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上总是有那么两种东西一直是对立的,白天和黑夜、正义与邪恶、正直与猥琐……但是人活在这个世界上,谁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够站位站的那么清晰。我们往往都是脚踩两只船,游走在地域和天堂的边远。

  妈妈早年下岗了,和爸爸一起开了一个小饭店,虽然比别的下岗家庭日子好过一些,但是这几年家里供我读大学也花了不少钱。虽然爸妈总是对我说能上就继续上,但是我还是不想再上学了,早点赚钱只少也能为我的家庭填上一些微薄之力。

  我不像我的那群同学,都是官宦子弟,毕业直接就能安排工作,我得靠自己打拼。虽然我和他们的家庭背景不同,但是我们很能玩到一起。我也通过他们认识到了很多系里的领导。他们无非是靠着子的关系和系主任们一起吃吃喝喝,而只要他们叫我,我是一定会参加的。毕竟,认识认识没坏处。

  2006年春天,我们一个宿舍的那五个哥们工作都有着落了,唯独我还在到处应聘。看着他们整天在屋子里打魔兽我有些不平衡,但是这个没得选。只有继续的到处去投简历。

  这是平常的不能在平常的一天,我为了放松一下自己的心情叫上他们几个去球场打球,这时候的球场很少能见到我们这样的大四学生了,又的话也是一些考研的,找到工作的,或者是一些破罐破摔的。的确,今天下午大四的学生就我们六个。好吧,那就欺负一起小学弟们吧。转眼两个小时过去,我们如砍瓜切菜一般灭了一群学弟,在小学妹崇拜的眼神目送下离开了球场。走在路上,老三把我拉到一边,说:“飞飞,和你说个事儿,别和任何人说。”

  “搞什么飞机啊?你还有咬耳朵的时候?”我打趣道。

  “不和你闹,你工作找的怎么样了?”老三很正经的问这么多年的同学,我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是认真的在和我说,我回答:“民生银行、大河证券、还有一个小私企,要是没有更好的应该是这三个选一个吧。”

  “民生什么待遇?”老三连忙追问道

  “跑贷款,三险一金,底薪2000+提成。三个月试用,过了签合同。”

  “嗯~~~”老三若有所思:“还他吗可以!呵呵。”

  “狗日的,装什么深沉,你B毕业就去当村官去了,别和我这装孙子。”我笑骂道“呵呵,狗日的。别后悔!”老三也厚着脸皮笑着说“草,是不是有什么好活给兄弟啊?”我明显能看出来他有事要说“知道咱们系有几个留校名额吗?”

  “不知道,怎么了?”

  “今年比去年多一个,三个。”

  “不一直都是俩嘛,今年怎么多了一个。”

  “去年,咱们院长找我爹办事,答应把我办到学校来。结果他妈的一等就是小半年,我爹等不及了把我弄去当村官去了。我爹这关系都疏通好了,院长他妈的的也办下来了。你要是愿意我和我家老爷子说说。”

  我草,人走狗屎运,走路都捡钱啊。“我草,真的假的。别他们的那我开涮啊。”

  “不信算逑了”老三还是一本正经的说“这么多年就这么哥几个玩的好,他们几个的爹比我还硬,就你B还飘着,你要是愿意哪天和我回家,让我爹见见你。”

  “我草,真要是成了我他妈的认你当哥都行。”我实在是太兴奋了大声喊道:“别他们走那么快,哥几个,今天我请汽水,随便喝。”——有权好办事,一个穷学生奋斗四年也比不上牛逼的爹一句话。也不知道老三怎么忽悠的他爹,这事我一分钱没花就办成了。

  转眼我已经在系办实习了三个月,下个月毕业也就是我转正的日子了。

  “小王啊,今年毕业生就业率的表造的怎么样了?”张处叼着烟问道“做好了,您看。”我赶紧回答到

  “不看了,你看着弄吧,别低了85%就行,一会你和丽丽校对一下那个白书记看看。

  ”好嘞,您放心。我马上过去。“我依然是迅速的回答到”不着急。来,我们聊聊。“张处笑嘻嘻的说:”你父亲是做什么工作的啊?“”我父亲是开饭店的,张处。“很明显这是在探我的底”哦……“张处吸了口烟:”好好干,争取留下来。机会难得啊。“”是,还请张处多多指导。“我赶紧把话接上

