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9129


    2012年4 月2 日

    夕阳红色的光芒,将一切的变成了红色,红色的云、红色的海、红色的船,自然还有船上一个美丽少女的面颊.

    阿柔,一个刚刚从英国回来的女孩,今年她十九岁了,圆润饱满的小嘴,雪白光滑的脸蛋,一双黑色的眼睛看着渐渐临近的港口,三年了终於回来了,多想见见父母,还有自己最亲近的表姐。

    海风吹着她柔美的身体,让白色连衣裙内的身体显得更加凹凸有致,酥胸微挺,翘臀圆润,如论哪个男人见了都会留下口水,恨不得上去摸上一把。

    「阿柔!」一个脆亮的声音喊道。

    「表姐!」阿柔的声音很甜,一声叫出,几乎岸上所有男人的骨头都酥了。
    「哇,这是谁啊,这么漂亮,本以为那个方子淇是我们省城之花了,没想到这里还有一个更美的。」一个男人说道。

    「你太少见识了吧,那於子淇的舅舅就是我们广东省的省长,船上的小丫头就是省长的千金。」

    「靠,原来是省长的千金,这白白嫩嫩的身体,不知道能便宜哪家公子哥了。」
    「嘿嘿,这么好的小白马,反正我们是骑不到就是了。」

    说话间阿柔已经下了船,一下扑到姐姐的怀中,两个美女几乎成了码头上的一道风景,姐姐高秀挺拔,妹妹玲珑可爱。

    「你这丫头走了三年,倒是变得这么漂亮了,走上车,回家。」

    「好的,姐姐。」

    两个美女在两个保镖的护送下上了一辆黑色的轿车,向着城中飞驰而去,车的前后各有一辆汽车护送。

    「姐姐,听说袁世凯死了。」

    「你消息倒是挺灵通,对上个月……」

    「碰!!!」方子琪还未说完,一声枪响,开车的司机脑袋已经开了花,「碰」边上的保镖也死了,鲜血和脑浆喷到两人身上,姐妹俩早已经被吓傻,几个人开了她们的车门,在鞭炮一样的枪声中两人被带走。

    ~~~~~~~~~~~~~~~~~~~~~~~~~~~~~~~~~~~~~~~~~~~~~~~~~~~~~~~~~~~~~~

    「滴答!滴答!」的滴水声音,阿柔醒了过来,是个四周全是石墙的大屋子,她感觉身上一凉。

    「啊!」一下阿柔脸变得绯红,连身子都变得通红,因为她发现,自己居然赤裸的被绑在一个柱子上,而边上就是一丝不挂的姐姐,身前是三个坐在椅子上的男人,这时候子淇也醒了过来。

    三个男人其中一个长发看着二人醒了过来,就走到了阿柔近前,用手捏着阿柔粉红色的乳头.

    「阿柔,我们又见面了。」说话间用力握了一下阿柔的乳房。

    「啊!!!萧翎?!你!」阿柔惊奇的说道!但是长发男子用力一抓她的奶子,她还是发出了一声惨叫,而同时阿柔的眼神中闪出一丝绝望。

    这个萧翎是她在法国认识的,法国留学期间她认识了一个叫玛丽的女孩子,很漂亮,一次玛丽说要参加一个派对,让阿柔也参加,但是让阿柔没想到,这居然是一个食人餐会!

    而被食着者正是玛丽,玛丽当场被十多个男人干过后,当着大家面被开膛,大卸八块,然后把身体的各部分用各种方法烹调了,阿柔开始很怕,后来却很兴奋,没少吃玛丽的肉,后来藉着酒劲说她一个月后也要献身。

    当天玩到很晚,派对的组织者就是这个萧翎亲自送她回的家,但是第二日阿柔就后悔了,於是买了船票回了国。

    「喂!哥哥,我舅舅是省长,我们有钱,放了我们吧。」子淇面色发白的说道。

    「呵呵,你这个表姐很可笑啊。」萧翎笑道。

    「放了她吧,我本来觉得很多事情还没享受够,所以回国了,既然被你们找到,我也认了,我倒是很急切的想体会下那种感觉. 」阿柔看看自己的表姐说道。
    「呵呵,恐怕不行,我们的组织进来的女孩子是不可能出去的,你是个特列,因为我注意你很久了,你的肉质简直就是极品,特别的你的声音。

