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huihui1983
字数:11896


               11相聚

  终于到十一了,期盼了好些天了,问清楚了哈依夏的航班号,我特意去机场接的她,令我非常不满的是,只有她一个人笑意盎然的走了出来,我很气愤的说林锵在哪呢?

  哈依夏笑着说:「他怕你跟他吵架,不敢来见你。」

  我环顾了一下,旁边没人,狠狠掐了她屁股一下,让她好好说话。哈依夏却有些愁眉苦脸的样子,说他遇到些急事,回到了家里慢慢说吧,让比利姆也给些意见。

  我想起那天比利姆说林锵公司前景不好的事情,略微的有些担心。

  一小时后,哈依夏和比利姆终于见面了,哈依夏主动的伸出手来:「你是苏露的汉家男人吧,我是她的朋友哈依夏。」看着比利姆一副无奈的表情,哈依夏笑的眼睛都弯了起来。

  比利姆转头问我:「这就是那个经常给你出馊主意的哈依夏?」我笑着说:「哪里是馊主意,明明每次都是很有用的好主意。」哈依夏也笑着说是的是的。
  坐到了沙发上,比利姆有些无奈的样子:「你的那些鬼主意,我真的是叹为观止,作为一个穆斯林,请同事们吃猪肉,我前女友那么叛逆的人,都做不出这种事。」

  哈依夏笑的有些得意。我在旁边问道:「你说的是盘颖姐姐么?」

  比利姆无奈地说:「不是跟你坦白过了么,我只有那一个前女友。」

  我装出一副紧张的样子:「哈依夏现在有男朋友了,你不要打她的主意。」
  比利姆和哈依夏一起哈哈大笑,我抱住哈依夏的胳膊,也跟着嘿嘿的笑了起来。

  比利姆和哈依夏还真的很投缘,才聊了没一会,就已经非常融洽了。哈依夏说高中时曾经写过一篇小说,写我和比利姆的故事,但是校园里的激进民族主义的学生挺多,她始终没敢发到校刊上。她还取笑我那个时候完全不懂为什么要努力学习,只知道成绩好了就可以考出来嫁自己的汉家男人,比利姆坐在旁边笑的好开心的样子。

  我问哈依夏,林锵到底为什么没来,哈依夏突然换了副很严肃的样子,最终还是说到正经事了,她没有看我却盯着比利姆,问:「苏露说你知道XXXX公司,而且不是特别看好,现在鸭公司想5000万全资收购,你怎么看呢?」

  我大喜:「5000万啊,林锵至少要分3000万吧,哈依夏,你发达了!」
  哈依夏摇摇头:「我自己也有股票,差不多4%的样子,现在卖我肯定愿意,但是林锵很不想卖,他还是想拉融资,不想被收购。」

  我大吃一惊:「林锵对你那么好?白送你股票?」

  哈依夏有些苦笑:「哪有啊,有很长时间公司没钱快关门了,股票就像废纸,他发不出工资拿股票抵给我的。」

  我哦了一声,这时候比利姆插话进来了:「整个团队现在有多少人,还有多少资金?」

  哈依夏说:「还有六个人,资金只剩一百来万,还要不停的买新机做测试,还要推广,最多能再撑两三个月。」

  比利姆问到:「现在公司谁控股?」

  哈依夏说:「林锵51% ,我4%,投资方数字公司40% ,其他员工比例很少。」

  比利姆摇摇头:「那数字公司能同意么,他们在这项目上投资差不多有2000万了吧?」

  哈依夏摇了摇头:「他们同意的,他们实际上没有投那么多,最多1500万左右,大部分还被前两轮的投资方套现走了。」

  比利姆又问了一个问题:「那现在你们的真实用户有多少?」

  哈依夏说:「装机用户不到1200万,注册用户应该是500 万不到。」
  比利姆叹了口气:「我个人建议还是卖了吧,如果鸭公司真的想做这块,你们竞争不过的。这个软件技术门槛并不算特别高,鸭公司那么大的忠实用户群,山寨一个产品出来,从客户端一推送,很容易就超过你们。他们舍得投人,适配机型数量也很快就会超过你们,而且他们有非常强的利润驱动,你们没有,从哪个方面都做不过他们。」

