的热流开始慢慢从身体深处向下面渗出。温湿的体液象冲破堤坝一样从下面溢出来了,在内裤中间上刻上了耻辱的符号。

  「嘿嘿,夫人,看看是什么流出了来啦!」

  「哎呀,不行...哦...不要摸那里啊...」奈津美象梦呓一样地反覆说。

  「你这里真敏感啊,只是摸一下竟然会这样高兴,嘿嘿...」

  羞耻的事实这样被指出来,奈津美羞愧得脸红耳赤。

  荒井的指尖加大动作,集中地在奈津美的敏感的地方抚弄。虽然没直接的接触,但相隔湿透了薄薄的一层布料反倒更有一种催人着急的微妙的煎熬。

  「哦,停手,快停手...不要那样...」

  荒井用大拇指轻轻地擦摩着媚肉稍微上方的肉芽的同时食指和中指若有若无地搔挠着内裤中间的浅沟。

  「哟!哟!哟,贤惠的夫人,怎么开始变得淫荡起来啦?」

  「不要...哎呀...不要再说啦...快停手...不要啊!」

  (好像已经无法再忍受这样的煎熬了...与其这样慢慢地凌辱,还不如来得直接一点...)

  浮现在奈津美的胯股之间的内裤的水渍斑,眼看着变得越来越大。布料湿润透了的部分变得非常透明,肉缝顶点的肉牙完全现出了象小黄豆的形状,连阴唇的形状也明显浮凸起来。

  「嘿!嘿!夫人,那么,换这样玩又怎么样?」

  荒井在肉的缝隙中间狎上了右手的中指,哆哆嗦嗦一点一点按压。同时用左手食指和大拇捏住奈津美的最敏感的肉芽,同样一紧一松地挤着。

  「哎呀!...不要...不要...,快停手...呜呜...」

  奈津美终于承受不住如此的耻辱和刺激,激烈摇着头大声哭泣起来。无法相信自己的身体对于男人们这种羞辱行为却作出了如此敏感的反应。

  「嘿,嘿,嘿,就是这个哭声了,叫得真好听,夫人真不愧是音乐教师哟。」
  荒井变本加厉地狎玩。大量的蜜液透过布料渗了出来,并且隐约发出滋滋的水啧声。

  「哎呀,...啊,...老公,...快来救我...」

  奈津美本能地呼唤着现在还不知在哪里的丈夫。

  「哈哈哈,这个最高档的乐器。终于开始叫老公啦!」

  「哦...哦...我真的...哎呀...受不了...求求你...快停下...」

  奈津美身体反应显然比想象的更加敏感,崩溃的迹象比预期的要来得快。这让荒井大感意外和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