    如果发出绝望的惨叫,一定很吸引人,你表姐我会尊重她的想法,也许她也喜欢这个。」萧翎抚摸着阿柔缎子般的身体说道。

    「如果她不愿意,希望你们给她个痛快。」阿柔说道。

    「阿柔,你们说什么呢,我好怕,让他放了我们吧,姐姐怕。」方子琪哭着说道。

    「走吧,我们时间不多,明天就要到北京去,两位这个方小姐是你们的了。」说着解开阿柔的绑绳,然后把她扛在肩上,阿柔没有反抗,柔软的腹部正好卡在肩上。

    「放开我,救命!我舅舅是省长,啊!!!阿柔怎么回事。」方子琪尖叫着,被两人驾着跟在后边,两人不时的摸着她的乳房和下边的私处,方子琪哪里受过这个,脸红一阵白一阵,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大概走了十多分钟,这是一个地下通道,阿柔确定。

    「你们的据点不错啊!」阿柔轻轻的说,她现在不想反抗,倒是好好享受,从被萧翎扛在肩头的一刻,她就不想自己是个千金小姐了。

    自己是块肉,她很早就读过少女被杀被食的书籍,她很喜欢,她觉得少女就应该被利刃分割,在惨叫中享受快感,让自己身体的每一部分都都成为别人口中的美食,这才叫完美。

    利刃分开肌肤,分割身体,内脏搅动的声音,简直就是天籁之音。

    她一直在躲避,虽然在法国有个机会,但是她还是没勇气,女孩子好像就喜欢被动,被强制的时候才会下了决心,也许这就是别人所说的贱吧。

    「呵呵,你喜欢就好。」萧翎说着对开了一扇门.

    「一会我也许会后悔,但是你不用可怜我。」阿柔红着脸说,萧翎看看这个美丽的女孩,一口吻了下去,香舌缠绕,让阿柔的脸变得绯红,这是她的初吻。
    「我不会,我理解你。」萧翎说着扛着阿柔进了一个屋子,一阵血腥之气迎面扑来。

    「啊!!!不,你们是恶魔,啊!!!不!放我走。」方子琪惨叫道。
    因为她见到,屋子里边有一个大木床,一个木头架子,地上用白色花岗岩铺的,房间边上是一个水沟,而木架子和床边分别放着各种刀具,更让她发疯的是,在墙角挂着一个女孩的身体.

    一个黑色的铁钩从脖子穿进去,从口中穿了出来,舌头吐出老长,而下边身体却少了一半,不知道被谁从中间劈开,另外一半不知道了去向,连内脏也被掏空,满身是血,脸上满是痛快和绝望,方子琪认识,这是一个银行行长家的千金,前天失踪的。

    而在女孩身体下边是一个大玻璃瓶子,瓶子中放着正是内脏.

    「不用怕,我前天见到她的,觉得她能有一套好肠子,就抓了回来,肠子果然不错,我就用福尔马林泡上了,那半身体被我们吃了,肉质不错. 」萧翎轻松的说道。

    「恶……魔…」方子琪一下软了下去,而小便也被吓了出来。

    「先给两个美女来点预热吧。」萧翎说道。

    「好勒。」另外两个人用水把方子琪下身从水沖了乾净.

    「是要强奸我俩吗?」阿柔轻轻的勾着萧翎的脖子说道。

    「嘿嘿,你说呢?」

    「那就来吧,不过我想在那个木床上。」阿柔一指那个木床,说是木床其实就是硬木做的木头架子,自然是用来杀人用的,床板之间缝隙很大,应该是方便血液流出去。

    床的角有四个固定的胶皮环,自然是用来固定少女的身体.