  哈依夏苦恼的说:「林锵也是这么分析的,但是他特别不想卖给鸭公司,他说卖了之后,刷出来的ROM ,肯定会内置一堆的鸭公司的应用进去,会被用户骂死的。」

  比利姆莞尔:「林锵的想法我大概明白,和少数公司的合作,内嵌少量优质应用,而且可卸载,这样的话用户刷了新系统也不会带来多大的反感,不过这需要庞大的用户量支撑,至少是3000万以上级别,否则你们公司是肯定活不下去的,
长期看不到利润来源,投资方也不可能答应。」

  哈依夏苦着脸:「现在林锵正在和鸭公司谈判呢,他让我也考虑一下,今晚给他意见。」

  比利姆笑了笑,不说话了。我却有点着急:「让他答应啊,要不你的股票也会打水漂。」

  哈依夏微微笑着反问我:「假如易地而处,比利姆不想卖公司的话,你会怎么做?」

  我愣了一下,看了看比利姆,想了想他的理想,又想了想两个人会分到将近3000万,我犹豫了一会,有些心虚:「我会劝他卖的。」

  比利姆哈哈笑了:「能让小财迷犹豫这么半天,我已经很满足了。」

  哈依夏也笑了:「我会告诉林锵,我真的没意见,全听他的就好了。」
  我瞪大了眼睛:「不会吧,你明知道不卖的话,他会把公司赔光的,到时候你什么钱都拿不到,这你都愿意啊?」

  哈依夏拉着我的手,笑着安慰我:「4%的股票,交了税,也就剩一百多万了,你知道我家条件很好的,这个钱虽然不是小钱,但还不至于太影响我,都不够我将来出国留学的钱。」

  哈依夏又说:「问你们的看法,是想知道公司有多大可能独立做好,可能性比较大的话,我就支持他坚持下去。既然你们说没可能了,那我就不会给他任何意见了,他自己决定吧。」

  我哦了一声,还是觉得有些可惜,用手机悄悄的在论坛里给林锵发了条信息:「卖了吧,卖了吧,卖了的话,我保证下次支持你当core. 」然后给哈依夏看,
哈依夏苦笑了一下,拿手机发短信给林锵,说不要听阿依苏露那个小财迷的,让林锵自己做决定,她无条件支持。

  晚餐是在金鼎轩吃的,我想着他们公司的处境,有些心不在焉,连哈依夏和比利姆在聊些什么都没注意,总是念念的觉得那么多的钱,不卖好可惜,直到哈依夏用筷子敲疼了我的手。

  哈依夏指着盘子里的蜜汁叉烧,跟我说,这个是给你点的,港餐里的经典。我嗯了一声,夹起一块,确实很好吃啊,比叉烧包里的肉好吃的多。哈依夏看着我那么自然的样子,叹了口气:「原来你才是真的百无禁忌。」然后摇摇头:「算了,要下火狱就一起下吧。」然后,也很自然的夹了一块放到嘴里,哼,说的那么好听,看这动作的熟练程度,就不是第一次吃。

  晚上回到家,我又拉着哈依夏一起聊天,我管哈依夏要林锵的照片,哈依夏手机上却没有,她怕被同事发现,林锵不太愿意搞办公室恋情,要公开的时候,只能是哈依夏辞职,然后他们结婚之后再公开。

  我只好转而追问她到底什么时候和林锵认识的,怎么在一起的,哈依夏笑着讲起了这两年来的故事。

  今天居然是哈依夏认识林锵两周年,她在大一的黄金周去东极岛玩,从上海坐渡轮过去的时候,邻座的三个男生正在热烈的讨论新疆的事情。听他们的语气,好像有个人刚从喀什旅游归来,在乌鲁木齐二道桥的大巴扎被强买强卖了,受了一肚子的气,在跟两个同伴抱怨。

  他从遍布喀什的大胡子,说到清真寺的小偷,说到摸了就必须买的瓜果摊,又说到现在的少数民族优惠政策,最后说到在乌鲁木齐听说的那些关于7.5 事件的内幕,最后把所有的问题都堆到了伊斯兰教身上。

  有个男子摇头,就是林锵了,他说不能把所有问题都归到宗教身上,谁都知道伊斯兰教里有很多不合理的内容,但是国内绝大多数的穆斯林都是温和的,这就说明教义一定不会明确怂恿人去做坏事,主因一定在其他方面。