  ”入党的问题解决了吗?“他又问

  ”去年就预备了,马上该转了。张处“我回答

  ”哦,那你得多往白书记那跑跑,给领导留下点好印象。“张处假惺惺的关心着我”嗯,谢谢张处指点。“我还是紧跟着回答

  ”行了,你赶紧弄吧,我出去办点事。有事给我打电话。“张处熄灭了烟头,拿起包往外走。

  他哪里是去办事,不定又去那个什么研究生班客串去了。哎,我啥时候能混成他那个样子啊。还在我羡慕的胡思乱想的时候,丽丽姐喊我:”飞飞,你把就业率表送到白书记那吧。“我真的很想去,因为我想和领导多多接触,但是嘴上不能这么快就答应,要是和丽丽的关系搞不好,我倒是入党征求意见她别在给我添乱,于是我故意说道:”姐,你去吧。你老去白书记那,你熟。“”别和我提她,早就不愿意理那黄脸婆了,整天板着个脸,以为自己多大官是的。“丽丽扭着嘴。是啊,丽丽的确有着资本说这个,白书记一个大学下面系里的书记,充其量是个正处,丽丽的爹早些年前就是正厅了。”行啦,丽丽姐。我去还不行。黄脸婆我去对付,小帅哥留给你还不成。“我缓和了一下气氛。”赶紧去,油嘴滑舌的。我看黄脸婆一定喜欢你。“丽丽气笑道。

  当~~当~~当。

  ”请进。“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

  ”白书记,这是今年……“我话还没说完,白书记赶紧给我打了个手势让我先做,继续打电话:”树群书记,你可是好久没来我们经贸系了,我们可都想死你了。我们上上下下都等着您来指导工作呢…行,那就这么着。您先忙着,改天一定来我们系视察啊。“”小王,你怎么不坐啊?“白书记这句话倒是很和蔼。

  ”没事,我给您送就业率的表来了。“我哪里敢做,就业指导课上说过,见领导一定要尊敬,能站着不坐着。边说,我把材料睇到白书记的手里。

  ”嗯,可以。这个数据都有准嘛。“白书记问道”有,一个回执对应一个人名,一个都不差。回执都在我那,按专业排好了。你需要我现在给您拿去。“”奥,不用了。干的不错。“白书记很满意的夸了夸我,继续说:”还是小伙子办事有准,你看我交代丽丽办点事那个磨叽。“铃~铃~铃

  ”喂,哪位?“

  ”啊哦,张总啊,那几个学生怎么样?好好好。您太客气了,向骨干企业疏松优秀毕业生是我们的工作。不用,不用,不用。那行,行,行,好的。一定到。“一听就知道又是那个企业的老总要请她吃饭,还装什么廉洁啊,直接答应不就得了。

  ”啊,小王啊。晚上有事吗?“

  ”没有。“

  ”行,东西放着吧。你回去叫上张处,晚上一起和宏达的张总一起吃饭,下班就来我办公室。“白书记一派官腔道。

  都说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确是这样。据我简单的测算了一下这一桌子饭菜,不算酒水至少也得三千上下,而且我们只有六个人。平均一人将近四百了。一顿饭就是我一个月的工资啊。

  且说酒桌上大家推杯换盏,我在一旁忙着服务。

  张总:”白书记啊,你给我推荐那几个学生真能干,让老人稍微的带了一下现在都能独当一面了。“白书记:”还是您眼力好,把我们系最优秀的几个都挑走了。再说了,还是你那待遇高,要不就那几个撅着呢。“张总:”您太会说话了,白书记。我这都是小买卖。以后有好人才还得多往我这推荐啊。来,我敬你一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不能喝了。小王,你陪张总喝一个。“说着,冲我努努嘴我当然明白,赶紧举杯,先干为敬。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转眼已将近十点。