    看着光滑的床板,阿柔明白这不是做工精细,是一个个少女的挣扎的时候磨出来的,上边还有斑斑的黑色血迹,已经不知道是谁,什么时候留下的。

    「这个床上多少个女孩子被开膛了?」阿柔抱着萧翎的要不说道。

    「呵呵,我也不知道,我这地方其实是我们的前辈留下的,以后也会继续留下去,你喜欢吗?」萧翎亲了一口阿柔的的小口说道,然后开始允吸阿柔的乳房。
    「啊!!!好舒服,当然喜欢,在这上躺着才叫屠宰。」阿柔半闭着眼睛,这时候那边已经响起了方子琪的呻吟声,两人男人已经用力的干上了,方子琪虽然比不过阿柔这样近乎妖孽的美女,那也是万里挑一,两人自然干的开心。

    「啊……啊!!!」阿柔吟叫着,萧翎已经开始亲阿柔的小穴了。

    「你的水好甜!」萧翎说道。

    「是……是吗?用力,用力,啊……看样子你没少亲啊!~ 」

    「呵呵,几乎所有我处理的女孩子我都会好好对她。」

    「啊,用力,用力,就那里. 」

    春潮涌动,萧翎亲完阿柔,便开始阿柔亲萧翎,虽然阿柔是第一次,但是在萧翎的指点下,也是亲的很好,特别是把萧翎的肉棒裹得又红又大。

    「啊!!!」一声轻吟,在前期之后,肉棒捅破了少女的私处,一丝鲜血流了出来,但是阿柔眼中更多的是肉痛。

    「啪啪啪~~~ 」

    「啊~~啊~~~ 啊~~~ 好爽啊,用力。」阿柔无比淫荡的叫着,半小时后一股
精液终於射进了少女的身体.

    「我还没够,再干我,干我屁眼。」

    ~~~~~~~~~~~~~~~~~~~~~

    「啊!!!啊!!!用力,用这个,用这个桶我。」阿柔拿起了地上一个带着暗红色乾结血液的木棒,木棒圆头,和男人阳具似的,一尺长,是用来堵住被杀少女阴部和肛门,以防其失禁用到。

    「好!!哈哈,来了。」

    「啊!!!用力爽。」萧翎的小弟弟捅进阿柔的小穴,而木棒却捅进了她的菊花。

    两个棒用力搅动少女的身体,阿柔又一次高潮。

    然后又换成木棒捅小穴,肉棒捅肛门,小穴和肛门都变得红肿,而且还带着丝丝的血迹,但是阿柔还是那么兴奋.

    「啊~~~ 用力~~~~你们不会吃姐姐吧?」

    「不会,因为明天就走,只能吃你,你身体剩下部分我们也会带走,但是你姐姐的肉,和那个挂着的女孩我们不会带走,或者做成肉乾,腊肉,或者直接喂狗。」

    「喂狗?你们有很多狗吗?」

    「是啊,我们有个养狗的地方,平时有人照看,而有无法处理的肉就会给狗,这样不浪费. 」

    「啊,我有个请求……啊……用力。」

    「什么请求,你说就是,啊。」

    「我想亲自动手杀姐姐。」

    「啊?你不是要给她个痛快吗?」

    「我改变主意了,你没听过最毒妇人心吗?我见过一次父亲杀一个叛党,三十岁出头的女人,很丰满,就用洋枪捅进那女人的下人,直接开枪,女人没死,在惨叫中被士兵一刀刀片去肉喂狗,爸爸那时候不让我看,我是偷偷看的。」

    「这个办法不错,我去给你弄洋枪……啊……我要射了。」

    「射吧!!!射进我的贱穴!」

    「啊!」

    ~~~~~~~~~~~~~~~~~~~~~~~~~~~~~~~~~~~~~~~~~~~~~~~~~~~~~~~~~

    在这个地下室不远的一个牧场中,一群狼狗正在疯狂对着笼子外边的几人叫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被推倒了最前边,她神色惶恐。