  然后另外两人问他主因在哪方面,他却也答不出来,这时挨着他们坐的哈依夏插了一句话:「因为穷。」

  然后,这时他们才注意到了哈依夏的深眼窝,立刻变得谨慎而有距离,但是哈依夏很轻松的就化解了这种尴尬,她轻轻地说:「09年的时候,砍人最凶的那些人,至少有一多半从乌鲁木齐之外进去的,他们去的最主要原因是,有人给了他们每个人200 元钱,让他们去杀汉人。当然,有些阿訇之类的人也是推波助澜,
说杀三个汉人就能上天堂什么的。」

  「200 元?」我惊讶的打断了哈依夏的描述,她有点沉重的点头:「你别忘了我爸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维稳,这些他都有一手资料的。」

  当时的三个人大概也像我一样的惊讶吧,充满着不可思议,哈依夏对他们说:「在新疆,有一句话,月入300 以上的,没有恐怖分子。2009年,整个新疆,农
牧民的人均年收入大约2000元,而南疆维族人的聚集地,要更加的贫穷,很多人就是赤贫。」

  「这么少?」我又惊讶的打断了哈依夏的话,哈依夏有些无奈的,像看着一个白痴一样看着我:「苏露,你虽然是二中的贫困生,但是你家在牧场里绝对算富户了,最起码你们的家产一辆小推车是装不下的。」

  我这才想起来,是啊,有些人家就十几只羊,一辆马车就把全家所有东西拉走,羊去哪,他们就住在哪,这种谁都不愿意过的苦日子,竟然后来成为小说中的游牧民族逐水草而生的浪漫词句。另外还有好多人家是没有牲口的,我都不知道他们靠什么生活。

  哈依夏又继续说:「吉木乃已经有了简易的安居点,但是南疆那边,不少人还是住地窝子的。」

  我啊了一声,比利姆在旁边问我什么是地窝子,我跟他解释,就是在稍微凸起的地上斜着挖个洞住在里面,吉木乃以前有,现在极少了。

  当时林锵他们可能比我和比利姆现在更惊讶吧,林锵从背包里拿出一包零食打开了分给哈依夏,让她继续讲。

  然后哈依夏给他们讲新疆的城市农村人均收入差距将近10倍,别的省最多两到三倍,然后现在维族的工业人口比例和数量,竟然都不如10年前。现在,所有的工业命脉,都掌握在地方政府手里,大多数的农业收入,又掌握在兵团手里,维族人确实越来越苦,无业人口至少20% 以上。

  林锵皱着眉头打断了哈依夏,他说当年兵团分到的地都是最差的盐碱地,都是当地农民不要的地,当年他们的条件更苦,还不像少数民族有补贴,那现在为什么反而成了垄断性的农业收入了?

  哈依夏苦恼的说她不知道,说政府每年投入很大帮少数民族致富,但是几乎没有任何成效,然后又苦恼的说现在政府还有大的国企都有摊派的指标,不这样的话,少数民族的人更难找到工作了。然后小农经济又会被兵团为代表的那种现代农业挤垮,她也确实不知道少数民族的路在什么地方。

  哈依夏又说,可能当地民族的懒惰也是主要原因,和军人的吃苦耐劳是两个极端,现在每年兵团棉花成熟时候,摘棉工一个月有5000到1 万块钱收入,但是
他父亲组织过好多次,当地人都嫌累没人愿意去。新疆有1000多万少数民族,结果现在每次棉花成熟时,都得从外省用专列拉几十万民工来采棉。哈依夏说她也理解不了为什么当地人宁愿挨饿也不愿去打工。

  另一个男子问她难道教育解决不了这些问题么,哈依夏说,她不知道为什么,学习好的大多是汉族学生,维族学习都特别差,哈萨克的学生还好一点。林锵问她宗教是不是阻碍教育普及的重要原因,哈依夏点头承认。

  然后男子又问她,究竟怎样才能保证新疆的长久稳定,哈依夏郁闷的摊开手:「我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大一小女生,不过是平时听父亲讲过一些事情,你们还指望我来定国安邦啊?」

  在所有人的笑声中,他们聊的非常热切投缘,互相认识之后,林锵他们邀哈依夏一起同行,一路费用都是他们抢着付的,管吃管玩两整天之后,回到上海,林锵从港口取了车,还把哈依夏送回了学校。