  ”来,我们通天了。“白书记发话了

  ”好,听白书记的。“张总道,喝完继续说:”白书记,我安排咱们唱会歌。“”不了,挺晚了,我人不在家。毛毛还没溜呢。改天吧。“白书记推辞说。

  话说三番五次的劝说和五次三番的推辞,白书记还是取得了胜利。我送白书记回家的路上我们聊了会。

  ”小王啊,现在住宿舍还是在外面租的房子?“白书记问”啊,现在还在宿舍呢,但是下个月估计就不行啊。“我说”哦,职工的单身宿舍你没有申请吗?“又问

  ”我还没有转正呢,再说,这一段不是有地方住嘛。我也就没问这个事情。“”哦,明天到我办公室填个表。你这孩子也不知道说一声。这事情的往前赶,人家法政的留学生都已经住进去好几个了。“白书记关心的说”嗯,谢谢白书记关心。“我赶紧说:”书记,我马上该转正了您看您有建议吗?“”干得不错,到时候走个形式我和院长说一下就行了。好好干吧。别有顾虑。“官腔”书记,我是想问我入党转正的事。“我赶紧怯怯的问了一句”傻孩子,今年咱们系就你一个入党,有什么问题啊。到时候吧思想汇报和该填的材料都填好了就行。注意和同事们搞好关系就OK了。“说着说着,我们就到了白书记的楼下。

  ”书记,我先走了。“我说道

  ”哦,走吧。“书记又说:”等会,我今天喝的有点多,你帮我溜溜毛毛。“虽然我老大的不愿意,但是我深知住是领导对我的信任,只好硬着头皮答应。

  只好狗虽然叫毛毛,但是一点毛都没有,我没养过狗,但是我能看出来这个很难看。我牵着毛毛下楼,溜了二十分钟回到书记家。

  ”书记“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只好这么叫了一声。

  ”拉了吗?“书记问道

  ”拉了。“我说

  ”来“书记牵过毛毛说:”谢谢叔叔。“

  那狗倒是很听话的叫了一声。

  ”书记,我先回去了。“我说道

  ”别啊,进来坐坐喝点水。“书记说

  ”嗯…哦。“我操,一个老女人半夜让我进屋一定是图谋不轨”小王啊,咱们系我最看重你了。老张他们都混的时间长了,皮了。你得好好干啊。你可是院长亲自安排到咱们系的,不能给院长丢人啊。“边说,书记边给我打水我赶紧起身接过茶壶说:”一定,我刚参加工作,还有很多地方得跟书记学习。“”你这孩子就是会说话,要不上上下下都喜欢你。“书记笑了笑这笑容我从来没有从她脸上见过。这笑是什么意思?和蔼?可亲?都不是。是一个女人寂寞很久想要的笑容。

  ”书记,你夸奖了。我别的也不会,大家又都是我的前辈,我多干点事应该的。“我赶紧撇开话题。

  ”飞飞,有对象了吗?“书记问道

  ”有了。“我回答

  ”上学还是上班呢?又问

  “上学呢,就是咱们学校的,明年毕业。”我回答“哦,不错。不过别光顾着搞对象耽误了前程。”书记微微笑道“不会的,您放心。”我一本正经的说

  我们又闲扯了一会,我的电话响了,我一看是女朋友打来的,我直接挂了。回来一条短信:陪领导吃饭呢。

  “女朋友催了?”书记问道

  “没有,没有。”

  “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太开放,还没结婚就一起住。你这方面可得注意,毕竟你是老师她是学生。”书记叮嘱道这话说的我是一脸彤红,没话可说。谁让咱大二就不是处男了“让我说中了吧,不过也没什么。现在的年轻人都这样。”书记打趣道“我…”我不知道说什么

  就在我迟疑的时候,白书记轻轻的抚摸了一下我的脸。这一下吓得我直接把手机掉到了地上。

  “呵呵,还挺腼腆。小王啊,别多想,我就是喜欢你这孩子。”书记继续笑着说“呵呵,书记。不早了,我先回去了。”我胡乱说了这么一句、“回去干什么,别回去了。回去你也回不了宿舍了。”书记说,紧接着,她开始摸我全身。说实话,她但凡年轻十岁我也就从了,一个快五十的老太太摸我,我实在是只有恶心的份儿。不过,她可不管我恶心不恶心,直接进入主题,解开我的皮带,摸我的下面。我也是爷们,这样的挑逗老二怎么也得立正啊。老太太越摸越起劲,嘴里还不停的念叨:“年轻就是好啊。”我该怎么办?只有按照她开会讲的“上命下从,顺势而倒”,借着劲把内裤拉下去,把老二呈现在她的面前。住娘们也不含糊,看我的龟头已经湿润,变用手套弄起来。老女人就是有经验,手先上,嘴在上。两下就搞得我想射了。我啊啊啊的哼哼了几声,她停了下来。转身进屋,不一会,拿了一盒套子出来:“还剩三个,今天都用了它。”然后继续舔舐我的龟头,我的确恶心,但是到了这个份上也只能用平时经常说的一句话安慰自己,那就是关了灯都一样。我闭上研究开始幻想乐乐(我女朋友)在我眼前揉搓双峰的场景,任她摆布。