    「阿柔,你认识这男的,问问他要做什么,别杀我。」

    这女的正是子琪,看狗场的人已经被叫走,这时候萧翎递给阿柔一把火枪,长桿的,里边装上火药,然后装上小米细钢沙,这是最原始的火枪,准星也被磨掉,阿柔抚摸着火枪,用这种火枪装细沙是她的注意,因为这样不能直接打死人。
    「跪下姐姐,然后翘起屁股。」阿柔说道。

    「什么?阿柔,你要做什么?我是你姐姐啊!!!啊,不要。」两个大汉已经把子琪按到地上,圆圆的屁股翘的老高。

    「阿柔,我是你姐姐啊,姐姐啊,对你多好啊,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呜呜,你个贱人,啊!!!!」

    长枪的枪管一下捅进了子琪的小穴,她也是刚才被破的处,身体一紧,感觉一个凉凉的东西被阿柔捅进小穴,她知道怎么回事,她见过舅舅这么杀过叛党.
    「不!!!啊!!!啊!!!小贱人,啊阿柔,别这么对姐姐,啊!!!求求你了啊。你个贱逼,你不得好死,我是你姐姐啊!!!!啊!!!!」

    一个黑黑的枪管被阿柔用力的在子琪的小穴中来回捅着,她很兴奋,特别是捅这个自己的最要好的姐姐,一丝鲜血已经从小穴中流出,流到了子琪雪白的大腿上。

    「别这样,你直接杀了姐姐吧,姐姐怕痛,你记得姐姐多痛你吗?小时候?」子琪哭着说道,她感觉自己的子宫已经快被捅破了。

    「结束了姐姐,我爱你。」阿柔甜甜的一笑,扣动了扳机.

    「碰!!」

    「啊!!!」一声低沉的闷响,从方子琪的下身传来,血从那小洞洞中喷出来,喷到阿柔的脸上,一股腥臊之气,方子琪身体一挺,脸几乎痛苦的变了形,她感觉从下身那里开始肚子几乎被炸开!

    这就是死亡吗?

    好痛苦!

    特别是被自己最亲近的妹妹用这种方法当着这些男人的面虐杀,实在让她无法接受。

    「噗哧!」枪拔了出来,血带着尿液从小穴中哗哗的流了出来,流到地上,子琪的身体已经开始抽搐,枪沙打穿了她的子宫和膀胱。

    萧翎又给阿柔装了一枪火药和钢砂。

    「来吧!!!贱货,杀我吧,哈哈,你不得好死。」子琪已经在痛苦中变得疯狂。

    「普及!」枪管又捅了进去,这次是肛门.

    「姐姐,我会不得好死,而且会死的比你还惨,这就是女人,我觉得女人就应该这么样,感受这最后的快感吧,姐姐。」

    「碰!!!」在用力抽动两下后阿柔把一枪的沙子又打进了姐姐的肛门.
    「你个变态!!!啊!!!」子琪最后痛的晕了过去,两个大汉把她绑住双腿倒挂在狗笼子边上,肛门和小穴的血顺着美丽的身体流到子琪的头部,然后顺着秀发流到地上,狗都很兴奋的叫着。

    因为它们知道,美食要来了。

    「啊!!!」一阵剧痛,让子琪醒来,她倒是想不醒,一把锋利的匕首已经在她屁股上切下一大块肉,然后扔给了里边的狗!!!

    「凌迟吗?小柔?」子琪虚弱的说道。

    「是的,姐姐,凌迟喂狗。」阿柔又在她大腿上片下一块肉,扔了进去。
    「哦,切片吧,姐姐在下边等着你。」

    「好好,姐姐,嘿嘿,我要切你的奶子了,姐姐的奶子好大。」

    「刷!」一个乳房就被切了下来,然后扔进了狗窝.

    子琪眉头一皱,最后没有叫,然后是另一个乳房。

    阿柔片去了子琪臀部和大腿上的部分肉,然后用手握住了姐姐的小穴,小穴和肛门因为被抢打过的原因,已经涨的很大,不时还有恶臭和骚味出来,但是阿柔不怕。

    匕首一下捅进了肛门.

    「啊!!!」子琪一痛睁开了眼睛,但是马上就是一声惨叫。

    刀子切开肛门,切开外阴,耻骨只是轻轻阻拦,也被切开.