  我转头问比利姆:「你说怎样才能保证新疆的长久稳定呢?」

  比利姆也无奈的摊手:「我同意哈依夏的观点,让当地人富裕起来,就会稳定了,但是究竟怎么才能富裕起来,我就不知道了。」

  我想起全家最聪明的若尔巴鲁思大哥,现在懒的躺在餐厅里不愿意干活,天天说着钱挣的够吃就行了,别搞得那么累。我有些郁闷,这样怎么可能会真的富裕起来嘛。

  我只好忽略这个问题,然后问哈依夏:「然后你们就在一起了么?」

  哈依夏笑着说:「哪有啊,不过林锵当时对我好像很欣赏,知道我是法学院学生之后,问我愿不愿意到他的公司兼职,他缺少法务方面的人。」

  我恨恨的看了比利姆一眼,然后很认真的告诉哈依夏:「那时候他肯定已经喜欢你了。」比利姆听出我对他的不满,有些尴尬的点头。哈依夏也笑着说:「嗯,他前几天已经承认了。」

  然后,哈依夏就进了林锵的那个小软件公司,才知道这种小的创业公司,根本就没有任何专门的法务人员一说,那只是个噱头。公司的绝大部分原始投资来自林锵,他把工作五年的大几十万积蓄全砸了进来,任法人兼唯一的程序员,一起去东极岛的那两个人投的很少,一个人做PPT 去拉投资,一个人做界面和测试,
公司绝大部分股票在林锵手里,所以都他说了算。哈依夏过去之后,立刻身兼了行政主管+HR+法务代表+ 商务助理各项职能,头衔是法务主管。

  那时候公司状况还是不错,天使轮就融了两百多万,正在谈A 轮,据说还能有几百万,公司的规模也在扩大,后来又招了两个技术人员。

  哈依夏上手很快,主要做的是商务加一点法务的事,在负责商务的创始人和其他软件厂商谈合作时候,商务上做一些具体的工作,法务上仔细审每一个条款,防止有任何陷阱。林锵本意只是让她没课时或者只晚上过去,反正他们每天都加班到很晚,结果不乖的哈依夏旷了至少一半的科目,引的林锵一阵担心,直到第一学期哈依夏考了全班成绩第一名的时候他才放心。

  「全班第一?」我在高中就饱受被哈依夏在智商上的碾压,所以习惯了,比利姆却很是吃惊,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

  哈依夏很轻松的说:「法学主要靠下苦工去看去背,听课相对没那么重要,林锵那里清净,我反而学习效率更高。」

  我在旁边解释:「哈依夏的记忆力超好,我背一小时的单词,她十多分钟就都全记住了。」比利姆苦笑着摇头。我好奇的问他:「是不是当时盘颖姐姐也这样?」

  比利姆摇头:「她只是做到了所有科目全都及格,成绩很差。不过她注意力不在那,她大一总共只上过一周的课。」

  我无奈,好吧,和两个怪物比起来,我实在是太笨了,我到现在一些重要的课还一节都不敢旷呢。

  哈依夏继续讲他们的故事,A 轮谈的并不顺利,他们的用户扩张虽然快,但是投资方看不到获利方向,谈了快半年才找到愿意投A 轮的公司,结果拿到A 轮的时候,林锵的两个朋友全都把各自股票置换现金离开了公司。林锵无奈的告诉哈依夏,那两个朋友从一开始就不是特别看好公司,都只是拿了很少的钱出来试水的,现在有几倍收益,见好就收也是常情。

  那段时间哈依夏一下子忙了起来,撑起了所有商务法务方面的事情,不过初创公司工资都低,哈依夏工资只涨到了四千多块钱。

  林锵连续招了几个人,希望快速丰富产品功能,又投了些广告,想抢占用户,毕竟这时候市面上已经有两三家技术挺强的竞争对手出现了。

  然后,也许林锵毕竟是个技术人员,不熟悉公司运作,他的投入带来的市场回应,完全没有达到他的预期,这时公司的现金却很紧张了,林锵又看不到拿到B 轮的可能,无奈的开始遣散员工,作为林锵最信任的员工,哈依夏郁闷的把财务工作也兼了起来。

  在哈依夏大一期末时,公司终于只剩下林锵和哈依夏两个人,林锵已经不领薪水了,管财务的哈依夏也给自己发不出薪水来了。林锵沮丧的跟哈依夏说让她回学校去吧,不要管他了,哈依夏笑着对林锵说:「我家很有钱的,不在乎你这点工资,反正房租和云主机的租金也交到了年底,现在不打广告也没什么成本,不如再坚持一段时间试试?」