  老女人久经沙场,对付我这样涉世未深的男孩简直易如反掌,再加上我满脑子幻想都是乐乐的丰乳翘臀和被我插爽的浪叫,我一下子把攒了半个月的精液全射在了她的嘴里,她还在品味我的精液的时候,我赶紧睁开眼去看她,她已经脱的只剩一条内裤,那内裤还是中老年妇女喜欢穿的高腰纯棉纯色的那种,看着她下垂的两坨大奶和“性感”的内裤,我一下子就软了下来。还没等我说话,她吐掉嘴中的精液继续开始吮吸我的老二。虽然眼前的这个女人算不上是风韵犹存,但是她的口活的确厉害,几下子搞得我尽享被操的快乐。她把我的老二舔舐的笔直,便开始给我带套,我知道她要强暴我了。她带套的手法真叫人舒服而且利索,刚刚把套带好便连撇开内口露出她肥厚得大黑比直接坐了上来,逼是肥厚了一些,但是洞洞还是很紧的。她把大屁股使劲往下一沉,她那肥厚的大逼把我的蛋都包裹了起来。没等我动她便不由分说的在我的身上前后的蠕动起来。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她的子宫口摩擦着我的马眼。都说干老女人刺激,果然是这样。不光是老比操起来耐操,技术也完美。我不由的双手抓住了她下垂的大奶,虽然手感比不上乐乐柔软坚实,但是也比没有强。老娘们不知道收不收到高潮了。老比开始加紧,蠕动的频率也开始加快。嘴里也开始胡言乱语,但是我什么感觉都没有,我感觉不对,看了一样茶几上的套子,妈了个逼的竟让是延时的,看来她老公平时是不占了。没办法啊,继续上吧,现在抽出来换大家都不爽,于是我跟着她的频率开始努动我的腰腹。

  去你妈的,就当花钱赵小姐了,无非是小姐难看点。我使劲抽插了小一百次还他妈的不射,我急了,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直接把她举起来,快速把套子撤掉,又把几把插到她的骚屄里玩命的抽插,可能是我的毛磨到了她的阴帝,她开始浪叫,她越叫我就越使劲的往深处插,这样激烈的搞了二十多下,我阴精上的缓蚀液摩擦的差不多了,我有感觉了,一股热血贯穿全身,我把腰挺的老高,开始主动进攻,有事三下,我射了,伴随着我们俩的大喊又挺了几下,我软了。瘫软在沙发上,她也软了,趴在我们的身上,两颗荔枝一般大的乳头顶着我的胸膛,我没有拔出我的利器,她也没有起身,而是继续用力的收紧她的肥逼。她每收一次都伴随着我的叫声。这样的挑逗我还从没有在乐乐哪里体验过,她一次的挑逗我的老二就硬上一寸。不一会儿的时间,老二又坚挺起来。以前只是听说过四十的女人如狼似虎,现在才知道何止是狼虎,简直就是黑洞,怎么填也填不满。说实话,如果面前时乐乐,光是她光着身子晃晃她的美乳,我再来两炮也没问题,可是眼前的是个让我有点恶心的老女人,我虽然老二坚挺,但是心情全无,只是任她摆布。我破处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被人搞,被搞的感觉怪怪的,难怪女人被搞的时候总是浪叫,因为你不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情况,你只需要享受就好了。虽然这老女人看上去的确让人恶心,但是闭上眼睛就当她是苍老师的话,你就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老娘们才不管我在想什么,至少用力的使劲夹紧我猛烈的蠕动。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又一次的被征服,射了。这次已经没有什么精液了,射的时间很短。龟头也已经被摩擦的稍微有一点痛。其实这个时候痛对我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我担心的是这老娘们会不会怀孕啊,那我可就玩大了。老娘们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但是她没有解释什么。起身离开我的身体,抽了两张纸巾擦擦肥逼便去厕所冲洗。而我躺在沙发上看着她的背影则有一种耻辱的感觉,场景我觉得男人干女人是女人雄风的体现,而这一次违心的被干可能是我这一辈子最耻辱的事情。我终于能理解那些被强暴的女人们的内心受到多大的伤害了。