    「吃啦!」子琪的肚皮就被剖开了。

    内脏一股脑的用了出来。

    「咳咳!!!啊!!!」子琪感受到腹部的剧痛,身体如同被撕开,但是鲜血马上堵住了她的嘴。

    阿柔先是有些慌乱,然后马上把手伸进已经被剖开的的肚子,好舒服,滑滑的,柔柔的,特别的肠子在手间蠕动的声音,怪不得当兵的在糟蹋完女孩子后,喜欢给她们开膛,原来摸肠子这么爽。

    「哗啦」一用力阿柔把子琪的大部分肠子脱了出来,然后用刀把链接切断,肠子扔进狗窝,引发一顿狂抢。

    「这是肝脏,这是腰子,这是子宫吗?已经被打碎了,还有膀胱……」阿柔说着,一件件的取出,扔进狗窝.

    最后她握住了姐姐的心脏,慢慢切下,子琪身子一挺,最后终於死去了。
    阿柔留下心脏说一会自己要吃,然后割去了姐姐的头,在三个男人的帮助下肢解了姐姐,最后方子琪变成了一堆肉,又被简单加工后变成了狗粮,只有心脏被自己的妹妹,炒着吃了。

    ~~~~~~~~~~~~~~~~~~~~~~~~~~~~~~~~~~~~~~~~~~~~~~~~~~~~~~~~~~~~~~

    到我了吗?

    躺在木床上的阿柔说道,这已经是第二天了,萧翎三人决定为阿柔再留一天,好好处理下这个极品美食。

    早上八点他们就把阿柔绑在那个不知道惨死多少少女的木床上,他们商量了一个方案,阿柔不知道,阿柔只告诉他们,她喜欢被动,她现在是个畜生,只等着被杀就是。

    萧翎哗哗的在磨刀,一把杀猪刀,这是处理美食必用的,为了肉质好必须先放血。

    一个木盆,放在阿柔的脖子下边。

    「放心,不会让你死,先放一半血,剩下的会留在你的体内,我早上给你吃的药至少能让你在有心脏的情况下活八个小时. 」

    「格子格子」木床居然可以动,一会木床立了起来,阿柔变得大头向下。
    「你的血灌血肠一定是极品。」说着用手摸了摸阿柔的颈窝,然后刀尖对准了那里.

    「那就多放点,我的肥肠一定也不少,我也想吃。」阿柔用她甜美的声音说道

    「我会替你多吃点了,来了。我们开始。」萧翎身子说着,把刀子噗哧一下捅进了这个女孩雪白的颈窝,阿柔的皮肤如豆腐一样被刺穿。

    「咳咳!!!」在阿柔剧烈的咳嗽中,身子也颤抖起来,刀子插进了她心脏的上方,切断了动脉,血噗哧一下就喷了出来,喷进木盆。

    「开始了吗?现在开始我就是一个被杀的小母猪. 」感觉到那冰凉的金属进入了自己的胸腔,血哗哗的流进木盆,还带着热气。

    一个大汉正在不停的搅动着,当流到半盆的时候,萧翎拿了一块准备好的白布堵住了阿柔的伤口,然后把床又调平,放下长刀,拿出了一个刀片,先轻轻刮去阿柔浓密的阴毛。

    然后拿来一个水管,水管前边是一个铜色的圆头,阿柔知道他们要给自己灌肠了。

    「噗嗤!」水管一下捅进了她的直肠.

    「啊!」水龙头打开,冰凉的自来水被放了出来,进出了阿柔的肠子,咕噜咕噜,咕噜,水顺着直肠进入大肠,然后又进入小肠,阿柔感觉阵阵胀痛,最后肚子居然像孕妇一样。

    「啊!!!受不了了啊!!!」阿柔感觉肚子要涨开了一样。

    「噗哧!!!」萧翎一下拔出了水龙头,阿柔肚子里的水带着粪便一下就喷了出去,阿柔想慢点,想收紧肛门,可是怎么可能,黄水哗哗的留着。

    「好害羞啊!!!」啊肉说道。

    「嘿嘿,好戏还没开始呢。」

    然后又是灌肠,直到第五次流出的是清水才结束。

    这时候,萧翎有拿起了那边杀猪刀,到了阿柔的近前,抚摸着阿柔微凸的小腹。

    「要剖开了吗???我好期待,你一定剖了很多女孩子,我算是好的吗?」
    「嘿嘿,来了,剖了很多,每个女孩子的肚子和肠子都是不一样的,惨叫声音也是不一样的,我刀上洒了盐水,会很很爽的啊!!!。」