  于是哈依夏就这样留了下来,我问哈依夏是不是那个时候已经喜欢林锵了,哈依夏笑着承认,说他人很好,很温柔很照顾女生,又有责任感,最关键的是,他很聪明,沟通非常简单,碰到这么合拍的男人不容易。

  不过哈依夏想的有些简单了,林锵的系统需要不断的适配新机,每一个新出的主流安卓手机都需要买,林锵开始把自己的积蓄往公司里砸了。哈依夏看得难过,商务法务都没事干了,她主动学习承担起了软件测试和网站的界面美工的工作,用她的话说,起码要换换颜色什么的,要不用户以为我们公司没人了要倒闭,林锵听了只有苦笑。

  那个暑假,是他们最窘迫的一段时间了吧,林锵要强不愿意花哈依夏的钱,哈依夏买了很多的方便面之类的速食堆在公司,林锵就在那没日没夜的做开发,哈依夏开始学习怎么做商业计划书去骗钱。

  哈依夏大二开学的时候,林锵转了一笔股票给她,说抵她的工资,哈依夏也没在意,她那时根本不认为公司还有生机,只是喜欢在空调房子里陪着林锵而已。
  后来,林锵瞒着哈依夏,自己到A 轮投资的公司签了个对赌协议,又拿了将近五十万的资金回来,高薪加股票雇了一个开发大牛,两人全力以赴的去拼一个大的版本升级。

  又过了两个月左右,他们的新版本上线,新引擎非常厉害,能root市面上的大部分系统了,用户数爆发式增长,行业里有名的数字公司主动来谈B 轮的投资了。这个时候,哈依夏看到了当时的协议,才知道,林锵当时签的对赌协议是如此的可怕,如果新版本没成功,他没挺过来的话,就得去投资方的指定的公司开发部去卖身还债了。

  数字公司一千五百多万的资金进场,天使轮和A 轮的投资方离场,临时聘的开发大牛拿了些钱离开了,公司招了些普通的研发和测试人员,开始了正常的运行。

  哈依夏大三开学的时候,系统的用户装机数量突破1000万,林锵对哈依夏表白了,然后,他们住到了一起。

  我笑着说她:「你这么不矜持啊,林锵刚表白完,你就住到人家家里去了?」
  哈依夏坏笑的看着我,我扭头一看,比利姆也无奈的笑着看我,我才明白过来自己好像更没出息一些。

  刚刚讲完他们的故事,哈依夏的手机突然响了,她看了短信,笑了一下,拿给我看:「刚开完会,我正式拒绝他们的报价了,哈依夏,谢谢你。」

  我不高兴的撅起了嘴,说林锵真是个败家的男人,哈依夏笑着说:「没关系了,塞翁失马吧,就算公司最终倒闭了,也许是非常难得的经验,对他以后再次创业带来的好处可能比这两千多万更重要。」

  比利姆微笑的点头,我却有些不高兴:「但是把你的一百多万也会亏进去的。」
  哈依夏微微笑着:「没办法,谁让我喜欢他呢。」她发短信给林锵,说事情结束了就到北京一起玩吧,林锵回短信说好,明天到。

  好吧,这样也好吧,哈依夏没有钱了,但是能看到林锵,也算聊胜于无吧。
  睡觉的时候,我悄悄问比利姆:「怎么样,哈依夏不错吧。」

  比利姆点点头:「确实是非常好的女孩。」

  我轻轻的戳了戳他:「她比盘颖姐姐怎么样?」

  比利姆又点点头:「很像,她们差不多聪明,一样的古灵精怪,一样的博学多才,一样的性格独立,很难得。不过还是有差距,在见识方面,有点像小家碧玉和大家闺秀的差别。」

  我抱住他,用力的吻了一下,说:「不管了,你已经有我了,不能再打别人的主意了。」

  比利姆笑着把我拥进怀里:「笨丫头,我们都是很平凡的人,普普通通的能相濡以沫的才是最好的,这个年龄的我已不会再去喜欢盘颖那样的女孩了。」
  我嗯了一声,平凡的人也有平凡人的幸福,我只要守在比利姆身边就好了。
  第二天早晨,哈依夏又收到一条短信,说鸭公司的牛老板亲自过问这个收购了,要开启第二轮谈判,有可能和数字公司的汤老板直接对话,他没法过来了。
  我奇怪的问:「林锵不是占51% 的股份么,他说了都不算啊?」