  放下后面的不说了,这样的生活一直到我转正再也没有过了。因为每一次只要老娘们找我,我都想方设法的躲着。我不知道这样会不会影响我的前程,但是如果就范一定会影响我的心理。我可从没想过给谁当二爷。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又到寒假。乐乐他们也该准备实习了。这一天乐乐给我发短信:我这实习还没有着落呢。晚上我想和你谈谈。

  我:好的。下课你去我宿舍。

  乐乐:我才不去了。你又没安好心眼子,去了你那还能谈成什么事我:呵呵。看你吧。 -------晚上我的宿舍

  “飞飞,你说我能不能也留校啊。”乐乐问

  “够呛,这个得看关系了。”我就知道她要问我这个“那你都能留下。”

  “我只是运气好。白书记他们给面子,你以后多往领导那跑跑,干干活。”说完我就有点后悔,他们系的领导都是男的,谁知道跑多了会出什么事情。

  “哦,那我先回去了,晚了回不去了。”乐乐笑了笑“回什么回啊”我边说边一把把她抱起来。一阵狂吻。虽然我们都穿着厚厚的冬装,但是她坚挺的大奶抵住我们胸口的感觉依然强烈。自从被老女人强暴以后乐乐被我调教的只要我稍微的加以勾引她便主动的开始为我们宽衣解带。片刻,我们便赤身裸体的翻滚在一起。我躺在床上,她熟练的坐了上来,一顿蠕动,连带套的机会都不给我。

  “啊~啊~啊~你不怕我射你啊”

  “额~啊~嗯~不怕,我安全期,来啊~射我去~哦”

  “哦也,那我就干死,啊~~啊~~啊~~”我一边说,一边使劲的顶她的小屄“啊~~啊~~啊~~老公你好猛啊,我快死了”

  少女的屄就是嫩,摩擦起来也爽,谁有多。再加上最近的调教,也就十几分钟,伴随着我们俩歇斯底里的大喊,我一股脑把精华都射了进去。

  乐乐趴在我耳边娓娓道:“你越来越会射了。”

  我笑了笑没说话,舔了舔她的耳朵。她像老女人一样开始夹击我的老二,老二当然也给力的又硬了起来。第二次…第三次…转眼,乐乐也留在了学校。我很明白她是咱们留下的,因为从她总是躲着我我就知道这个女人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少女了。她复杂了,比我还复杂。我的经历告诉我,像我们这样没有背景的人像生存就要付出更多甚至更宝贵的东西。当我们还在上学的时候,我们是那么纯洁,眼里只有对与错,而这个社会上没有那么多对与错。有的是缠杂在一起的是非。

  曾经看过这样一则新闻。一个国有企业的厂长,为了让手下的工人能吃上饭,全国各地的去行骗,拿回来钱给工人发工资。结果办错事一定会受到惩罚的。终于有一天他在直接的厂里被警察抓了,而结果是什么?全场的工人拿着家伙去围攻警察。最终导致一名警察终身瘫痪,多名职工被打成重伤。性质咱们定的?暴力抗法。

  当人们在为生存而战的时候便已经没有了是非。活下去才是对的,无论用什么方法。

  今年,白书记因为挪用了毕业生的几千块钱班费被免去了书记的职务。副书记接了她的班儿,张处当上了副书记,而我也顺杆爬当上了学生科的科长。几千块钱?贪污百万千万的至今花天酒地,挪用几千就免去职务。什么是黑?什么是白?被老女人强暴的时候我是一个脆弱的小男人,在学生面前我则是高高在上的学生科长。前不久,我去老女人家里看望了她,她语重心长的对我说:“小王,把持住。人这一辈子,没什么绝对的对错,好好做人。对得起良心就行。”

  也许有一天我身边也会出现像乐乐一样找我的女孩,我既希望这一天的到来,也但愿这一天不要来的太早。

  【完】

15366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