    「什么?盐水!!!啊!!!!」

    「噗哧!」一声带着甜美嗓音的惨叫,阿柔身子颤抖,刀子一下扎进了她耻骨上边一点的地方,血一下涌了出来,和白色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

    「啊!!!!啊!!!!咳咳!!!太痛了啊!!!!」吃吃,萧翎慢慢的向上切着阿柔的肚皮,原来刀柄里边是空的,装满了盐水,盐水顺着一个小孔慢慢流到刀刃上,本身刀子切的慢,阿柔痛的更是死去过来。

    「别别,别,别这样,好痛啊!!!别撒盐水!!!啊!!!我后悔了!!!啊!!!!」啊肉惨叫着,但是刀子还是慢慢的向上剖着,三分钟在切到肚脐那。
    「啊!」海螺一样美丽的肚脐被切开了,少女身子一抖就晕了过去,但是马上又被凉水泼醒。

    「我受不了了,别放盐水!!啊!!不!!停下!」阿柔真有点后悔了,没想到他们用盐水,盐水不但进入刀口,还进入腹腔,让她感觉肚子里边和火烧了一样。

    刀子慢慢挑着她的肚皮,肚皮很薄,肚皮下边是黄色的脂肪,阿柔的脂肪的很多,肚皮开的越来多大,可以见到脂肪和脂肪下边的肠子了,肠子还随着阿柔的颤抖在不停的蠕动!!!

    刀子终於切带心口,阿柔的肚子也总算全部被剖开,她身体抽搐,木床被晃的格格直响,肠子已经向外涌了,看着流出的肠子阿柔心里很複杂.

    「不,你要做什么,你杀别人也没用盐水啊???不!」阿柔见到萧翎居然用盐水洗了手,然后把手伸进自己的肚子,一种近乎扭曲的痛苦,咕咕,大肠被调了出来。

    又粗又肥,不知道这么肥的肥肠怎么能留着这么美丽的少女肚子里,但是现在它离开了。

    「哦!!!这就是虐杀吗?」阿柔叫了一声,因为钢刀插进了她的肛门,然后把她粉色的菊花慢慢切了下来。

    她痛的脸色发白,感觉肛门一松,大肠便从那里抽了出来,带着自己的屁眼,现在那里一定是一个血窟窿了,一定很难看,阿柔想着。

    萧翎又把大肠和小肠的链接切断,然后把大肠给了一个大汉让他去做血肠.
    萧翎上了床,看着肚皮大开的阿柔,笑了笑然后手又沾满了盐水,伸进了阿柔的盆腔。

    「啊!!!痛死了!!!啊!!!」因为萧翎握住了阿柔的子宫,子宫一顿收缩,阿柔惨叫着,晃动着木床,这难道就是自己想要的快感吗?

    可是只有痛苦啊!!!

    「饿啊!!!」一个大汉居然把一把辣椒面塞进了,她的阴道。

    「你,你,要做什么,你不是吃我吗?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虐杀我??」阿柔叫道。

    「这也是一道菜啊,我不用这些,你怎么能惨叫,你的声音才是最美的伴奏。」萧翎说着又用力握了下那个小巧的子宫.

    「啊!」阿柔一声惨叫,但是却有了种无名的快感,真的吗?

    刚才的感觉,好舒服!

    啊!又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塞进了她的阴道,萧翎也是更卖力的揉着她的子宫,在肚子里边强奸吗?

    好特殊!