  哈依夏也有些郁闷的样子:「钱都在数字公司手里,花每一笔钱都要申请的,如果林锵坚持不答应的话,数字公司直接切断现金流就惨了。」

  我哦了一声,心里悄悄的有些开心。我带着哈依夏在国博转了一天,回到家的时候,比利姆在客厅加班,看我们回来了,自己把笔记本抱起来回了卧室,不打扰我们女人聊天。

  我打量着脱了外衣的哈依夏:「你身体好像也有些熟了的样子,你们已经做过了吧?」

  哈依夏摇头:「他比你们家比利姆还胆小,说穆斯林不允许婚前性行为,不贞的女孩没法再嫁人,所以一定要我跟家里说完,订婚之后再做。」

  我可惜的哦了一声,问她:「你们不是都住一起了么,他忍的很难受吧?」
  哈依夏笑眯眯的摇头:「哪有啊,他性福的很,现在除了那层膜还在,其他该做的都做过了。」

  我啊了一声,问:「你用嘴了?」

  哈依夏笑嘻嘻地说:「跟你说了,该做的都做过了。」

  我有些狐疑,看着她的屁股,问:「你不会后面也做了吧?」

  哈依夏难得的居然有些脸红:「不是说了么,该做的都做过了。」

  我啊的大叫起来,扑上去咯吱她:「哈依夏,你也太淫荡了,我跟比利姆都两个多月了,还没做过后面呢。」

  哈依夏挡着我的手,也有些好奇:「你们居然还没试过?男人都会喜欢这个吧?」

  我回想了一下:「比利姆好像从来没有这种想法,他如果想的话,我肯定会给他的。对了,后面到底什么感觉啊,有什么区别?」

  哈依夏很无奈:「我又没有过前面的经验,怎么对比啊?不过还好吧,不算难受,但是也没快感,他倒是很喜欢。」

  我哦了一声:「那还是做前面吧,前面很舒服。」

  哈依夏笑着说:「我当然知道了,如果不是特别舒服的话,你也不至于把给社区写代码都荒废了。」

  这个坏蛋又取笑我,我扑上去抓她,哈依夏一边躲一边求饶,一边的笑成一团。

  晚上,我抱着比利姆,笑着说:「来做吧。」

  比利姆有些犹豫:「哈依夏可就在隔壁。」

  我心说,就是要让她听见,让她今天取笑我,难受死她。

  这个晚上,我叫的超级大声,比利姆心虚的制止了我好几次,我笑着让他不要管,我故意要的跪伏式,因为这种姿势,比较激烈的时候,会发出撞在屁股上的啪啪的声音,房间的隔音没那么好,哈依夏应该能听到。

  不过,可能比利姆确实太心虚了吧,他这次居然在我还没高潮的时候就忍不住射了,我很不满,我还想在高潮的时候,发出特别悠长的嘶吼声呢。比利姆可能猜出了我的鬼主意,一副苦笑的样子。

  十几分钟之后,我成功的把比利姆又勾引起来,这次他的时间长了很多,成功的把我推上了两次高潮,第二次的时候,我叫出的声音已经是哭腔了,太刺激了,本来只是想刺激下哈依夏的,结果我自己可能也有好强的心理暗示吧,那种微微的罪恶感,却给我带来了更快更猛烈的高潮。

  我满心欢喜的在比利姆怀里睡去,心里非常开心,哈依夏,从高中的时候,就一直是你捉弄我,我这次可是还了你一个大的。

  然后,第二天我快乐的睡到了快9 点,比利姆起床出卧室的时候被哈依夏堵住了,哈依夏说特别想吃传说中北京的早点,请比利姆帮她去买,然后,他刚一出门,哈依夏直接冲到卧室里来揍我。

  我使劲的缩在被子里,笑着用被子把全身裹的严严实实的,她打在被子上一点都不疼。

  哈依夏突然狠狠的连被子一起抱住了我,狠狠的吻上了我的唇,这才是真正的作茧自缚吧,我的胳膊都在被子里,一点反抗的余地也没有。我有些呆住了,哈依夏很恳求的样子,让我把舌头吐给她,我犹豫了一下,照做了。

  哈依夏很贪恋的吸了好几下,然后又把舌头伸进了我的口中,我看着她迷醉的样子,不忍拒绝,可是感觉好怪异啊,我竟然会和女孩这样的湿吻。

  哈依夏终于把我的嘴唇松开,然后舒了口气:「这下舒服多了。」

  我有些郁闷:「哈依夏,你不是有了林锵了么,还这么乱来。」

  哈依夏笑着说:「喜欢了你这么久,不好好的吻一次,有些太亏了,就算是对初恋的告别吧。」

  然后又气哼哼地说:「而且,这还不是被你昨天的叫床声给勾的,没想到你看起来这么单纯的女孩,在床上这么淫荡。」

  我笑着说:「平时没有那样,昨天故意逗你的。」

  哈依夏不由分说的伸进被子掐了我一下,然后有些奇怪的问:「最后那声也是装的?」

  我摇头:「不是,最后那声不是装的,我和网上查的那些都不一样,我只要高潮的时候,就会特别冲动,就是想要大声喊,喊完就一点点的力气都没有了,特别累,要至少停好几分钟才能开始第二次。如果是用女上位,到了那种你说的宫颈高潮,就更累了,完全没法来第二次,会很痛很麻。」

  哈依夏有些羡慕的样子:「林锵用手给我弄到高潮过,但是可没有你这么激烈,就是身体紧绷着一下释放下来,然后一点都不会影响体力。」

  我有些苦恼:「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自己上网查过,也没查出原因,现在除了特别想要的时候,轻易都不敢用女上位了,真的怕昏死过去就醒不来了。而且每次宫颈高潮之后,要睡好久才能补回来,所以现在只能是周五周六晚上才有可能那么做。」

  哈依夏还是很羡慕:「这就是所谓的欲仙欲死吧?一定是你下面太敏感,所以高潮会猛烈的多,哎,好羡慕,真想体验下你那种感觉。」

  我笑着说:「这可能就是老天给笨小孩的补偿吧。」

  哈依夏也笑了,趁我不注意的时候,用力一拉,直接把我被子给扯走了,我大叫了一声,愤怒地说:「我没穿衣服!」

  哈依夏不屑:「高中时洗澡都看过那么多次了。」

  然后,她突然大喊起来:「苏露,你的屁股这么翘啊,比利姆一定会开心死。」
  我嗯了一声:「趴着做的话,他说都不用垫枕头。」

  哈依夏神色诡异的凑近了看我,我心虚的把她的头推到一边,她笑着喊道:「阿依苏露,你乳房上的是牙印!,你太淫荡了!」

  我打了她一下,有些羞涩:「又不是很痛,他喜欢咬就让他咬嘛。」

  哈依夏叹了口气:「以前觉得你嫁给比利姆是运气好,现在觉得,能娶了你这个小淫娃,比利姆才真是有福气。」

  我笑着点点头:「不过你应该会比我们先结婚,你不结婚的话,林锵就不和你做,我们就无所谓了,所以结婚估计要到毕业以后。」

  哈依夏突然又使劲吸了吸鼻子,凑到我身前闻了闻,我有些紧张,昨天和比利姆疯完了还没洗澡呢,哈依夏又拉开我的胳膊,到我腋下闻了一下,说:「苏露,你有点体味,你知道吗?」

  啊,我吃了一惊:「比利姆没有说过,我也没有闻到过。」哈依夏摇摇头:「我以前也没闻到过,在上海的时候,同宿舍的朋友悄悄提醒我有,然后我直接去做的微创手术,现在一点都没有了,然后才能闻到你有。」

  哈依夏抬起胳膊,让我看她那个小伤疤,我这才知道原来还有这种事,哈依夏有些郁闷:「我们草原民族好像有体味的很多,我们俩这种都是很淡的,所以自己没感觉,但是汉人就会很敏感。」

  我有些担心:「那,你说,比利姆是不是早就闻到了,一直没有告诉我?」
  哈依夏点点头:「他应该是在照顾你的自尊心。」

  我有些紧张了:「不行,现在他能忍受,时间长了说不定就会讨厌了,而且结婚前去他家的话,被他父母嫌弃了怎么办,我回头也去做那个手术吧。」
  哈依夏点点头,又问:「比利姆对娶穆斯林女孩的事,究竟是什么看法。」
  我又有些心虚:「他让我打听信教流程了,我嫌麻烦,想等毕业以后再说。」
  哈依夏摇了摇头:「等他回来还是商量一下吧。」