    慢慢的阿柔居然有了快感。

    「啊!!!用力,啊!!!我果然好贱,你这么虐待我,我还有快感。」阿柔感觉子宫快被揉碎了,但是她却越来越有快感。

    「啊!」就在她高潮的时候,一把刀子插进了她的阴部,一转,熟练的带着子宫被掏了出来,然后切片,三人高兴的吃了起来。

    原来后来放进去的是芥末和盐还有酱油之类,柔嫩的子宫和阴道还有阴唇就这样被吃了,倒是让阿柔感觉到很意外。

    很快吃完了生殖器,萧翎又开始抚摸阿柔的双乳。

    「要切我奶子了吗?」阿柔轻轻的说道。

    「是啊,你的奶子好圆,我要切了啊。」萧翎用刀在阿柔的奶子上拍了拍。
    说道。

    「你有喜欢的女孩子吗?」

    「没有。」

    「如果有你会杀了她吗?」

    「会,我会让她死的很爽。」

    「噗哧!」

    「啊!!」刀子慢慢从下边捅进阿柔右边的乳房下侧然后慢慢向上,很快上边肉一凸,一把锋利的刀尖出来了。

    阿柔闭上了眼睛,很痛,但是她还是忍,她能听到刀子切开皮肤的呻吟。
    「啊!」阿柔轻轻的呻吟一声,胸前一轻,一个奶子就被切了下来。

    「痛吗?」

    「嗯。」

    「还有更痛的?想试试吗?」

    「来吧。」阿柔没有睁开眼睛,床又被离起来,一个人拿了一个相机,卡给阿柔照了一张相,一个美丽的少女,腹部洞开,只剩下悬挂在那里的小肠和胃,还有些脂肪,右边奶子没有了,剩下一个血窟窿。

    下身肛门和阴户也是两个血洞。

    阿柔感觉到了一阵热气,她猛地睁开了眼睛,见萧翎拿个一个红色大烙铁过来了。

    我听说用女孩子的乳房炼出来的油煎她的脑子很好吃,我想试试。

    「那就炼吧!!!」阿柔没多说什么牙一咬说道。

    一个白色的碗放到了她左边乳房下边。

    「吱~~~ 吱~~~ 」

    「啊~~~~啊~~~~~ 好痛!~~~ 啊~~~~」红色的烙铁是特制的正好扣住乳房,
在吱吱的白烟中,滴滴黄色的油脂从那边的小口流出,流进碗里.

    「啊!!!!!」

    「吱吱!」一个凉了有换一个,阿柔最柔美的地方自已就这样被慢慢的烙平,屋内满是肉香。

    当第五个烙铁上来时候阿柔晕了过去,她的小奶子也被烫平,这烙铁温度正好,不汤胡,却能把肉皮和脂肪烫化。

    「啊!」阿柔又一次醒来,她感觉到有人在她后背切什么.

    「你在做什么?」

    「剥你后背的皮做个手套。」萧翎已经把阿柔后背的皮从肩膀到臀部分了出来。

    「你们杀女孩子的办法很多啊。」

    「嘿嘿,那是,要是表演一个月也不会完。」

    「撕拉。」

    「啊!!!!」后背从肩膀到臀部的皮直接被撕了下来!!!

    萧翎把那雪白的人皮放到一边,握住了阿柔的小手,开始肢解了吗?阿柔知道自己柔软的小手保不住了。

    刀子切去表皮,挑断手筋,然后用力一转,嘎崩,一个纤细的小手就下来了,阿柔的面容一阵抽搐,这可是她的小手。

    然后另外一个。

    「刀子有切开手肘,然后卸下小手臂,然后是上臂了。你的手臂好柔软,算是我杀过的女孩前十了。」萧翎边说边切着,最后阿柔两个手臂都进了一个托盘.

    「你的小脚我最喜欢了,一会我一定好好燉了吃。」

    「嘎巴!」阿柔被挑了脚筋,切却所有皮肤链接后,被萧翎摆下了小脚,然后是另一只.