  我点点头,开始穿衣服。过了一会,比利姆回来了,买了豆浆、油条、豆腐脑、煎饼果子一大堆东西,哈依夏眉开眼笑的吃的好开心。

  吃完饭,哈依夏很直接的问比利姆想过没有怎么娶我,比利姆起身去卧室的书柜里拿了本古兰经出来,然后说:「我和苏露应该没问题,苏露说他们家里早都愿意了,你和林锵的话,不知道你家里什么意见,不过我仔细翻查过,确实应该是允许的。」

  比利姆指着古兰经第二章黄牛章的221 条念:「你们不要娶以物配主的妇女,
直至她们信道。已信道的奴婢,的确胜过以物配主的妇女,即使她使你们爱慕她。你们不要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以物配主的男人,直到他们信道。已信道的奴仆,的确胜过以物配主的男人,即使他使你们爱慕他。」

  比利姆解释:「以物配主的人,就是指不信伊斯兰教,不相信安拉是唯一真主的人。这里面说不要嫁给以物配主的男人,直到他们信道。那现在林锵只要做做样子,去洗下肠胃,过过仪式就好了,回上海该怎么过还怎么过,难道会有人去监督他们么?」

  我点头说:「对啊,我们在北京,他们难道还会过来看我们有没有做礼拜啊?」
  比利姆莞尔,然后摇摇头:「其实这一段写的挺有问题的,很直接的把人分成了奴婢和妇女,奴仆和男人,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在说阶级尊卑的事,伊斯兰教一直拒绝教改,难怪和现代社会越来越不相容。」

  哈依夏点头,说宗教的事情,她和林锵后来也讨论过好几次,烦的不行。
  吃完早饭,我让哈依夏先自己呆会,然后把比利姆拉倒卧室,问他知不知道我有体味的事情,比利姆点头说从我来北京就知道了。

  我有些感动,但是又有些埋怨:「你为什么不早说,我去做个微创手术不就好了么,你干什么要忍这两年多?」

  比利姆笑着说:「没有忍啊,你只有出汗多的时候,才有味道,但是你过来之后,很快就养成了每天洗澡的习惯,所以没有什么影响。」

  我有些心虚:「那现在你天天抱着我睡觉的时候呢?也没事么?」

  比利姆说:「真的没什么感觉,别去做手术,搞不好会有并发症。」

  我有些疑惑:「那今天哈依夏说我身上有挺淡的体味呢?」

  比利姆一副促狭的笑脸:「那是因为昨晚你出汗太多了。」

  我啊了一声,却没有理会比利姆的取笑,我有些忧心:「可我高潮之后就没力气去洗澡了,你会不会闻着难受?」

  比利姆笑着把我揽进怀里:「笨丫头,我早就习惯了你的味道,有你的味道的时候,我反而会睡的更香。」

  我享受着比利姆接下来的亲吻,心里却暗暗的打定主意,要尽快去医院看看,即使比利姆不嫌弃,同事们和同学们应该也会闻到的吧。

  哈依夏又在北京玩了两天,但是十一黄金周的人太多了,所以我们更多的时间是凑在一起聊天,然后去吃各种各样的好吃的。

  那天,我很恶作剧的带哈依夏去护国寺小吃店,点了两大碗豆汁,告诉她这是老北京最有名的小吃,哈依夏笑着说她早就听说了,一直想看看传说中的泔水味到底是怎样的。

  啊,她知道不好喝啊,早知道我就不点两碗了,本来还想装模作样喝一口,再骗她喝的。哈依夏端起碗来,抿了一口,然后大口喝了起来。

  我奇怪的看着哈依夏:「你不觉得难喝么?」

  哈依夏说还好啊,然后看看周围没人,小声对我说:「之前给林锵吞精,豆汁和那个味道很像,所以习惯了。」

  是么,我有些好奇,然后拿起碗来皱着眉头喝了一口,摇了摇头说:「不像啊?」

  哈依夏说:「你多喝两口,然后回味一下,就会感觉很明显了。」

  我强忍着酸臭味,努力的又喝了几口,仔细品了一下,疑惑的说:「确实完全不像啊?」

  哈依夏突然就大笑起来,笑到捂着肚子哎呦哎呦的说疼,我这才明白上了这个鬼丫头的当了。

  我恨恨地说:「看我晚上怎么折腾你。」

  哈依夏笑着说:「我今天一上床就戴耳塞听歌,你叫再大声都没用。」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11 感谢更新,期待大作!