    「我听说古代有有种刑罚是切膝盖的,你会切我的膝盖吗?」

    「当然会,我看我先把刀子捅进这里,一转你的膝盖就下来了,然后切开这里再一转,你的小腿就下来了,你就幸福吧,你今天受的一切,下十八层地狱都没有啊。」

    萧翎说着把阿柔的小腿也切了下来,大腿是切开肉和筋,然后用斧子剁掉了。
    这时候盘子里边是阿柔被分割的四肢,一天前还完整的身体,现在就变得七零八落,果然神奇。

    「嘎嘎!」这时候萧翎切开阿柔的腰肢,把她的屁股放进了盘子,一个完美的屁股。

    「一会我要把它劈开. 呵呵,把你的小屁屁切两半。」萧翎亲了一口阿柔。
    「现在劈吧,我要看看。」

    「啊,好啊。」

    萧翎拿了一个斧子,把阿柔的屁股倒着放在哪里,然后嘎查一声,屁股就变成了两半。

    屁股上的肉还在颤抖呢。

    「这是,你的肝脏,这是小肠,这是胃,这是腰子……」萧翎说着把阿柔身上剩余的东西一样样的拿了下来,最后只留个心脏.

    一个美丽的少女就剩下了一个上身没有奶子的躯干和一个头.

    「你要吃我脑子吗?怎么吃。」阿柔看着萧翎剃去自己的头发说道,她想起了了自己胸部被炼油的时候萧翎说的话。

    「是啊,其实很简单,把刚才你奶子弄的头加点调料烧开,然后揭开你的天灵盖,把油倒进去就好了。」

    「哦,应该很好吃。」

    「那是。」

    「老大油烧好了。」一个大汉跑来说道。

    「好开饭。」

    说着萧翎提着阿柔的残缺的身体到了另外一个屋子。

    一个大油锅,里边的油正滚开着。

    「煎脑子用这么多油吗?」阿柔虚弱的说.

    「不是脑子是你的身体. 」

    ~~~~~~~~~~~~~~~~~~~~~~~~~~~~~~~~~~~~~~

    「迟啦!」

    「啊!!!!」阿柔的身体被放进了油锅,油锅一下子沸腾了,一个大汉马上拿来锅盖,锅盖上边一空正好流出阿柔的脑袋。

    「啊!!!」热油把阿柔最后一点点身体慢慢变熟,一个钢环套住了她的脑袋,感觉脑门一痛,就和国外的汽水瓶盖一样,阿柔的脑袋被起来了!

    里边是红色的脑子,一碗黄色柔腻的滚油倒了下去,阿柔眼睛一翻,面部一阵扭曲,她知道自己的最后的时候到了。

    大汉把她的血肠,大腿做的红烧肉,炒腰花,燉小脚小手,等等拿了上来,阿柔慢慢的失去了意识,她感觉到一个勺子伸进了自己的脑袋,自己的身体也被炸熟了!!!

    ~~~~~~~~~~~~~~~~~~~~~~~~~~~~~~~~~~~~~~~~~~~~~~~~~~~~~~~~~~~~

    不知道多久的广东一个地下室。

    「这就是你们所说的很久以前的屠杀场,专杀女孩子的地方。」一个清秀的女孩抚摸着一个有些岁数的木床说道。

    「是啊,班长,我们同学几个找了好久才找到,你想试试不?」一个男孩子说道。

    「嘿嘿,杀人多痛啊!」

    「啊,你们做什么?」

    半小时候。

    「啊!!!」一把日本军刀捅进了这个少女的阴部,刀子嗤嗤的向前推进,一直捅到了女孩的心窝,少女惨叫着,挣扎着,但是鲜血还是不停的从那小穴中流出。

    「嘿嘿,班长,爽不?」

    「哗啦!」

    「啊!!!」军刀一挑,这个少女的肚子整个被切开,边上的几个少年一阵欢呼。

    最后大家肢解了这个女孩,虽然他们不熟练,但是不久他们熟练的残杀了另外一个女孩子。

    「今天是2012年3 月3 日,广东高中又失踪一个少女,这已经是本年第10个
失踪少女了,警方正在抓紧调查。」新闻中一个女主持报导着。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hxjhghzrl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